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與文明絕交

16.07.2020
攝影:譚志榮

二○四七年提早廿多年到來,今時今日的香港,每日醒來會發現,昨日合法的言論,今日變成違法;今天正在進行的活動,明天又變成禁忌。所謂國家脆弱無比,港獨固然不能說,喊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口號也會違法。轉頭圖書館出現「禁書」下架了,下一步或者是突擊搜查獨立書店,香港跟文明愈走愈遠。二十多年來,多少人向政權爭取民主,結果所有努力都化為烏有。

除了民主自由,光陰同樣虛耗的,還有討論了十五年的垃圾徵費。這個橫跨四屆政府的政策,早於二○○五年提出,原建議二○○七年立法推行。神奇的是,廢物收費一直有着各種理由反覆諮詢和拖延,本欄開始不久便討論相關議題,想不到原來也講足十年,還以為今年到了埋門一腳,最後還是胎死腹中。難為環境局還好意思發聲明諉過於人,說什麼「過去一年社會環境影響政府和立法會運作」,實情是保皇派議員不支持議案,政府也同樣無心通過法案,泛民議員要求加會,親政府議員一口拒絕。

特區政權眼中只有政治沒有民生,它若有心要通過法例,看《國歌法》如何打橫來閃電通過就可知一二。是不為也,非不能也。不過,大眾對垃圾徵費計劃推倒幾近零反應,除了因為社會氣氛,也是由於對政權不信任,擔心私隱問題而喜見計劃擱置。有評論甚至認為垃圾徵費可以變成「篤灰」武器,藍絲可以借垃圾去投訴黃絲,而根據政權現在的執法標準,此擔心也非無中生有。但反轉來看,如果政權放軟手腳、保皇派又反對的話,自然是因為政治上沒有作為,事情真是純粹民生議題吧了!

只要看看支持《國安法》的國家名單,就明白特區政權的定位是向第三世界睇齊。由是觀之,反對《國安法》國家的環保政策,就是「敵人」贊成的我反對。比如法國就是歐盟成員國中首個有全盤計劃淘汰單次使用塑膠的國家,今年一月開始,法國禁止再使用膠杯、膠碟及膠棉花棒。到二○二五年,塑膠包裝要百分百回收;二○三零年,膠樽生產要減少一半; 而到二○四○年,所有單次使用的塑膠物品全部禁止。而根據法國法律,擴大的生產者責任計劃還包括要求生產商製訂預防、維修和再利用的環保政策。

歐洲國家本來也正紛紛跟隨,可惜感染全球的病毒,也對走塑運動帶來沉重打擊。口罩、膠手套等陸續出現在全球各地的海灘、醫院診所對即棄塑膠的需求大增、而今年初全球各地的閉關鎖國,更令網上購物數量大增。在美國,比起去年同期,封鎖時期的網購生意增加了近三分一。亞馬遜更要多請以萬計新員工去應付需求。最後還有餐廳不能經營堂食而轉做外賣,即棄膠的用量又因此大增。

面對當前危機,專家也承認特別情形下,塑膠仍然無可替代。但創意和決心還是減廢的關鍵,比如呼吸器在疫症初期短缺,最後有生產商想到改裝現有醫療物資而不用全新製造。而經歷今次疫症後,科學家也正研究如何創造既可重用又合衞生的醫療物資。

不管是追求環保還是自由,香港都在蹉跎歲月,走上和文明絕交的路上。香港人現在雖然正經歷寒冬,但我們還是可以做好自己、守着信念如常生活,靜待種子發芽的一天。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97/MPW2697_B071-078_007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