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話:有關人生這盒桌遊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桌遊人生,當局者清

編者話:有關人生這盒桌遊

阿風小時候常和爸爸下象棋,阿風只贏過他一次。

小時候自幼稚園下課,喜歡和同學在公園蹓躂,待家人來接,若當天剩我一個落單,便會去看公園裏的老人下棋,看他們在棋盤上如何龍飛鳳舞,領兵天下。

那時,舊式的公園中都會擺放幾張刻上楚河漢界的棋盤石桌,供社區長者帶來私伙象棋對壘下弈。當時只有四五歲的我固然不懂什麼棋術,只是湊熱鬧地在旁觀察老人們臉上戲劇化的表情:棋盤宛如戰場,佔上風的棋家總是藏不住上揚的嘴角,他們顯出了耐心,又忍不住意氣風發地的嘴臉,而形勢稍差的一方則是舉棋不定,皺眉沉思,一言不發,在臉上掛上無法翻盤的無奈。圍着棋桌看戲的人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提出意見。「嘖,你下這一步的話,不出三步便會輸!」「咦,這一步下得不錯,接下來有好戲看了!」,無不以為自己岡目八目,總要在棋盤邊指手劃腳,有時意見太多,叫局中人氣得跳腳,不得不下驅散令。

後來老人們教我玩規則簡易的盲棋,我跪坐在石椅上,湊合着聽。直到現在,走過棋桌已經消失的公園,我還是憶起當時公園裏的風聲樹聲,太陽西沉,還有吃掉別人棋子後將其握在手中的感覺,想到「楚河漢界」是人們集體建立的新的世界,我們在裏頭脫離現實,又仿照真實人生一樣找尋目標,接受約束,遵守規則。

也許遊戲原本就是一大羣人一起發着同一個白日夢。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桌遊人生,當局者清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1/JD6A1484-e154115529498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