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情緒共舞: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與情緒共舞: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06.12.2019

情緒到底是什麼?

有人說那純屬生理性,是賀爾蒙在作祟;又有人說那是屬於靈魂的感性;更有人視之為大敵,以壓抑情緒為成熟的準則。但,對於很多情緒病患者來說,那是一頭藏在身體裏的獸,不可控,不知其然,糾纏着叫生活窒息。
根據統計,近五分一香港人患有不同類型精神疾病,包括焦慮症、抑鬱症、驚恐症,以及嚴重受非特定情緒困擾等,更有報告指出,近半成年患者於學生時期發 病。假如我們能夠從關心學生心理健康做起,配上無限可能的科技創意,或許就能夠創出不一樣的未來。
青春期本是孩子蛻變,經歷改變與不適的重要歷程。在這段焦躁不安的日子裏,他們還有學業、前程、朋輩、家人,或許愛情,需要面對;人生大變,諸如升學、離別、成功或失敗,都集中在這短短年間,成長的陣痛與壓力大概連成年人也難再想像。在那還在成長的身軀中,是一個個脆弱卻仍在堅持的靈魂。
本期起,我們將與Samsung Solve for Tomorrow合作,一連三期走進不同人的內 心世界,傾聽他們的故事,從患者、同行 者到前線幫助者等角度,了解情緒困擾是怎麼一回事,想像一個能夠成就不可能的未來世界,為改善現狀帶來一點靈感。

y191112jeremy0150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對於父母,對於孩子,對於家庭,我們 都有着很多想當然的期望。安妮(化名)與許多孩子同樣,憧憬着美好的家庭生活,然而每一個家都有其一套獨特的相處模式,這份朝夕相對的期望落差讓還是孩子的她困擾不已。
回想安妮小學三年班,其時正要面對全港性系統評估(TSA),雖然不至天天補習,但媽媽總喜歡讓她完成那堆滿書桌的補充練習。「其實學校功課已經不少,完成後還要再做補充練習到很晚,所以自那時起,便覺讀書辛苦。」但她依舊乖乖聽話,把要求都完成,只是考試成績總達不到家人期望,以至每每被責難。
「或許每個家長都有自己一套方法,但對我來說,這做法絕不理想。」安妮一直相信家人之間,應該互相支持、鼓勵,偏偏家中父母更慣於以負面言詞批判,甚至讓她感覺嘲諷,總覺得她不夠努力,常把責備掛於嘴邊,在不覺間忽略了小小心靈所承受的壓 力和心情。
「那時的我不過小學三年級。」她撅着 嘴巴說道。
無形的壓力逐漸累積,直到升中派位,迎來了第一次崩潰。一次失手,讓她錯過了升讀心儀中學的機會。如同其他同學,她接過結果後,馬上哭着奔向學校禮堂內的父母,既是為了準備馬上到不同學校叩門,同時亦希望得到家人的安慰。可惜,父母忽略了眼淚,只把重點放到了結果上:「早說你 了,一直囑咐你努力讀書,現在考不到好學校,就在這裏哭。」在安妮心中留下了重重的一筆。其實,孩子不過需要一個擁抱、一個肯定,年幼同樣懂得失望,如果父母能理解女兒的心事,大概便不會直到現在,雖然已經升讀大學,仍會重提這樁舊事,以此 「激勵」她努力學習。
升上了中學後,安妮的情況仍未見好轉。雖然一直都在精英班,但成續一直載浮 載沉,父母眼中總是顯得有點不足。她坦言自己直到大學都對「讀書」這回事深感迷茫,彷彿從來都不清楚自己想讀什麼,想做什麼,就隨着主流步伐選修了理科。面對複雜的數理公式,她總自覺不如班上男生舉重若輕,往往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考到中上的成績,加上家中壓力,那種比較心理讓她更覺無力:「到底我是真的不適合讀書?還是找不到對的方法?還是怎樣?我很迷茫。」

