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若瑟」自由之風育成歌手科學家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香港名校

「聖若瑟」自由之風育成歌手科學家

自由 叫我能翱翔

當筆者問起「聖若瑟」校友,母校對他們 的影響時,答案都不約而同說是「自由」,給予空間讓他們能隨心所欲地發展。在這片自由之地,也成為中大醫學院盧煜明教授及身兼牙醫與歌手的許廷鏗,邁向科學及音樂領域的起步點。

盧煜明說聖若瑟的兄弟關係密切,還相互影響。一個師弟受他舉辦的醫學講座啟發, 考入醫學院並成為他的同事。(李浩賢攝)
盧煜明說聖若瑟的兄弟關係密切,還相互影響。一個師弟受他舉辦的醫學講座啟發, 考入醫學院並成為他的同事。(李浩賢攝)

當時不我與時……

盧煜明因發明無創產前診斷技術,被認為是繼高錕之後,最有機會獲得諾貝爾獎的港產科學家。他的科學路始於小學,1975年畢業的他,從小就喜歡看科學雜誌,小學由較顯淺 的《Discover》起步,到中學看《Scientific American》。「聖若瑟讓我自由發展,沒有太多管束,即使未必得到認同,我也可隨心去追求感興趣的事。」他兒時愛看科學雜誌,並不是父母或老師強迫他去看的,一切乃是從心而發,就算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同儕分享興趣,也無阻他對科研發展的一團火。

要知道走在科研路,總在波折中跌蕩,有高有低,故擁有一顆堅毅決心才是人生致勝之道。「我剛嘗試研發無創產前診斷技術時,沒有人想到可以做到。到開始有成果,別人也不 覺得是件重要的事,大多公司都不要我的發明專利。」由小學萌芽追求所好的精神讓他堅持 下去,「全世界覺得不重要,我也沒所謂。只要我覺得這是有趣,我就去研究。」而勇於追求所想就是這羣勇者校友成功的第一步。

年少時的盧煜明除了喜歡科學,在父親影響下亦愛上攝影。(受訪者提供)
年少時的盧煜明除了喜歡科學,在父親影響下亦愛上攝影。(受訪者提供)

科學家原是「頑皮仔」

架着透明鏡框眼鏡的盧教授,舉止溫文爾雅,不徐不疾。但當筆者聽他說起小時,曾因 跟同學打架而被校長體罰的故事,確實很難想像當年他那好勇鬥狠的模樣。而回味起小時調皮事,淡定穩重的盧煜明,臉上也不禁展現輕鬆笑容。他說由於唸幼稚園操行只有丙減,有小學校長曾在面試時問:「為何這小孩如此頑皮?」而拒收。或許,當年校長Mr. Yung眼見他聰穎,又或出於教會學校有教無類的精神, 反而不介意他的操行成績而決定取錄他。

但別以為這位影響世界的科學家在唸書之 途上,便是一帆風順。他指除小一時考上第一 名外,往後數年因人較散漫,成績只屬一般, 甚至有次小息,他還跟同學在操場打架,由於當年容許體罰,出名嚴厲的校長Mr. Yung動用籐條侍候。直到高年級,綠苗漸長,開始發𡚒讀書,及後更直升聖若瑟書院,成績便一直名列前茅,更負笈英國深造。

此外,盧煜明也分享一件鮮為人知的事。 在牛津攻讀博士時,很多人猜他定是連續好幾天 廢寐忘餐閉門專心研習。但其實他的專注力很短,每次讀書只能專注十五分鐘,然後就要走走或想想別的事。不過他在那十五分鐘卻非常專 注,又說他每次讀書也會當是最後一次,故十分認真地看,而這讀書小秘訣更令他屢獲佳績。

盧煜明說從前他是上台領獎的一個,今天回來角色對調,以嘉賓身分負責頒獎給學生。(受訪者提供)
盧煜明說從前他是上台領獎的一個,今天回來角色對調,以嘉賓身分負責頒獎給學生。(受訪者提供)

回校等於回家

對盧煜明來說,母校猶如另一個家。現時最親近的好友都是從小學到中學認識。即使投 身社會,依然經常遇上同門的師兄弟,讓他倍感親切。「以前醫學院請我的院長李川軍、醫管局主席梁智仁、中大前校長高錕均是校友。」 他明言學校和家庭是他成長的重心,「我覺得如果沒有聖若瑟就沒有現在的我。回來母校就等於回家,是很自然的事。」

Alfred說他小時其實常黏着媽媽,小學生涯都是圍繞在灣仔區成長。
Alfred說他小時其實常黏着媽媽,小學生涯都是圍繞在灣仔區成長。

唱歌路上的假想敵

「曾經很想去長大,可惜光陰過得太快」, 許廷鏗(Alfred)《重新長大》中的一句歌詞, 反映他事隔多年重回母校的心聲。由2000年畢業的小人兒到今天昂藏高挑,回到校園霎時覺得課室裏的桌椅就如進入小人國。從幼稚園、 小學到中學「一條龍」直上的Alfred,有些好友已從聖若瑟幼稚園一起結伴成長。因此《重新 長大》的歌詞是他與另外七位「St Jo仔」共同填寫,這足見證他們難能可貴的兄弟情。 Alfred更說其中一位是自幼稚園便認識的同學,是兒時歌唱的假想敵。「他姓禤,我們的英文姓氏分別是Huen及Hui,故我們的學號也是11號和12號。音樂考試時要不我跟在他後面等着考,或者二人同組一齊考,而那同學是被公認唱歌很動聽,所以引發了大家的良性競爭,而我的音樂路相信也是從小學的好勝心開始吧!」

(上左一)Alfred小學時參加了不少活動,包括童軍、足球及合唱團。(受訪者提供)
(上左一)Alfred小學時參加了不少活動,包括童軍、足球及合唱團。(受訪者提供)
供)

無心插柳竟成蔭

許廷鏗曾勇奪多個音樂獎項,但原來家人 看見他踏上舞台唱歌,總是覺得奇怪。因從小 他哥哥較他更熱愛唱歌,真沒想到反而是他最後成為歌手。「現在細想昔日,發現跟唱歌結緣 都是從學校而起。」他最印象深刻是哥哥在小學畢業禮的音樂劇《Joseph and the Magical Dreamcoat》上擔任主角,那時小四的他坐在媽媽大腿觀賞,還拿着「傻瓜」照相機替哥哥 拍照,一邊期盼有天能像哥哥踏上舞台。沒想過這一念,夢想最終能成真。 早前,Alfred為校慶活動在台上高歌,重遇唸小五時的音樂老師Miss Tam,不禁憶起當年在她面前演出戰戰兢兢的模樣。「Miss Tam 的循循善誘,替我建立音樂底子。」他更在台上公開感謝老師的栽培,皆因他毋忘自己音樂 路的根源,而Miss Tam也上前跟他握手,足見那份不言而喻深厚而難得的師生情。

Alfred指他第一次鋼琴表演是在學校發生,是在Miss Tam面前彈奏《給愛麗斯》。
Alfred指他第一次鋼琴表演是在學校發生,是在Miss Tam面前彈奏《給愛麗斯》。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香港名校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1/JD6A362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