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麗珠
熱門文章
韓麗珠
微物碎語
ADVERTISEMENT

至善的存在

03.12.2020
圖片由作者提供

那天,偶爾在網上看到雲溫達斯(Wim Wenders)影展的消息,我立刻訂票。觀看他的《柏林蒼穹下》(Wings of Desire)是我自十五歲起的夢寐以求的事。九十年代是一個,如果要看一部電影,必須到戲院的年代。我在《聯合文學》雜誌讀到這部電影的報道和分析,可是,那是在台北公映的電影。在一個資訊並不發達的年代,錯過是那麼普遍的事,因此所有事物都顯得格外難得。人們仍有餘裕把事物埋在心裏,想念多年,經過時間的過濾,彌足珍貴的就會歷久常新。

對我來說,《柏林蒼穹下》和其續集《咫尺天涯》就是這樣可貴的東西,我隱隱地感到電影裏有着我需要的答案。即使,雲溫達斯的《樂滿夏灣拿》更為人熟知,可是那從沒有像月亮牽引潮那樣誘惑着我。

在這之前,我看過荷李活改編《柏林蒼穹下》的電影,《天使之城》(City of Angels)。對我來說,那是截然不同的東西,略去了納粹德軍的歷史背景和冷戰末期的柏林,只側重天使愛上凡人的愛情主線。天使從人類存在之前,已帶着悲哀而深邃的眼睛俯視眾生,只能在又名《慾望之翼》的正版裏找到。

天使不是上帝,上帝雖然無所不知,無所不包,無處不在,但,只有一個,在人的概念裏,那是遙遠而難以捉摸的。天使則是在上帝和人之間的中介,像一根管道那樣,傳遞着重要的信息,例如《聖經》裏的加百列,向瑪莉亞說,她將以處子之身誕下耶穌。天使的存在,比凡人純淨,他們的頻率只有仍然純真的孩子才能感應。在《咫尺天涯》裏,只有達米爾的稚齡女兒,知道天使卡西爾常常到訪他們家,並視之為尋常。有一種說法是,墮落了的天使,便會成為撒旦。

《柏林蒼穹下》裏的天使達米爾,愛上了馬戲團的美麗空中飛人。她渴望飛,他有翅膀,卻戀慕腳踏實地的有限凡人生活。他們都有着對方夢想而自己欠缺的特質,因此可以投進對方的懷抱而得以完整。達米爾蛻變成人身的過程,就是依靠着「相信」,首先,朝思暮想,成為人的第一件事要去喝咖啡,然後,每天的生活如何安排,下班之後如何消磨時光,當想像變得愈來愈切實,地面便出現了他的腳印。天使知道如何運用心靈的力量,創造自己的命運和外在的世界。

有人說,每個人身旁都有至少一個守護天使。我卻傾向認為,每個人都有其天使的面向,類近精神分析學中所說的「高我」的存在。在創作的過程裏,某種靈光乍現的時刻;為了拯救某個他者,捨身取義的瞬間;或,放下了個人的執着和私利的時候,人和上蒼的管道便接通了,浮現了天使的面目。

從佛教的角度,得道的修行者即是天使。他們有意識地在日常生活中對心保持覺察,訓練和馴服自己的心。每個人都有成為天使的潛質,只是,世間的生活過於龐雜而繁忙,人們創造了太多事物擾亂和迷惑自己。於是,單是成為人本身就令人疲於奔命,天使的面向,就像原始人的尾巴,在時日中漸漸退化,風乾成一塊枯葉。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17/MPW2717_B071-078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