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襲擊背後 】葉劍青:拆解「藍絲」施襲心理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連儂牆襲擊背後 】葉劍青:拆解「藍絲」施襲心理

1985
05.09.2019

一面牆,再貼上寫有或民主或自由或抗議信息的告示貼,香港版「連儂牆」就此構成。不少贊成反修例的市民表示過,連儂牆能讓同路人在此時勢下互助療傷。不過,另一方面,各區連儂牆很快成為出現衝突和襲擊的高危地方,兩個月來達六十宗涉傷人罪案發生在連儂牆。

tan190827siu%ef%bc%bf0195

為何連儂牆能夠讓人有治癒感覺?為何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的連儂牆今日又會淪為險境?良心理政召集人、臨牀心理學家葉劍青嘗試解答。

有如一種「叙事治療」

葉劍青專業為「叙事治療」。叙事治療強調,「人不止有一個故事,有很多故事需要被顯現,透過對話建構出來」,其中一個叙事治療的方法,是請多個同樣有情緒困擾的人,組成「叙事小組」,「每人分享一個故事,然後將各人的故事連繫一起。各自表達了故事心情後,其他人會作為一個局外見證人(outsider witnesses),回饋一個短的分享,如當事人的故事帶給其他人帶來了什麼感受,令當事人得到一些價值觀上的連繫」。

葉劍青
葉劍青

連儂牆就如同一個大型的「叙事小組」。連儂牆讓參與者都可以將自己的故事寫到告示貼,而從告示貼中,可以看到不同人想表達的故事和鼓勵說話。「一條連儂牆隧道,就有很豐富多元的故事,幾十、幾百個,看故事的人會從中得到共鳴。」

葉劍青認為,比起在網上,在連儂牆分享故事,治癒作用更大,因為連儂牆始終有實體。途人在牆上,可看到不同人的字迹,更顯人性,而感受到其他人的存在是非常重要。「不要低估人與人連繫的治癒作用」,「看Facebook沒有實體,但連儂牆製造了集體的氣氛,讓人連繫起來。」葉劍青說。

「藍絲」為何憤怒

如果連儂牆有此威力,對所謂「藍絲」、不支持抗爭運動的人卻未見有治癒作用。相反,他們時常撕毀焚燒連儂牆,甚至向連儂牆附近的無辜者施襲。葉劍青分析,「藍絲」會向支持抗爭運動的人施襲,有幾重原因。

首先是因為他們可能受一些虛假又或不全面的「錯誤資訊」影響。他們或從一些偏頗的媒體,獲取一些渲染示威者為「暴徒」和「曱甴」等刻板印象的資訊,結果出現把示威者「非人化」的危機,「曱甴、垃圾等稱呼則很危險,是要消滅、排擠、焚化的低能生物,或者不是人」。

tan190827siu%ef%bc%bf0010

葉劍青舉例,如7月在九龍灣連儂牆連打年輕人十多拳的胖漢,當時就斥受襲者「你洗過碗未呀,煮過飯未呀,養過家未呀?」由此可見他對示威者存有誤解和偏見,以為他們全部都沒打過工。

第二,施襲者可能有自己的故事,例如其實際生活受到示威影響,上班時間因「不合作運動」受阻。

然而,問題是,即使施襲者有憤怒的情緒,為何會轉化成針對連儂牆相對和平表達訴求的人身上,甚至施以嚴重的暴力襲擊?葉劍青認為,這些施襲者是「對運動中某些所謂暴力的表達形式的不忿,錯誤投射到如連儂牆般的和平表達形式上」。

「家長」思維

葉劍青估計,施襲者多選擇在連儂牆行兇,可能是連儂牆比起遊行更接近自己身處的社區,同時把在連儂牆表達訴求的人誤當成在某些片段上所看到的「暴徒」,此外,另一原因可能是連儂牆附近的人,屬於較容易下手的目標,「這其實非常無辜,連儂牆那些人往往是最和平的人」,更諷刺的是,「一個不接受擾亂和暴力的人,選擇以暴力方式對待和平的人。」

根據紀錄,拆牆、襲擊連儂牆的人,多數是在深夜單獨行動,年齡以中年至老年居多,手段多是揮拳,有時會用利器,有時會縱火,究竟背後有沒有一些共通軌迹?他們抱什麼心態行兇?

葉劍青認為,凌晨行兇應是為了逃避責任,又或者深夜情緒特別波動;至於施襲者的年齡層,除了是中老年人在政治光譜上多親建制,也可歸因於他們以刻板印象看待年輕人,認為「年輕人沒有經過社會洗禮,幼稚、衝動」。「中老年人很容易代入要將年輕人衝動錯誤矯正過來的家長式思維」,就如7.21元朗白衣人用「藤條」體罰市民一樣;而去到將軍澳斬人案的失控程度,則無法用上述論述解釋。

一道連儂牆,支持一方會覺得它很治癒,反對一方又會覺得它侵擾到自己的生活。「要解決問題,應該對話,並非門面的對話,真的要互相理解。」對話,首先要從家庭開始,讓不同政見的家人達至理解,再擴展到無親人關係的社會人士,「真誠的對話─不似林鄭搞的溝通平台─才會對事情有幫助。」葉劍青說。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don190826-1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