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孤獨患者 胡金榮醫生: 人與人要連結起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假如這一年不再被偷走

疫情下的孤獨患者 胡金榮醫生: 人與人要連結起來

tan201224siu_0029

疫症威脅下,醫療系統的資源更見緊絀,前線醫護人員瀕臨崩耗,家人不能探病,病人護理顧不來—一整年下來,紓緩治療專科醫生胡金榮,除了走在最前線面對疫症,同時還繼續觀察及研究紓緩治療如何實行,「當病人離世時,我們也無法讓家人陪在身邊,這個狀況其實持續了一年。」

X
tan201224siu_0029
胡金榮醫生

家人無法見最後一面

由去年底開始,醫管局啟動「緊急應變級別」,所有醫院全面暫停探訪安排、不能探病,胡醫生一直旁觀着病人的痛苦,感到沉重。「這個安排本身是善意的,希望保護病人。因為沙士時,有一個當時尚未知道受感染的病人,入住了威爾斯親王醫院的8A病房,從而導致一百三十七人在病房內中招,當中包括醫護人員、醫學生、病人和訪客。」

沒有做好準備,一旦有人因致命的傳染病而過身,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去讓病人過世時,家人也能陪伴在側。

「疫症當中,其實第一波及第二波的數字是很少,大家也會問:探病的安排如此嚴謹,與社會要付出的代價又是否成正比?大部分確診病人也會進入高度戒備的地方(監察病房),有很嚴謹的感染控制措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很疏離,不准探病之餘,甚至你在此過身,在監察病房也會有一定的限制。」

他說,有些「幸運」的情況就是,如果有單人房,家人就可以在玻璃窗外看病人,但在臨終時,家人始終無法捉着病人的手道別,理論上如果家人穿着足夠的防護裝備,再戴口罩進去,感染風險會較低。「過程中,我們也聽到很多病人家屬說,無論如何我也要進去看他,見最後一面,最多我中招我自行負責。過程中也令醫護人員和家屬有很多磨擦,這些衝突雙方也不願意發生。」

至於一般病房亦是不准探病,除非在病人臨終或病情急轉直下時,可酌情容許家屬探望。

「有很多過世其實是無法估計,入來可能很危殆,但危殆又有可能幾日才走,有些幾小時就走。例如,昨日我們有病人,仍然是懷疑個案,家屬一離開,就立即心跳停頓,其實預計死亡本身是一件很難的事,如何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讓家屬能夠去道別?其實過了一年,我們也不是做得很好。例如,我們不夠單人房讓家屬道別,我們沒有好的配套讓病人家屬去看病人。雖然可以用手機的視像會議,但老實說,病人都臨終,他們如何去看?你只是用鏡頭直播,其實沒有分別,也不是一個human touch的事。」

上年一月至今,公立醫院全面暫停探訪 及探病。
上年一月至今,公立醫院全面暫停探訪
及探病。

長者餵食問題

胡醫生說,疫情下慢性疾病患者亦需要增加支援的。

「其實醫院有很多老人家,腦退化症病人等等。試想想,如果他們不進食怎麼辦?我們餵他也沒有用,他也不肯食。可能要傭人或家人幫忙,很慢很慢,好有心機去餵。但如今不准餵食,怎麼辦?由我們去餵,其實也做不了多少。醫院沒有增加額外的人手,讓我們去餵這一班公公婆婆。他們會愈吃愈少,當然現實的問題是,這些餵飼是很需要時間,就算未有疫情,醫院也無法afford。」

而這時候,醫院只能以鼻胃喉餵飼,透過鼻胃喉將營養奶輸送至病人的胃內。「但插喉後,病人其實不喜歡,一定會想拔開。他們想盡辦法扯開,最終可能會被綁手腳,這便出現了一個惡性循環。這一年我們沒有很多家屬的支援,很多老人家,可能是腦退化症,其實他們很慘,吃又吃不夠,最理想是如果他們能出院,回到家中讓屋企人餵食,這樣便會更安心。但倒轉頭,這是一個循環,他不吃你不讓他出院,但又沒有人餵食,他又不吃,所以整件事就會愈來愈差。」

而有些需要入院幾個星期的病人,更會因想念家人,無法看見家人而「扭計」。「這些無法透過視像會議去解決那種心情。好像一位腦退化症病人,每一次也說,『阿女不來,我就不吃』那可以怎樣做?他並非垂死,不能讓家人探望,但他懂得扭計,而他不進食也不能出院。其實很多類似情況,或是扭計不肯接受治療、打針、抽血等等。」

他說,有一個末期腎衰竭病人,他的尿毒很高,因為沒有女兒給他餵食,他一直不肯進食。最後醫院容許他的女兒探病及餵食,她帶了一盒叉雞飯來,病人很開心吃了一半。數天後,他過身了。「病人平時只能吃幾口飯餸,當然其實腎衰竭不應該吃叉雞飯。但重點不是這些油分,而是有個人氹他吃飯。」

好像做得不夠好

整整一年,醫護最大的感受是,做得不夠好,防疫以外,卻忽略去減低或紓緩因疫情帶來的限制、對病人和家屬的影響。例如不讓探病,可以增加人手去處理視像會議等支援。他說,曾經出現過一個情景,護士彎着腰,幫她拿着電話,然後調校好角度,讓他能夠睡在牀上,也能看到子女。「這令人感動,但卻很consume護士的時間,因為他這段時間只能夠拿着電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收線。這會否有一些機械人可以幫到忙?甚至失業率那麼高,我能否邀請年輕人幫忙去做一些溝通大使,去負責處理視像會議?在美國,有州政府買了幾部iPad,然後派到不同的老人院,安裝在病人牀邊,是否可以參考這方法?希望新一年來臨,社會有多一點關注,人與人之間要連結起來。」

Q:二○二○年,你會如何形容這一年?
A:孤獨的一年
Q:二○二一年,你希望怎樣過?
A:人與人要連結起來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假如這一年不再被偷走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1/tan201224siu-0029-202101080840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