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 IS NOT STUPID 為什麼要把葡萄酒送到拍賣行競投?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MARKET IS NOT STUPID 為什麼要把葡萄酒送到拍賣行競投?

k190117solong-029
動輒花上萬元甚至10萬一支葡萄酒,你可願意冒險買上假酒嗎?

拍賣官以幾近機關槍的速度讀出:Lot301三支原帶木箱2015年DRC Romanee Conti卟、卟、卟。成交價$644,800過程不用三分鐘緊張得令人手心冒汗叫人透不過氣來。這是今年1月Acker Merrall & Condit(AMC)拍賣會現場。

說起拍賣,價高者得,或是再破紀錄天價葡萄酒云云,總令人想起那是有錢人的玩意。”Market never be stupid.” AMC主席JohnKapon一語道破。事實上,拍賣(auction)一詞源自拉丁語,意思是「增加」,即交易中不斷加錢去競投得拍賣品,可說是最古老的財產轉移的方式。而在經濟學中,拍賣則有着更深層次的意義,其理論基礎來自信息經濟學和博弈論的學術,通過現代經濟學的方法對傳統的拍賣方法的效率作出評估,同時也可以設計出新的拍賣方法。繞了那麼大的一個圈子,無非想告訴你:為什麼要競投葡萄酒?

「葡萄酒也是藝術品。」Kapon先生笑說。「酒莊的名聲、釀酒師的craftmanship,葡萄酒的風味,葡萄酒絕對是一門藝術。」另外,一個更簡單直接的理論:Law of Supply and Demand。「由於法例上的規定或是葡萄酒田的面積很小,一些布爾岡(Bourgogne)或車庫酒(Garage wine)每年產量只有萬多支甚至數千支,怎能應付地球上數億人的購買慾望。「還要是喝了一支便少了一支,所以,不少酒王級的酒莊的葡萄酒根本坊間難尋,更多的是早已落入收藏家的手中。」潛台詞是,一些葡萄酒真的是非拍賣不可!

另一方面,則是信心問題。都知道,葡萄酒最大趣味在於陳年,不同年份的葡萄酒經過歲月洗禮會發展出不同的面貌,而愈老的年份便變得愈加矜貴;那麼,當中又牽涉貯存問題。「葡萄酒是非常脆弱(fragile)的,貯存不妥會殺死葡萄酒,其時,是什麼酒王、酒后也枉然。」Kapon聳肩說。當然,怎能不說真假酒的懸案。「藝術品總牽涉真假,我們從不能阻止市場上充斥着贋品,但作為拍賣商大多會與酒莊、酒商或收藏家去尋找貨源,甚至有一隊專家去鑑定葡萄酒的真偽。」AMC的專家單是鑑定真偽的已超過十個人。「想說的是,要是你在街⻆的酒舖能找到一支1947年Chateau Mouton Rothchild掛上價錢牌寫着:$48,888,你願意冒這個險嗎?我不願。」

最後還關乎一種歡愉。「不像其他藝術品,可望而不可即,喝上一瓶上佳的葡萄酒,那口味道那種喜悅真的教人不能忘懷,所以,我很喜歡拍賣上一箱(十二支),不同時間不同階段開一瓶,看看葡萄酒變化,領略酒莊的釀酒藝術心思。」但Kapon先生可能只會喝其中六瓶……

「拍賣葡萄酒也是一種投資,如果你眼光獨到,可賺得可觀的回報。」Kapon先生笑着補充說。根據權威葡萄酒投資網站The Livex Fine Wine 1000指數,過去五年的利潤是43.56%,而如果你懂得挑選布爾岡,回報更達105.05%* !「這句一定要寫上:其實,現在互聯網上的信息公開,資料非常豐富,只要你肯花點心機做功課,拍賣會上隨時能找到比市場價格相宜的葡萄酒;同一道理,哪一些葡萄酒升值潛力高?哪一些葡萄酒最受人追捧?也有迹可尋。Market is not stupid.」

k190117solong-070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k190117solong-07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