y191112jeremy0029

我只想休息一會

上了中學,家裏不再有外傭打點,各人都要分擔家務。每天下課,安妮都會趕回家幫忙預備食材,清理家居,加上做功課和溫習,時間表早已擠滿。因此,累透的她只能在飯後、睡前偷閒,滑滑手機,聽聽音樂,只是這些放鬆的時光在父母眼裏卻變了樣,彷彿她全天候賦閒在家,甚至會說:「你才做那麼一點東西就投訴,好像你和我們不過是合租這裏。」讓她感覺自己在家好像毫無建樹,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在家中充滿孤獨感。
「其實我已經很努力,只是一直在他們看不到的時間努力着。」她分享,由於精神可以比較集中,自己總會在學校完成溫習和功課,但父母卻總認為她留校時間不夠。家裏經常為此爭拗,卻一直無果。
最痛是,每每反映自己其實已經很努力,比之其他同學,自己還要兼顧家務,才 想休息一下,但媽媽卻不認同,反責備她成績不比別人。事實上,安妮明白也理解生活不可能事事順心,而她也非奢求父母要在物質上給予多大的支持:「但至少,能否給我一句安慰?」

y191112jeremy0164

如果心聲真有療效

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安妮會透過做運動和聽音樂紓解壓力,她尤愛《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這歌陪伴她走過了很多個心情低落的晚上,歌詞好像替她抒發了自己努力卻得不到預期結果的失望,又同時給予她繼續走下去的力量。不過,她認為最有效的方法還是與人傾訴。
機緣巧合下,因為談戀愛,她被中學老師安排面見社工。會面期間,社工漸漸發覺安妮的問題不在談戀愛,反而是積壓多年的壓力、失望和失落讓她喘不過氣來,有時沒有原由便會突感失落,嚴重時甚至會有割手等自殘行為,便開始了定期約見,希望為她疏導情緒。一直以來,從未試過被認真傾聽的心聲終於能在社工面前吐露,失落、委屈 伴隨着眼淚傾瀉而出。她說:「說實在,其實什麼安慰也不用,單單能夠靜靜坐着聽我傾訴已經很足夠。」
可惜,與外人分享容易,要和家人客觀地談心太難。每次談及自己感受,安妮和父母都總會落得吵架收場。她希望如果有天可以跟父母坦誠相對,大家可以不帶情緒地接納對方的傾訴,不要急着反駁,靜靜地聆聽便好。

y191112jeremy0087

只想你能明白我

親子關係大概是世上最難懂、最愛恨交纏的一種。這份糾結的情感貫穿人類歷史, 從各地神話到希臘悲劇,以至現代小說,佛洛伊德以伊底帕斯情結總結孩子們對父母又愛又恨的心情,但歸根究底,都是溝通和期望的問題。
龍應台在與兒子的書信集《親愛的安德烈》的序言寫過:「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方式彷彿可以不必了。」
我們總是期望父母怎樣待我們,同樣也會期望兒女應當如何表現。想像如果這是一什麼都可能發生的未來世界,任何發明都可能出現,安妮希望這世界有一樣科技可以幫助昔日年僅小三的她表達內心感受,也讓父母能夠明白這份心情。
同理心不易,要放開心胸去感受家人,甚至兒女的情緒更難。她坦言:「即使很盡力設身處地去感受,但成年已久的父母們又怎能輕易代入、明白小學生當下的心情?究竟無心的一句說話,會對孩子造成多大的影響和壓力?我們根本無從而知。」
說着,不禁潸然淚下。
或許,我們都只是在等待着一雙耳朵、一雙支持與接納的臂彎,便可以讓心好好休息,然後重新出發。如果有那麼一樣科技讓我們可以心意互通,並非就必然沒有了責難、失望和傷害,但最少可以讓我們在事後有能力補救,讓連串小問題不至滾存,最後釀成心靈的災難。

在香港,有太多孩子的心聲等待我 們去傾聽與理解。要增強學童的心 理健康,科技又會不會是個新出路?或者,看似天馬行空的未來世 界,可能都是始於一個天真的願 望、一個單純的想法。
正因為相信這份創意有機會帶來無限可能,Samsung透過Solve for Tomorrow學界科技比賽,邀請全 港學生一同發揮想像,嘗試找出能 夠提升學童心理健康的創新方案。同時藉着這些關於學童、關於情緒的故事,鼓勵每個人踏出一步,理解情緒這回事。因為,Samsung相信,無論是科技抑或你的一步,都有機會成為改變未來的力量。

samsung-sft-logo_transparent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y191112jeremy015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