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手做一份本地花生醬 治癒藍色星期一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親手做一份本地花生醬 治癒藍色星期一

peanut3

近半個月的早餐,幾乎都在吃多士。

X

兩片烤方包塗上粗粒花生醬,有時放一顆半熟太陽蛋,有時沾蛋液慢煎,有時切幾片香蕉做飛碟。不論怎樣配搭,花生醬就是靈魂,再配一杯熱豆漿,就是完美的早上。打開玻璃瓶,手執刮刀細細塗抹,不敢挖起一大勺往嘴裏送,只慢慢咀嚼,因為這瓶是自己親手做的,分外珍惜。

某個陽光和煦的早晨,好友挾我逃離鬧市,遠征錦田水尾村,參加手工花生醬工作坊(O.works)。手作人寶玲推著單車前來,帶我們路經樹根纏繞的錦田樹屋,再到訪古建築,講解村內歷史。蹓躂過後,走到盡處拐右,便到她家。那是一所青磚祖屋,裝潢簡單樸素,梯間吊滿她撿拾製成的乾花,還懸起了幾串花生。

於是,三個人圍坐桌邊,細談其前世今生。花生有個浪漫的名字,叫落花生。枯花凋落,往下延生,扎進土壤,結為果實。一把抓起長滿葉子的莖,扳過來,就是一莢莢飽滿的花生。寶玲說,這些都是李伯的心血,他自八十年代退休後,遷入錦田當農夫,花生用有機肥料培種而成,比一般的倍添香濃。

花生帶殼,她會事先用人手逐粒剝開、焗香,一大堆尚未磨成果醬,已嗅到濃郁香氣。接下來的工序是去衣,將花生稍微搓揉,放進袋中快速旋轉,然後視作仇人般,狠狠擲在桌上。篩走紅衣,倒進攪拌機,分次研磨。看著花生從粒粒堅硬,到結成泥塊,化為軟滑,棕色漩渦高速打轉,很是治癒。最後,撒點海鹽和迷迭香,添幾羹錦田蜂蜜,倒進瓶裏,連同花生碎和伯爵茶粉,一併攪勻。

peanut1

一瓶手工花生醬捧在手心,感覺踏實。我想起電影《靈魂奇遇記》,所謂火花,可能是一顆楓樹種子飄落手心,也許是感受到風的吹拂,而花生醬純粹的味道,同樣簡單而觸動。四年前由城市搬到錦田,這裏的天空、花草、農作物,為曾經抑鬱的她帶來莫名感動,恍如落花生,乾枯的心靈,終長出果實來。她希望能守住火花:「先要感動自己,再感染其他人。只要有心、有人,就可以了。」

後來,她領我們落田,探望那些默默耕耘的有心人。這邊的農夫蓉姑在栽本地菜,那邊的Eagle大叔將田地打理得像個花園,入面有龜有魚有鳥有狗,討人歡喜。臨別時,他更贈我們每人兩朵蝶豆花。她說:「當人與人相遇,人與土地拉近距離,建立感情,就會懂得感恩和珍惜。」

這大半天的鄉郊之旅,豐富了眼球,也滿足過口腹之慾。登上小巴,別過寶玲,窗外的鄉土風景一點點被拋後。想起要回到插針式的密集市區,想到假期終結,翌日便是痛苦的星期一,兩個花生友不禁長嘆一聲。

朋友說,這大概是通往現實的列車。

我說,幸好明天還有早餐值得期待。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peanut3-202105290257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