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絕望管理

04.06.2020
圖片:法新社

一國兩制天天凌遲還嫌不夠,中共要再捅一刀,强行為香港移植惡法。去年送中不成,今次索性「中送」—直接將中國法律送上門,在港成立強力部門,「維護國家安全」。這才不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因為暴政必定陸續有來。港共傀儡靠邊站,中共老大哥自己出手,教育、傳媒全方位打擊,就是以絕望作管理手段,震懾抗爭者,令人沮喪放棄,最終認命不抵抗。

另一種絕望管理,則是海洋公園式,說的是管理層令人絕望,廢到無可救藥。海洋公園瀕臨倒閉,可以說是香港大敗局的縮影:本來是吃四方飯的地方,在國際有聲譽和吸引力,漸漸卻變成「背靠祖國」,只迎合單一市場。有能力的管理人被迫走,靠裙帶關係的庸才上位,管理水平每況愈下,終至爆煲。

海洋公園申請五十四億元撥款,當中三十一億是為了還債給中國銀行。走筆之時,財委會仍在審議,但撥款必定獲批。政府已打開口牌,決定海洋公園會脫離主題公園發展模式,縮小園區,不再興建機動遊戲,發展「保育和教育」云云,並引入私人企業投資。一盤蝕錢的生意,誰會來「投資」?估計將會有中資以白武士姿態「打救」香港,最後或變成喜帖街式保育/地產項目「自負盈虧」,商人袋袋平安,「保育?教育」就由納稅人埋單。

跟香港局勢一樣,海洋公園也應要置諸死地而後生。除了因其經營不善而要納稅人倒貼外,公園以動物表演做賣點根本不合時宜。真正的保育怎會是繁殖動物去賣藝?微薇小時候看過海豚表演,當時未有保育意識,只覺新奇有趣。但當動物權益的概念抬頭,再認識到所謂的海豚訓練根本違反動物的自然行為,每天表演無休只是勞役。真正愛護動物之人又怎會視之為保育或教育?

保育的潮流是提倡反圈養,美國保育組織Empty the Tanks於二〇一三年成立,宗旨是希望結束全球囚禁鯨豚作觀賞之用。它們每年五月皆舉辦「反圈養日」,號召各地舉行活動要求停止囚禁鯨豚,今年無奈因疫症取消活動。不少重視動物權益的國家或城市皆有立法限制圈養或繁殖,如去年六月,加拿大通過禁止再有鯨豚圈養、繁殖及進出口的法案。

正如馬戲團也可以淘汰動物表演,要了解鯨豚,採用科技便可以兼得觀賞和保育之樂。去年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聯同科學館舉辦《Free D鯨豚互動展》,以數碼投影方式展出五種鯨豚。參觀者可與鯨豚即時互動,如指示牠們轉圈、搖頭等,保育人員再講解各種鯨豚特性及遇到的生態威脅等。創製這套系統的日本人河合晴義希望透過鯨豚互動展,令兒童學懂尊重生命,最終令圈養動物的水族館失去價值而消失。

雖然現在的香港人一如受圈養的海豚,困在池中無出路而感到絕望。但港人畢竟沒有像海豚般和同伴隔離,我們還有彼此,過去近一年來,大家一直在抗爭。不是因為有希望而抗爭,而是要抗爭下去才能看到希望。面對極權以絕望作管治手段,我們要做的是管理自己的絕望。可以灰心一會、氣餒一時,然後再重新振作,緊守自己的專業和日常,繼續抗爭!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91/MPW2691_B071-079_006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