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董啟章
熱門文章
董啟章
Ghost on the Shelf
ADVERTISEMENT

董啟章專欄:東京文學散步:文京

26.09.2019
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董啟章專欄】文京區位於上野以西,包含舊日的小石川和本鄉,是一個以文教為主要特色的區域,內有東京大學和許多中小學,又曾是印刷業和出版業的集中地。這一區也出過不少文學家,夏目漱石、森鷗外、樋口一葉、石川啄木等都曾在區內居住。我的小說家朋友中島京子,也是住在文京區的。

森鷗外紀念館就是位於文京區團子坂上。從我下榻的上野出發,先坐山手線往北到西日暮里,再轉地鐵南下到千駄木站。出站後在路口往左拐,沿上坡路走五分鐘左右,便看到一座外形極具現代感的灰石磚建築。這座紀念館在二零一二年,也即是鷗外誕生一百五十周年時開幕,原址是作家從一八九二年到一九二二年間居住的觀潮樓。當年東京還未有高樓,海岸線也較近,所以從小山頂可以觀潮。今天向山下望去,極目也只能觀樓了。

森鷗外(原名森林太郎)出生於島根縣,五歲接受傳統漢文教育,學習四書五經。十歲隨父親前往東京,開始學習德語。十五歲進入東京大學醫學院,十九歲畢業。二十二歲往德國留學,二十六歲回國,成為陸軍軍醫,後晉升至陸軍軍醫總監。在處理公務之餘,還積極從事文學創作和評論,又創辦雜誌,是一位全能型的人物。展覽館對鷗外的不同時期和不同面向,都有詳實的介紹。

我稍嫌紀念館的外觀和室內設計過於冰冷,欠缺歷史和人文的溫度。參觀完畢,我在紀念館的咖啡店坐下來,一邊喝茶一邊讀鷗外的《阿部一族》。鷗外早年以留德經驗為原型的小說《舞姬》成名,晚年則專注於歷史小說的書寫,其中多篇都是關於日本傳統武士切腹風俗的。明治天皇駕崩之後,開國功臣乃木希典大將也隨之切腹殉死。這引起了鷗外對於切腹的興趣,根據歷史考證寫出了一系列有關切腹的故事,探討忠君和榮譽的觀念,如何演變成一套特異的行為準則。

夏目漱石和森鷗外,除了是同時期的文學大家,也曾經先後租住過同一間屋子。這間住所就在觀潮樓附近。從紀念館外的狹長下坡道藪下通一直往南走,到了日本醫科大學附屬病院後面往右轉,穿過小巷來到旁邊的坡道,對街稍高的地方就是當年房子的位置。現在只有標示「夏目漱石舊居跡」的石碑,和一堵牆上的貓兒銅像。漱石在這裏寫成《我是貓》等早期作品,後來便遷往新宿,也即是現在的漱石山房紀念館的位置。

根據國木田獨步在散文《武藏野》中所說,明治時期的東京,西行至新宿和澀谷一帶已屬郊外,由田地、小山和小樹林組成,完全是一派野外景色,適合作輕鬆的郊遊。他試圖還原古稱「武藏野」的地域,認為從舊江戶城向西北延展,直至川越一帶,也可以納入它的範圍。而武藏野的地形特色,就是山丘和平地交錯,既非一片平坦,也非險峻難行。觀乎今天東京眾多小山和坂道的風景,的確如獨步對武藏野的描述一樣。

文京區就是佈滿這樣的高低起伏的道路。如果徒步的話,雖非十分艱辛,但也涉及一定的運動量。隔天京子帶我去參觀她家附近的小石川植物園,位置在森鷗外紀念館再往西一點。這個植物園是東京大學的附屬設施,裏面提供植物學和醫學研究的許多材料。園區面積甚大,巨樹林立,小路蜿蜒,清幽寛廣,遠離塵囂,秋天紅葉或春暖花開的景緻一定極佳。在園的西端逐步拾級而下,去到稱為日本庭園一帶。京子說泉鏡花的小說《外科室》(手術室)中的男醫生和女病人,就是在這裏邂逅。西端出口的一座古老建築,原本是醫科大學的大樓,現已改為介紹建築學的博物館。念醫科出身的森鷗外,當年想必亦曾在此上課。喜愛散步的永井荷風,相信也會不時行經於此吧。

離開植物園在附近一家泰國餐館坐下午膳,京子請我加入聯署一份保護「谷根千」歷史文化的網上請願書。兩年前她帶我和我妻子逛過谷中的舊街,地點就在文京區的東面。那時候我在本欄也為文介紹過。谷中、根津和千駄木(合稱為「谷根千」),是個富有歷史和文化氣息的舊區,內裏保留古老的傳統建築和風俗面貌,也有令環境優雅清靜的綠化地。有關社區組織促請東京都政府,在道路擴建和規劃的政策上,致力保護「谷根千」的原貌。讀者們如果有興趣,也可以加入聯署:chng.it/JB6Mjq68。他們需要更多的支持者。各位下次去東京的話,也可以到谷中逛逛啊。

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5/MPW2655_B104-114_E0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