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齣同志題材舞台劇 梁祖堯搬演《尋常心》談社會運動
熱門文章

兩年一齣同志題材舞台劇 梁祖堯搬演《尋常心》談社會運動

3799
02.06.2019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劇團提供

利申:我對梁祖堯有愛,是他的劇迷。
再申:訪談中我沒有心心眼,表現專業,絕對理智。

訪問當天,「風車草劇團」舞台劇《尋常心》各演員「車輪轉」接受傳媒訪問,每家傳媒分到的訪問及拍照時間大約只有短短半小時。我訪問了梁祖堯24分鐘,但這1,440秒,108,000個剎那無水份,很實在。他說的每個字,我都想寫,也會寫。

好啦,我承認梁祖堯的極端友善及認真回答有讓我暗喜。
好啦,我承認梁祖堯的極端友善及認真回答有讓我暗喜。

《尋常心》(The Normal Heart)是美國編劇Larry Kramer的半自傳作品,寫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不知名病毒高速在男同志之間擴散,後來病毒定名為”AIDS”(愛滋病)。愛滋病當年奪去數以萬計的性命,但美國政府卻視若無睹,大眾避而不談。劇本源自編劇當年自身及朋友的經歷,梁祖堯飾演的Ned正是其化身。Ned是暢銷作家,眼見身邊人一個個因病離世,決定與摯友、銀行家Bruce(湯駿業飾)成立組織G.M.H.C (Gay Men’s Health Crisis),聯同醫生Emma(邵美君飾)為病人爭取權益,抗爭過程卻受盡阻撓。

堅持把這齣八十年代舞台劇放於2019年的香港時空,是梁祖堯的念頭。愛滋病現能受藥物控制,感染者預期壽命根本無異於普通人,劇中情況可說是不會重來。「這齣戲是我揀的。好多人問我愛滋病已不是絕症,為何還要做這個劇。我有私心的,希望我的演藝生涯每兩年都有一部同志議題劇作。這類演出任何媒介都不夠,電影都太少了。這個議題打不進大陸市場,沒有人想做蝕本生意,有多少這類投資者呢?既然舞台界我守護到,我覺得要做。」0.33秒後,他說:「我覺得一定要做。」於是他早就向監製湯駿業申請排期演出此劇,更邀請黃秋生及徐天佑加入。

梁祖堯視能搬演三齣舞台劇為人生成就,今次的《尋常心》是其一,另外是2013年公演的《屈獄情》。他笑說:「第三齣做得成我再話你知。」
梁祖堯視能搬演三齣舞台劇為人生成就,今次的《尋常心》是其一,另外是2013年公演的《屈獄情》。他笑說:「第三齣做得成我再話你知。」

參與社運  種因不計較果

他不諱言《尋常心》是他翻看又翻看的劇作。「它對我好重要。」搬演圓夢我明,為何今時今日的香港需要此劇,他最終說服了我。「這個劇借同志議題講社會運動。套戲寫得好好,無講最後運動成功定失敗,因為歷史告訴你,運動成功。」一場改革,連「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其中有我」都不用談,重點在值得參與與否。「這個劇令我好深感受,有些事你做了,有生之年未必睇到成果,但不代表不值得做。」

常言道信念揸得唔夠緊,好易被邪魔妖道成虛而入。他認為價值觀不應輕易被推翻,底線不該退讓。「我們經歷過好多社會運動,不論哪方面看,你都不會說那些運動好成功。一日未爭取到共識,始終社會每個人都suffer。這戲寫得好好,好在無站在一邊,它是一篇議論文。每個主角都有不同立場,但無人絕對啱或絕對錯。」

他竭力做同志題材舞台劇,不是為了「好偉大」地幫同志發聲。「同志平權這個議題不用避,但也不用『煲』,它只是整個戲軌的切入點。」他也沒企圖借此劇教育大眾什麼。「尊重和愛與生俱來,不用教。這戲想講的是不尊重人,不愛人反而才是『學返來』。」

《尋常心》(The Normal Heart)於2011年獲東尼獎(Tony Award)最佳重演劇作,2014年被美國HBO 改編成電視電影。今年風車草劇團將搬演此劇。
《尋常心》(The Normal Heart)2011年獲東尼獎(Tony Award)最佳重演劇作,2014年被HBO改編成電視電影。今年風車草劇團將搬演此劇。

他形容此劇「好人性」,並不單純談論同志平權或關注愛滋病,人性的探討更多。劇中人物關係,滿是衝突與矛盾。「例如秋生飾演我哥哥,他是大律師,我想他為我的組織處理一切法律事務。他跟我說『我可以幫你搞,我成間律師樓的人幫你都可以,但我不想出名。』而我會反問『為何不想出名?你看不起我是同志?』他又反駁『你要我的服務,還是要我的名?』這些衝突是很好看的。」

他在劇中飾演的Ned為同志爭取平權,卻似乎得不到哥哥Ben(黃秋生飾)的平等對待。劇作名稱”Normal Heart”出自Ned跟哥哥的一段對話。「哥哥話『我好愛你好錫你,我太太、仔女,就連我的貓狗都好錫你』。我說『我知道呀,我沒懷疑過,但我只想你們當我是正常人(Normal Heart)』。」Ned哥哥認為大家之間有異,但Ned則認為彼此沒有不同。

