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槍之後】831維園目擊者親述 臥底讓人不再相信什麼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開槍之後】831維園目擊者親述 臥底讓人不再相信什麼

01.09.2019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以下是P向記者憶述,831日晚上維園發生的事。

維園噴水池對開,P與兩個朋友Park 和 Jacky送完物資。看一看手錶,840。「幾時走?」大家在討論。「等Sogo的小朋友都安全離開吧,不如九點正一齊走?」三人達成共識。

那時,他們剛架設好路障,看見大約二十名示威者在十字路口圍圈商討下一步行動。Park發現,他們正在懷疑當中五個黑衣人是否警方臥底。當時,那幾個黑衣人正在向中央圖書館方向離開。P留意到,黑衣人所戴的頭盔,是軍事用款式,要價至少二千多元。他心想:可能對方平日有玩野戰槍擊遊戲,所以有這種頭盔吧。

他跟隨其他示威者追上去,未幾在維園出口看到示威者包圍四至五個疑似臥底。P走在外圍,留意周圍環境。四周都是穿黑衣的人,P突然發現眼前有一點紅光,一閃一閃。順着閃光望去,是一個身型細小的女生。他怕是臥底,因為聽說臥底會有這樣的記認,可是,轉念一想:「一個小妹妹,怎麼可能是臥底?」

開槍的一刻

五名被包圍的黑衣人與其他示威者大聲理論,突然,有四個黑衣人向海傍方向突圍衝出。Jacky與部分示威者追了上去,Park一手捉住落單黑衣人的背囊,其他留守原地的示威者協助制服。有人除下他的面罩,有人從他身上搜出電話。

P走近,看見黑衣人濃眉大眼,樣貌粗獷,他還以為他只是一個身形較健碩的示威者。他聽到示威者之中有人勸放人,「其實,我也不想胡亂懷疑身邊的手足。」

這時,搜查電話的人高叫:「有警察通訊羣組!」P看見有人正在拍照片做證,同時聽到被制伏的人低聲說:「可否鬆開手一點?」P向四周,留意附近有沒有異動,電光火石之間,P聽見一下槍聲。

他相信,被制服的人掏出手槍,向天開了一槍。

槍聲過後,一眾示威者四散。大家對被制服的人的「臥底」身份再無懷疑。開槍的警察已經站起來,P本能地向後退。警察就在P的十步範圍以內,他雙眼緊盯着警察,對方說:「來呀,來呀。」他看不清警察是拿着手槍還是警棍指向他。突然,傳來一連串好像「氣槍」的聲音,未幾就看見不遠處有兩個黑衣打扮的人制伏了另一人,但他已看不清被制伏者的樣貌。被制伏的示威者叫着:「夠了夠了,我已被你們捉住,不要再射!」

感到心跳加速,只能大口大口喘氣。他想上前救人,但是環視四周,其他示威者都四散了,而他不知道附近還有多少人是警方臥底。「我的心理狀態已不足以支持自己留在現場。」一口氣憶述至此,P緒明顯未平伏,終於要停下來稍歇。

投擲汽油彈的示威者,被拍到腰間有槍狀物體,示威者身份成疑。(攝影:Anthony WALLACE / 法新社)
其中一名投擲汽油彈的示威者,被拍到腰間有槍狀物體,本刊攝影記者與其他行家曾見過,示威者用氣槍射向警察。(攝影:Anthony WALLACE / 法新社)

揮之不去的問題

隔着話筒,記者聽着他大口大口地一呼一吸,彷彿剛剛才逃離銅鑼灣的記利佐治街。

「我一直都沒有懷疑過有警察。」雖然警方喬裝成不同人物行動,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P直到步入港鐵,才確信自己真的遇上臥底警察。P回想之前聽到的雖然好像是氣槍的聲音,但後來在地鐵看到新聞片段,他才弄清楚,那些聲音應該來自警方使用的胡椒球槍。

P忙着與朋友報平安,他擔心,追到海傍的示威者會否被捕;他擔心,被警方制伏的那人,是否自己認識的朋友。回到家中,P同場者聯絡,想知道最初為什麼有人會懷疑身邊出現警方臥底。

他還有很多問題想問:開槍之後,為何身邊突然多了另外兩個警方臥底立即制服到其中一名示威者?警方臥底數目究竟有多少?

當初設好路障後,有消防車想要通過,而示威者也想要搬開路障的時候,有人曾提出反對,那個反對的人,會不會是臥底?

那個身上有紅色閃光的小妹妹,他聽過她的聲音,聽過她說要找朋友,到底,誰是她的「朋友」?她是不是臥底?

記者問P,你真的肯定那個身型細小的示威者是小妹妹嗎?

 P答不上來。

撲朔迷離的身份

P被揮之不去的懊惱和問題纏繞着。他一直願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事,所以明明見到軍事用頭盔應該起疑,明明看見紅色閃光應該起疑,卻不斷告訴自己,不要胡亂猜想。

在家中稍為冷靜下來,數個小時之後,P聯絡上傳媒。「我將事件告訴了身邊幾個朋友,大家愈講愈覺不安。」P覺得,臥底警察不應該近距離向天開槍。「大家覺得他喬裝了示威者,身上就不應該有配槍。」大家想當然如此,但現實未必如此。「第二,其實大家本來是無法確定那些人是不是臥底,才會包圍確認。」大家都蒙了面,穿了示威者常穿的裝束,對方是什麼身份,好像愈來愈變得撲朔迷離。

說到這裏,P又回想至那一刻對方不知是拿着警棍還是警槍指向他,心有餘悸。他說:「以後只能相信本來就認識的人。」他感到震驚、恐懼和憤怒。

近距離接觸到警方臥底,他擔心被追捕嗎?他說,他不害怕被捕,只是想提出一點,示威者根本不需要用什麼特殊記認來識別。「與自己認識人失散,用電話都可以聯絡到。有什麼人需要在現場憑特定識別來認出對方?」他問。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police-fb-cover-1-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