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藝術大爆炸

【亞洲藝博發展】Art Stage突然死亡 新加坡藝博會如何東山再起?

287

2019年只過了三個月,亞洲藝壇大事一浪接一浪,最震撼的必定是新加坡最大型的藝博會Art Stage在開幕前九天突然取消。四十五個參展商急急煞停準備工夫,香港的Artify Gallery、Blink Gallery、Whitestone Gallery等等亦受影響。

Art Stage Singapore於2011年成立,由世界級策展人Lorenzo Rudolf創辦,是新加坡藝術周的重點推介活動。Lorenzo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帶領Art Basel由瑞士的小型藝博會,走上國際大舞台的人,但這位神級製作人近年在新加坡不斷碰釘。參展商逐年遞減,由2016年的一百七十家,跌至今年五十家也不夠。他在公開信中將失敗歸咎本地藝術品內需不足,還有新加坡藝博市場的不公平競爭,將矛頭直指今年首辦,跟Art Stage同期舉辦,但規模較細,主打新興藝術品的藝博會S.E.A Focus。

190326_seafocus_web-06
首屆S.E.A Focus只有二十六家畫廊參與,但在Art Stage缺席的情況下,順理成章成為新加坡藝術周的主力藝博會。
首屆S.E.A. Focus只有二十六家畫廊參與,但在Art Stage缺席的情況下,順理成章成為新加坡藝術周的主力藝博會。

精品式藝博會 打破傳統框架

然而,S.E.A. Focus創辦人之一Emi Eu卻從沒有過打倒Art Stage的念頭。「我們不是要成為下一個Art Basel Hong Kong,我們原本只是畫廊負責人,弄一個新的藝博會只想為新加坡藝術周注入有趣的力量。」

Art Stage之死或許是因為大眾已對傳統的藝博會模式失去興趣。新人事新作風,Emi這位搞手初哥,由選址開始已擺脫傳統藝博會的模式。她捨棄交通方便的展覽中心,選擇遠離新加坡市中心的吉門營房藝術區(Gillman Barracks)。藝術區由一個個小屋組成,是活化英國殖民時期的軍事設施而成。Emi相信獨特的觀賞經驗才能重新引起國民關注東南亞藝術家的興趣。「我也擔心展場不是傳統的博覽館,會影響人流,但我們希望先辦一個細型的藝博會,集結了東南亞畫廊的力量,再逐年擴大。」

價格貼地 吸引畫廊參與

首屆S.E.A. Focus的籌備時間只有九個月,兩位創辦人決定貴精不貴多,只邀請廿六個參展商。artcommune gallery是十二家新加坡參展畫廊的其中一家,畫廊的傳訊經理林佩儀表示,他們曾於Art Stage參展,但從2015年起,昂貴的參展費令他們打退堂鼓。「成本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雖然參與Art Stage可以認識新的收藏家,但老實說,我們有更便宜的方法拓展客源。」而決定參展S.E.A Focus,除了價格合適,林佩儀也希望把握機會讓更多人認識畫廊,目標是走出新加坡。「希望可以盡快參與國外的藝博會,例如最近非常火紅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菲律賓畫廊artinformal的總監Tina G. Fernandze亦因為S.E.A. Focus便宜的價格而決定參展。「本來我不打算今年來新加坡參展,因為我只想將資源放在有回報的藝博會中。」Tina認為菲律賓的藝術市場有一班固定的收藏家購買藝術品,所以不太受外圍經濟因素影響。「但S.E.A. Focus的參展費不太高,我可以帶新晉的藝術家到國外試一試水溫。」因此,她在S.E.A. Focus只展出一位菲律賓年輕藝術家Brisa Amir的作品,讓收藏家在她的畫廊攤位集中記住她的名字。

牆上掛着的是菲律賓年輕藝術家Brisa Amir的作品,也是她首個在國外的個展。
牆上掛着的是菲律賓年輕藝術家Brisa Amir的作品,也是她首個在國外的個展。

讓藝術家亮相國際舞台

類似的事情發生在新加坡年輕雕塑家Faris Nakamura身上。畫廊Richard Koh Fine Art在S.E.A. Focus只代理了他的作品,這是Faris從拉薩爾藝術學院(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畢業五年後,首次在藝博會獲畫廊代理。他沒有期望藝博會能為他帶來即時回報,但他知道新加坡是個小國家,如要走上國際舞台,參與藝博會是必經階段。

「不只是本地人,世界各地來參觀的畫廊、收藏家也會看到我的作品,如果我這幾天也站在這裏介紹自己的作品,便會多了人認識我。」Faris的雕塑探討同性戀者、變性人及移民工人在社會生活的壓抑。「這不是在日常生活裏可以隨便談論的議題,我希望在S.E.A. Focus展出這些作品,可以引起別人討論。」作品能否成為熱賣品並不是最重要,作為藝術家,還是想爭取多一個機會,讓別人感受自己的理念。

190326_seafocus_web-02
平凡的雕塑表面其實內有乾坤,因為Faris Nakamura想以雕塑探討弱勢社羣如何在日常隱藏自己的真面目。
平凡的雕塑表面其實內有乾坤,因為Faris Nakamura想以雕塑探討弱勢社羣如何在日常隱藏自己的真面目。

鳴謝:新加坡旅遊局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藝術大爆炸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26_seafocus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