黄秋生劇中飾演梁祖堯哥哥Ben。
黄秋生劇中飾演梁祖堯哥哥Ben。

和而不同  不求你我「一樣」

即使是基因相同的攣生兒,都完完全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個體。梁祖堯不認為所有人都「一樣」。「大家其實真的不一樣,但不一樣是否不可為共同目標進發?共融的意思是大家看法各異但嘗試放在一起。」和而不同,尊重彼此差異才重要。「我們應珍惜大家睇法不同。」他指即使關乎同志權益,他都不是100%同意。「例如同志應否領養小朋友,這選擇很個人。我明白為何有人這樣選擇,不讓他做是不對,但不代表每個同志都覺得應該這樣做。」

他說自己年輕時非黑即白,對方「講嘢唔啱聽」,他就認定是敵人。「人開始大,應該話開始老,我都四十多歲了,我覺得意見不一,真的沒有對錯之分。可以找出大家都接受的方案不是必然,是幸福來的。與其想為何大家不能compromise,不如想如何compromise。」

他的角色Ned偏偏是個不願妥協、不顧別人感受的人。「他向政府爭取公眾知情權,他的性格缺陷同時摧毁此事。他太激進,想點做就點做,一手毁了這個組織。」太自我中心的人,領導一場社會運動,易招失敗。湯駿業飾演的Bruce因而與他起衝突。「他有才智與人脈,覺得組織要有董事會,最後董事會把我踢走。為大局一定要這樣做,但我跟他是好朋友,所以我說這套劇每條線都好好睇。」這是一場感性與理性的拉鋸戰。Ned傷害到別人都不理,最後幾乎眾叛親離。

我問:「Ned連Felix(徐天佑飾)都不理?」

他答:「這就是他的內心掙扎了。因為他真的愛Felix,他想不理,但不能不理。劇本讓你看到Ned如何衝、如何癲,拉住他的就是他對Felix的愛。」任職New York Times編輯的Felix沒有加入組織,起初不明白Ned的抗爭,後來他與Ned成為戀人,才慢慢了解他的理念。

徐天佑與湯駿業分別飾演梁祖堯的戀人Felix與好友Bruce。
徐天佑與湯駿業分別飾演梁祖堯的戀人Felix與好友Bruce。

家人力撐  豁然出櫃

Bruce也是同志,但礙於身份地位,不能出櫃。他為組織辦事同樣不能公開。「社會中的人是否能做到完全無包袱?很難。對於出櫃,我的包袱就是我身邊人的感受,從來與事業無關。如果因為我的性取向,你就不欣賞我的事業或我做的一切,你死開啦,我不想要你。」梁祖堯可以零壓力出櫃,全因家人支持,包括他媽媽及弟弟。「我媽媽好錫我,我告訴她,她覺得完全無問題,還說只要我覺得對的事就可以做。有這樣的家人,我很幸運。」

時代進步了,出櫃沒有以往那麼讓同志糾結,至少不再是朋友間的禁忌。「《攣到爆》我現在不能重演,因為世界不同了。裏面講的是一段未come out的關係,在那個世界,他們連在朋友面前都不能come out,現在沒有了吧。」

《尋常心》(The Normal Heart)劇本撰於80年代初,編劇Kramer刻劃當時如何對抗社會加諸男同志的迫害及歧視,當年由於病因不明,同志只能看着同伴一個個因病離世。
《The Normal Heart》劇本撰於80年代初,編劇Kramer刻劃當時如何對抗社會加諸男同志的迫害,當年愛滋病病因不明,同志只能看着同伴離世,是Kramer的切身故事。梁祖堯的角色Ned正是他的化身。

三十年平權一大步

70年代美國同志平權運動發起人Harvey Milk(美國政壇第一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人),已讓美國人對同志多了認識,但到八十年代愛滋病在同志圈中肆虐,數年間死了兩萬多人,愛滋病患者卻得不到支援,同志則遭到更嚴重的歧視。

大家現今對同志有更多了解,他們受到的對待相對平等,但數十載換來這點「進步」,是否仍然太少?當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會有人在發布訊息的媒體社交平台按嬲嬲或留下惡言,還是會忽爾讓人有種民智未開的感覺。他說:「用三十多年得到這些進步,是否太久?我不會這樣說,因為我是既得利益者,是前人的努力,我才可以這樣,包括劇中發生的一切,都為我們這一代爭取了很多。我們要想的,是為下一代還可以做些什麼。」

髮型:Salon Trinity @ Jo Lam、Jaden.R
化妝:Kathy Chow、Lauren Lee
服飾:Scotch & Soda、O.N.S
造型:Yee Li
場地:香港朗廷酒店

《尋常心》
公演日期:8月16-18、20-25 (8pm),8月17-18、24-25 (3pm)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450、$350、$250
查詢:3761 6661、風車草Facebook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劇團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m190510-Jenny-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