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白色恐怖 老師有口難言 :「楊局長用把『隱形的刀』箝制學校,讓老師很疲倦。」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教育界的白色恐怖 老師有口難言 :「楊局長用把『隱形的刀』箝制學校,讓老師很疲倦。」

過去半年,香港人經歷了一場前所未見的反修例運動,為人師表的有口難言,憂心如焚。

當學生缺席課堂原來是被警察拘捕了,當催淚彈射進操場內,師生飽受健康問題困擾,當白色恐怖在校園內無所遁形……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出會嚴懲「違規」老師,若學校不配合調查,甚至校長支持教師行為,會被局方取消校長資格。

今時今日,做教育工作,面對數之不盡的難題,百上加斤。校園就是每位教育工作者的前線。我們請來兩位教書年資超過十年的中學老師,談談半年來的體會。

穆老師(化名)試過陪伴受傷學生到醫院,聽過家長的嚎哭。「從前是老師教導學生,但是今次不同了,我反而要多謝我的學生,是他們用他們的青春,用他們的前途,為我們爭取。」

陳老師(化名)則將昔日帶校隊所考取的急救牌,應用於抗爭現場,幫過無數年輕人治理。當教師高薪厚職,站得太前,敢於發聲,不怕受到局方或校方秋後算帳嗎?「不要為五斗米折腰,即使要乞食,腰骨都要挺直。我作為一個老師,教導學生一個正確價值觀,勝過究竟我每個月有沒有幾萬元收入。」

不用想得太複雜,保護學生,有教無類,是老師堅定不移的立場。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1/20200105-teacher-v0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