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星光閃閃的蒙帕納斯墓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星光閃閃的蒙帕納斯墓園

蒙帕納斯墓園四周有石牆包圍,讓牆內故人得以靜眠。在和煦陽光下,不少人在此散步、讀書、發白日夢。
蒙帕納斯墓園四周有石牆包圍,讓牆內故人得以靜眠。在和煦陽光下,不少人在此散步、讀書、發白日夢。

城市是生者的地方,也是死者的地方。精釆的生命會為城市締造光輝時刻,但偉大的靈魂也可默默地訴說城市昔日的璀璨。距離大道咖啡館街角十分鐘腳程的「蒙帕納斯公墓」,埋葬了不少生前死後一直為人稱頌的人物。時至今日,很多人仍會特意來到墓園,尋找某某名人的墓碑,追憶他們的逝水年華。

蒙帕納斯公墓是巴黎第二大公墓,三萬五千個陵墓,共葬有逾三十萬人。單論長眠此地的文藝人,也是一張沒有可能一盡羅列的長名單。在此只提一些個人較熟悉的大名: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達達主義之父卓斯坦.查拉、超現實主義藝術家曼雷、哲學家沙特(Jean Paul Satre)和終生伴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美國著名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新浪潮導演伊力.盧馬(Eric Rohmer)、其同代先鋒積葵.丹美(Jacques Demy)及去年離世的妻子艾麗絲.華妲(Agnes Varda)。

m200117-yunglung-0038
積葵.丹美及艾麗絲.華妲合葬的墓,見到頓感惋惜,但想起華妲的趣怪又開懷了。

在芸芸陵墓中,要確定他們葬身之處,不是想像中困難。墓園分區清晰,規劃得井井有條,更提供標記名人埋葬位置的地圖,按圖索驥就可以。若單憑地圖不足,也可到訪仔細記錄名人身葬之處的專門網站,搜尋一下就有結果。更何況,名人的墓,通常有人獻花獻吻,駐足憑弔,留意墓地情況,或會有所發現。

當然,這只是紙上談兵,實際永遠不符預期。到自己進入墓園,看見無處不在的墓碑,不免陷入迷失。當天參觀墓園,滿心第一件事希望找到曼雷的墓,連他身葬哪一區哪一行的資料都準備好,卻總找不到。時間有限,只好放棄。在附近毫不起眼的波特萊爾墓,卻很快見到。在他墓前,有看來特意來瞻仰大師的一家大小,父母在途中應順道作了不少文化教育。

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合葬墓前
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合葬墓前

「遠離那馳名遐邇的墓地,走向偏僻無人煙的墳墓,我的心,像被蒙住的鼓,邊走邊敲着送葬進行曲。」

波特萊爾在《厄運》一詩描繪的,應能夠表達出公墓散步者的心情?明白觀墓也講緣份之後,不費力的發現積葵.丹美及艾麗絲.華妲合葬的墓,人們留低字條表達敬愛;《斷了氣》女演員珍茜寶(Jean Seberg)的墓面上,是留着她美貌的沙龍照;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墓碑上,滿佈唇印,也有車票散落墓旁,據說,這是因沙特在自傳《言詞》中形容自己是一個「登上火車卻沒車票的旅行者」而起。

這些年來,蒙帕納斯見證無數旅行者。有些人本來就在,卻經常想出走。有些人來了,滿載而歸,又或空手而回。也有些人手執一張單程票,到達了,就不再眷戀過去,在此落地生根。

人們到訪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墓,留下唇印、一張車票,甚或抄有著作節錄的小字條,聊表敬意。
人們到訪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墓,留下唇印、一張車票,甚或抄有著作節錄的小字條,聊表敬意。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m200117-yunglung-00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