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豆漿炒米粉很新奇?它偏偏是福建莆田人每朝的早餐
熱門文章
莆田.吃

你覺得豆漿炒米粉很新奇?它偏偏是福建莆田人每朝的早餐

120
當地米粉廠仍然保留不 少手工工序
纖幼如絲的米粉,聽米 粉廠老闆說只要放湯淥15秒 就可吃,毋用過冷河。
「四角四角方,稻草捆腰間……」這首童謠在莆田地方相信無人不曉,所謂「四角四角方」就是一餅餅曬乾了的「興化米粉」。

未往福建前,常覺得當地人喜歡吃黏黏稠稠的熱湯,像花枝羹、麵線一類的東西,就算是抵埗後的宵夜和早餐,也必見滷麵的份兒。滷麵嘛,就是用濃濃的豬骨湯頭煮白麵,用文火慢慢燜,而且裏面放了牡蠣、蝦仁、花蛤、豬肉絲、豆卜、洋葱、冬菇絲、唐芹、黃芽白、香菜等……好多好多的配料,讓麵條飽吸湯頭和配料的味道;吃時加少許老酒和胡椒粉,整碗麵吃來黏黏滑滑又鮮又香,除了莆田人,漳州、泉州、福州的人都非常喜歡吃。

第一餐好好吃,第二餐好吃,唔,第三餐還可以,第四餐不要再滷麵了……當以為待在莆田的那幾天餐餐要以滷麵為伴的時候,然後當地人告訴我,他們其實亦很愛米粉

y190604jayce1686

「四角四角方,稻草捆腰間……」這首童謠在莆田地方相信無人不曉,所謂「四角四角方」就是一餅餅曬乾了的「興化米粉」,他們的米粉每條都很幼細,幼得如絲;而莆田,古稱興化、莆陽和莆仙。

香港人常吃炒米粉的地方,不外乎粥店或茶樓;但莆田人愛米粉的程度,竟然可有着專門店。「『亞鵬』可算是市裏的名店,他們的『豆漿炒』很正的!」豆漿炒米粉,聽起來好像很暗黑,但當去到店前,見到店裏坐滿客人,一人一碗「豆漿炒」,實在撩得人嘴癢癢。「就是以豆漿為湯。」老闆懂得說一點點半鹹淡的廣東話。豆漿是店家在後巷自家製的,有些人會點一碗漿子,一碗米粉;微暖的豆漿,不太甜,豆香淡淡的,喝來很舒心。

「先把米粉燙軟和調味,收到點單後,再用豆漿炒一炒,澆些香葱油,撒一把香菜、榨菜絲和脆花生。」莆田人特意提醒我們點餐時記得為米粉加蛋,當然蛋並不是平日一般的烚蛋或煎蛋,而是芽菜蒸蛋,蛋應該是用味湯去蒸,質感雖不算幼滑,但味道着實不錯,很鮮,配米粉是和味的。「這個米粉炒得很鬆很軟,附近街坊都喜歡來這裏吃早餐,或者宵夜。」老闆又說。

莆田人愛吃米粉,歷史可長了。有聽過「南米北麵」吧!懂地理的,都明白北方降水較少,氣溫較低,耕地多為旱地,適合喜乾耐寒的小麥生長,而南方呢?氣候高溫多雨、耕地多以水田為主,農民因地制宜,種植生長習性喜高溫多雨的水稻。米粉正是稻米的副產品!

如果翻查飲食史,米粉據傳是中國古代五胡亂華時,走難的人為了方便充飢,於是帶着已煮熟了的米粉在身,逃難到南方;另一說法,按《新竹市志》上的記載,當時漢人南遷華南地區,卻懷念北方的麵條,因而用稻米取代麥榨條而吃;米粉的製法後來由福建惠安傳到台灣,怪不得興化米粉與新竹米粉,在製法(同是蒸製,有些地方如埔里,則用水煮)和質感上蠻相像。

話說回來,興化米粉來到今時今日都是莆田人逢年過節桌上必有的家常菜。也聽當地人說,尚未改革開放以前,遠方的貴客親朋去一趟莆田不容易,在那個年代送包米粉作禮,似乎是件挺盡地主之誼的事。入鄉隨俗,最後莆田人也贈了兩大盒精品米粉,不好意思推卻,於是帶着它們回家。6公斤的米粉究竟可以吃到何時何日?我想,要媽媽才知道!

「亞鵬豆漿炒」在莆田市甚有名氣,豆漿為湯,把米粉炒得鬆鬆軟軟,加上榨菜絲 和脆花生,已非常惹味;也 可加兩元,多要芽菜蒸蛋作配菜。(豆漿炒米粉加蛋 /RMB 14)
「亞鵬豆漿炒」在莆田市甚有名氣,豆漿為湯,把米粉炒得鬆鬆軟軟,加上榨菜絲和脆花生,已非常惹味;也可加兩元,多要芽菜蒸蛋作配菜。(豆漿炒米粉加蛋 /RMB 14)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莆田.吃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jay-4636-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