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蕭欣浩
熱門文章
蕭欣浩
廚聞食誌
ADVERTISEMENT

食神何處尋鮮舫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珍寶海鮮舫都要沉,看起來一切好像順應天意,離港結局無從逆轉。海鮮舫服務香港幾十年,帶來飲食、旅遊、娛樂等等的效益與回憶。有人慶祝大排筵席,有人影相留低倩影,有人嘗鮮胃口大開。可能更多人跟我一樣,從電影認識香港,睇家燕姐流淚食叉燒,笑家英哥捧爆炸佛跳牆,讚史提芬周一腳水上飄。遠睇畫舫,近睇堂皇,格局裝潢完全能夠媲美劇力陣容,稍加比併就能知道海鮮舫的壓場威力。

海鮮舫何嘗不似史提芬周,經歷九七、沙士,走過高山低谷,面對新冠肆虐,仍然靜待時機。就等某日方丈現身,導功夫、傳事理,一招點醒,乘風化龍。二◯二◯年,政府說要「躍動港島南」,牽頭花費,想要將文化和旅遊「溝埋」互通,隨之而來是注資五十四億,打通「任脈」海洋公園。同時政府接納將海鮮舫無償贈予海洋公園營運,想連「篤脈」一齊打通。任篤二脈打通,預期威力無窮,小說、電影有版你睇,傻小子變真大俠,「唔打得變好打得」,大功大立,指日可待。

黎展庭攝
黎展庭攝

可惜海鮮舫最終無人接手,淪落到「送都無人要」的地步,政府這刻又說公帑不能亂用。財力不入,篤脈不通,氣血不舒,內功不聚。張無忌欠缺「九陽神功」,如何擊退六大派。史提芬周無「黯然銷魂手」,叉燒都燒唔成氣候。回歸現實,計劃上場匆匆,要憑單腿躍動,已經束手困難,加上根底未打好,任你偷睇蓋世神功,有虛招無實力,強行使招發功,隨時走火入魔。即使現時說要收回海鮮舫,已經過了最佳時間,海鮮舫或自知失勢,廚房部分輕功失靈,入水傾側不起,老態龍鍾,叫人心酸。

海鮮舫臨離港前分離「脫腳」,要修要補,總要成本。疫情餘波未了,短期內想要搵人接手,實非易事。即使翻新整裝,東山再起,海鮮舫會否選擇落戶香港,也是未知之數,今朝一別,不知何時再見。消失於香港的食肆,珍寶海鮮舫只是其中之一。疫情以來,香港禁堂食的一刻開始,本地的飲食文化就注定有巨大變化,如隕石入大海,掀起洶湧波 濤,打翻幾多船隻,影響幾多代人,看到的粗略計算,隱沒的不計其數。

晚市重開,飯友重聚,想起一家常去的火鍋店,一直只做晚市到凌晨,大家希望重拾焯牛淥菜的日子,提手致電預約,連打幾日電話都在斷線狀態,心中已感不妙。過一星期仍不死心,自己估計餐廳要多準備一下。鈴聲續響,果然聽到老闆娘的聲音。我問,餐廳重開了?老闆娘回答還未。我追問準備幾時再開? 老闆娘輕聲說:「我都唔知幾時再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世事仍有改變可能。能做到載沉扶傾的,是實務;只流於構想諮詢的,是口號。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