專欄 孟暉
熱門文章
孟暉
食藝談
ADVERTISEMENT

藤壺殿的玻璃酒瓶

31.10.2019
正倉院藏白琉璃瓶

日本著名的正倉院寶藏,保存了大批中世紀早期的精美文物,這些文物有唐朝的製品,也有一些來自更為遙遠的西域,還有一部分則是日本工匠依照唐代風格和技術仿造而成,展示着一千年前的輝煌,因此,令和元年在東京和奈良分別舉辦的「正倉院展」,於中國文化界同樣是盛事,引發熱烈的關注。

如果不是這批寶物倖存至今,我們後人可能很難想像,當年羅馬、波斯的產品,經由絲綢之路到達中國之後,接下來還能再走一程,登上海船,運到日本,為天皇及其貴族的生活營造奢華。其中有一隻「白琉璃瓶」(中日在傳統上常將玻璃稱為琉璃),通體為透明玻璃,造型簡潔,線條流暢,驚人地具有「現代」感。很多人大概想不到,千百年前的玻璃工藝已經達到如此高超的水準,更想不到當年的匠人能有這樣好的審美感覺。如果按照它的樣子做一件仿品,放到貨架上,大家肯定會認為是一件包豪斯運動之後才出現的東西,出於現代設計師之手。這隻瓶便是來自遙遠的波斯(今伊朗),製造它的波斯玻璃工匠簡直是個抽象藝術的大師,利用拉製法,將瓶口塑造成一隻鳳頭的下半部輪廓。推測起來,瓶口上原本配有金屬或其他材質的上半隻鳳頭作為瓶蓋,形成一隻完整的「鳳首壺」,可惜那瓶蓋已經在歲月中遺失。

鳳首壺是典型的波斯工藝造型,一般以金銀等金屬製作,傳入中國之後,唐朝人很喜歡,便以自己擅長的陶瓷等工藝展開仿造。正倉院有一件「漆胡瓶」,就是以中國發明的漆器工藝製作的鳳首壺,並將銀箔刻出花草、鹿、鳥等的薄片花紋,貼到壺身的漆面上,再配裝細巧的金屬柄。

更有意思的是,正倉院藏品中還有一隻銅龍首壺,原本是一件典型的波斯製品,壺身上飾有線刻並鍍金的雙翼天馬,這種生有翅膀的神馬乃是波斯文化中的古老神話形象。但是,唐人卻將壺口部分加以改造,去掉鳳頭,換成典型唐代風格的龍頭。於是一隻壺上結合了兩種不同文化的神獸,又流傳到東瀛,受到日本人的珍視。

這些舶來品到了日本之後身價貴重,在上層社會的生活中,時或成為和風之美的點睛一筆。《源氏物語》「寄木」一章描寫了一場「藤花宴」,在二公主所住的藤壺殿,天皇率領大臣在藤花下舉辦宴會,作為女主人,二公主負責提供高檔的酒餚和陳設:「有沉香木方案四隻、紫檀高杯,染深淺紫藤花的包布上繡着藤花枝。此外又有白銀容器、琉璃杯,酒瓶則為藍色琉璃制。」(林文月譯本)襯包點心的布巾染成紫色,繡着嫋嫋藤花,與殿庭中的紫藤架形成呼應,而有藍色玻璃瓶作為酒瓶,這是多麼用心的搭配啊。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0/MPW2660_B092-102_003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