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者書】「聞香記」主理人調香師謝笑喜:結合音療與芳療 練習一呼一吸專注當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療癒者書】「聞香記」主理人調香師謝笑喜:結合音療與芳療 練習一呼一吸專注當下 

00

初見笑喜那天,天空是淡淡的縹色,只帶一點青白的藍。深呼吸,聞到樹皮的苦澀和桅子花的清雅,嘗到葡萄酒和布冧的濃郁酸甜。即使鬧市繁華,但仍有橙綠黃紅的香氣,攙雜其中;絕非風吹過連痕跡都不留,如果你有細心嗅聞。

調香師笑喜,主理香薰品牌「聞香記」所有大小事務,從調香到宣傳、合作,興起而作。「聞香記」步調隨性,從不匆忙,人們定不會想到曾經的笑喜,也是倉倉促促的上班族。一次機緣接觸,喚起她鍾情於香氣的童年記憶,引導她,覺察身心平靜之可貴。香又是提醒,提醒她生命的長度,就在一呼一吸間;無論境遇是順或逆,情緒是正或負,自在快活地過,心安即是歸處。

從長夢中甦醒

成為調香師前,笑喜是旅遊記者,上山下海城裏跑,一跑,跑了十數年。「做旅遊記者其實好開心,可以周遊列國,上班時間亦相當自由。」笑喜憶述,那些日子快樂是快樂,卻像一根拉得太緊的小提琴弦,而她全然不知。急性子的她,做事總是慌慌忙忙,狀態糟糕非常:「我覺得所謂覺醒,是你是否知道自己處於渾沌狀態。當時的我,明顯不清不楚。」

從一場漫長夢境甦醒過來,會發現原來人生有種種可能。笑喜從前以為做記者足夠自由,永遠忙下去亦無妨,未料其實自我消耗不斷。汲汲營營,真的是笑喜的追求嗎?香氣,是喚醒她的鑰匙:「二◯一三年,讀芳療的朋友為我調配了一種簡單氣味,竟已療癒十分。『真有趣』──這樣想着,我也開始接觸精油。」

喚醒記憶的鎖匙

事實上,她不是首次對香氣感興趣,只是藏在心內好久,破土需時:「小時候我很喜歡站在風口位,去嗅冷氣機的味道,又會偷噴媽媽的香水。」自小,笑喜便愛嗅聞各種氣味,日常如洗衣服時半乾半濕的噏,廣袤如花草林木的爽。

重新與孩童時期的自己、與牽掛的氣味連結,笑喜那因工作疲憊而削弱的知覺,再度活躍起來。笑喜仍在寫稿,只是別人發掘吃喝玩樂,她則專注探究香氣,還特意到法國香水重鎮取材:「完全是大開眼界!沒想到在外國,人們寫香水評論,像寫影評、食評般普遍。文字和香氣,原來能結合在一起。」受此啟發,她養成記錄香水味道的習慣,寫着寫着,就創立了「聞香記」專頁。

用生活片段調製己香

有的人聽到的同時,會看到對應的色彩;又有的人聞到氣味的同時,會感到溫暖、涼浸浸或輕柔的撫摸。而鼻子靈敏的笑喜,能聞得到意象、回憶與情緒,印象深刻的,便調成香氣,承載故事;譬如「朝露」、「霧中」、「雨後」、「花魁」,各被賦予詩情畫意的名字。

二◯一六年中秋,她配出最愛的那枚又圓又亮的月:「『滿月』誕生在一個情緒波動的晚上,賞月後,有感必須用香氣,記錄瀉地月光、微涼秋風,以及那種看似孤獨,還有圓月陪伴的感覺。」她把小花茉莉、沒藥、乳香、西伯利亞冷杉、銀艾、佛手柑、岩玫瑰、 檀香等約二十種精油,層層疊疊地揉捏起來,詮釋「我的孤獨被理解」的療癒感。笑喜喚我輕嗅,微苦微甜,恰如人生。

問及創作香氣的靈感來源,笑喜堅定道:「來自生活片段,並無刻意。」有時,她會細思各款精油帶給她的不同情緒;有時,只因那氣味似曾相識,能牽引她穿越時空,再經歷某個美好場景。調香之初,笑喜自言非常偏執,總想配出別具一格的香氣:「人人都愛獨特, 我也是。初期總想用盡每種高級精油,調得氣味不香不臭,充滿稜角。」後來她學懂專注當下:「一路感受,觀察自己對不同香氣的反應,從而了解自己更多。而香這一作品,跟人的狀態息息相關。我真的要活好自己的生活,才能做出好的作品。」愈活得自在,所調氣味亦愈柔和,摩挲出溫潤光澤的樂音。

笑喜會根據客人分享,了解其性情及想解決的煩惱,調配專屬香氣。
笑喜會根據客人分享,了解其性情及想解決的煩惱,調配專屬香氣。

當音療遇上芳療

為客人調香、辦香氣沙龍、參與音樂會的氣味製作⋯⋯熱衷嘗試新事物的笑喜,調香路上,充實寫意;其中一項她特別喜愛的活動,是香氣頌缽。每次舉行,笑喜都會特調複方香氣,讓參加者沉浸在滿室幽香;待身心放鬆,她就靜心敲缽,提供穩定且和諧的療癒頻率。笑喜認為頌缽是一個旅程:「頌缽音頻的震動,彷彿能穿透身體,進入內核,使人沉靜,或釋放身心疲累,或清理淤塞情緒。」現代科學有說頌缽所發出的高頻泛音(Overtones),人耳雖然無法辨識,但可繞過意識,直接與大腦對話。其時腦波將處於α(Alpha)波,身體放鬆而意識清醒,開啟自我療癒機制。

頌缽前,笑喜會帶領眾人進行呼吸練習,一切重在呼吸:「世間有林林總總療癒方式,萬變不離其宗的,是練習呼吸。我們一緊張便會閉氣,思緒七彎八拐,唯有一呼一吸,才能自然地回到當下。」為什麼是呼吸?「因為從出生到死亡,無論你在何方,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最基本的呼吸。人人都能做到。」

開在手背或擦在身體上的,有春日的溫暖花朵,仲夏的陰雨綿綿,秋涼熟透的果實,及晚冬的雪霽初晴。有些人嗅到,不自覺會流淚:「記得最深的,是有參加香氣頌缽的女生,聞着香氣,頌缽聲一響,就淚流滿面。她說那種氣味,讓她想起母親;母女相處曾有摩擦,當刻,她非常想念對方。」笑喜恍然:「應該是因為,精油可以誘發內在情緒、勾起回憶,或昔日未處理好的憾事。」

新年將近,問笑喜會推薦哪幾種香氣,寄語讀者春暖花開的日子不遠矣,她莞爾一笑:「活了這麼久,我覺得所謂『新一年新希望』都是假的。重要是接受每一年的自己,無論狀態是好是壞,忌與之搏鬥。Don’t kill the messenger,不要遷怒於情緒。」灼熱也好,暗沉亦罷,總有天會淡去,化作微風中輕顫的水漣。呼入憋了太久後的第一口氣息,將是花草的香。

謝笑喜

調香師,天然香氣品牌 「聞香記」創辦人。做過十年多旅遊記者,從城市走到田鄉,為大自然所觸動。二〇一三年,少時喜愛嗅聞氣味的記憶被喚醒,開始學習芳療。離職後專注調配精油及香膏,盼分享醇香之療癒。近年多與其他心靈導師合作,亦跨足藝術界,替音樂演出設計香氣體驗。不時舉辦的活動有香氣頌缽、香氣沙龍、調香班、期間限定市集等。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