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董啟章
熱門文章
董啟章
Ghost on the Shelf
ADVERTISEMENT

鬼滅是女性漫畫

07.05.2021
圖片由作者提供

說《鬼滅之刃》是女性漫畫,指的並不是作者是女性。事實上這位神秘的漫畫家從未以真面目示人,只是一直被傳言是女生而已。漫畫所呈現的女性意識,跟作者的生理性別沒有直接關係,所以萬一有一天吾峠呼世晴以男兒身跑出來與讀者相見,也不會影響我在這裏的判斷。

以人物的實際比例來說,女性在《鬼滅》中還是佔少數,而且並非處於中心位置。最重要的女性人物是炭治郎的妹妹禰豆子,但她已經鬼化,幾乎不能說話,大部分時間要躲藏起來。柱中只有蟲柱蝴蝶忍和戀柱甘露寺蜜璃是女性,新人中比較有能力的女性則只有蝴蝶忍的「繼子」栗花落香奈乎。另外一個強大女性是從良的女鬼珠世,是最後殺死無慘的關鍵人物。雖然在人物上明明是男性佔優,但整部漫畫卻散發着濃重的女性氣息。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暫且從最表面的觀察入手。《鬼滅》的畫風是少女漫畫,連裏面的男性人物多少都有點女兒氣。以少女漫畫風格去處理以男性人物為主的打鬥題材,造成了一種剛柔相濟的效果。這種陰陽不分的特質,特別見諸其中兩個人物身上。少年三人組中的嘴平伊之助,喜歡戴着野豬頭套,赤裸上身,行為粗野,本來可謂剛中之剛,但脫了面具原來有着美女一樣的俊俏臉孔。鬼王鬼舞辻無慘,堪稱邪惡之最,力量冠絕人鬼,但卻常常以一派陰柔的紳士裝束出現,臉孔尖削、身材修長。他甚至曾變身為妖豔的女人,完全超越性別的限制。

男變女身的例子,最有趣的莫過於「遊廓之戰」中,音柱宇髓天元要少年三人組(炭治郎、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扮作女生混入吉原妓院,刺探鬼的行蹤。他們居然沒有被拆穿,真的被當作女孩子看待。雖然這個情節設計主要是為了搞笑,但他們身上的女性氣質,絕對是不能排除的成分。在這一節也出現了唯一的女性上弦鬼墮姬,以吉原花魁的姿態出場。再加上宇髓天元的三個忍者老婆,形成了一場華麗多姿的女性大戰。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不過,上面所說的都只是表面因素。要說「女性意識」,還是要回到河合隼雄的精神分析,而這跟上次談的「空無」或「中空結構」有密切關係。在分析日本民間故事「黃鶯之居」的時候,他這樣說:「西方的自我是由唯一絕對神所支撐,以男性形象表達,而日本的自我則是以『空無』做為代表,也可以說是一種沒有自我的狀態。」當他主張以「女性的眼光」去理解日本的民間故事,則說:「可以說沒有比日本人的自我是以女性形象來表達更好的解釋方法。日本的社會制度是非常強權的父權制度,這讓人們在許多時候不得不閉上這所謂的女性的眼光。但是對於民間故事來說,因為其具有心理補償的作用,所以正是英雌們自由活躍的舞台。這代表的不是女性的心理,而是日本人男女全體的心理。」他又說:「女性意識指的並不是女性特有的意識,也不是女性所擁有的意識。這代表着不分男女所擁有的一種自我=意識。」

如果日本人的自我是「空無」,而日本人的意識是「女性意識」,那麼「空無=女性」便是日本人心靈的正確描述。我在《鬼滅之刃》中感受到的女性意識,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它表面上是一個西式的男性自我確立的英雄故事,內裏卻蘊含着東方的包容一切的女性的無。所以它那「打敗敵人,從此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的結局,不是普通的天真樂觀(甚至膚淺)的大團圓,而同時包含了傳統的包容和調和。

我很懷疑漫畫作者是不是讀過河合隼雄,還是日本傳統精神真是強到這樣不謀而合的地步。河合在經典著作《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中,壓軸討論「燒炭富翁」的故事,並視之為日本民間故事女性意識的顛峰和集大成。在這個故事中,被丈夫嫌棄的妻子主動離婚,又主動選擇了貧窮的燒炭五郎作為自己的真命丈夫,結果後者在妻子的幫助下成為富翁。前夫淪落之後前來行乞,妻子還好好接待他,但他自己卻受不住屈辱而自殺。河合認為這個故事表現出女性積極的行動力、看破男性本質的智慧,以及包容男性的寬度。這種包容不是母權,而是「女性意識」。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令我驚訝的是故事當中「燒炭」所代表的意義。河合引用民俗學家柳田國男的分析說:「從今天的角度看燒炭,也許會覺得這是一種卑賤的職業,但是在古時則完全不是這樣。這種能夠打造比石頭還堅硬的金屬、自由變化其造型的能力,是一般百姓所無法企及的。能夠有這種力量的第一種人是踩風箱的人,第二種就是將樹木焚燒為炭的人。最初知道這個方法而流傳下來的人因此被奉為神明,因此就可以知道這種職業在當時的地位。」

竈門炭治郎的家族為燒炭人和賣炭人,原來有這樣古老而高貴的淵源。燒炭一方面跟大自然的日光和樹木息息相關,另一方面又跟人為的煉鋼及鑄刀密切相連。所以他從父親那裏繼承了「火神神樂」的舞蹈,也即是起始呼吸「日之呼吸」的方法,成為了一個執刀的劍士,全部都有意義上的連繫。如果我們接受河合隼雄的說法,把「燒炭富翁」視為日本女性意識的結晶,那從「燒炭」意象一脈相承下來的《鬼滅》故事,也就和傳統的日本女性精神接軌了。「火神神樂」和「日之呼吸」縱使是竈門家的男性代代相傳的心法,卻同時是女性的心法。要知道在日本,太陽神天照大神是一位女性。日之呼吸,是女性的呼吸。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2739tung1-20210507041410-e162036086655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