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不棄 舊衣重生革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不離不棄 舊衣重生革命

29.08.2019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眼前一卷卷粗紗質感鬆軟,很難想像它們的前身是舊酒店牀單、過季時裝,還有製衣廠剩料。這些紡織棄品來到大埔這家環保紡織廠後,經過連串工序,竟能製成纖維原料,重新進入生產線,扭轉它們淪為垃圾的命運。

舊衣來到廠房先經臭氧消毒,再以人手剪去鈒骨位、鈕扣、拉鏈。
舊衣來到廠房先經臭氧消毒,再以人手剪去鈒骨位、鈕扣、拉鏈。

急救紡織棄料

速食時裝近年為人詬病,我們都知道每生產一件衣物耗水量大、染色過程排出的化學染料、還有種棉花時所用的農藥造成環境污染。本地製衣企業龍達紡織有限公司在十年前已意識到這問題,開始研究改善生產技術。兩年前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合作,研發出一套自動循環再造系統,把大批連鎖時裝店賣不出的成衣,重製成粗紗等製衣原料。

再造過程毋須耗水,每日最多可處理3噸紡織品廢料。
再造過程毋須耗水,每日最多可處理3噸紡織品廢料。

「原本我們只為處理自己工廠的紡織廢料,因為製衣過程中,總會有不少原料從機器跌出來,以前只是全都『掃埋一邊』扔掉,其實它們都有價值,例如Cashmere(喀什米爾羊絨)、羊仔毛。」公司主席曹惠婷(Ronna)說,他們在珠海設有製衣廠,不過專責回收循環系統的廠房則設於大埔。以往她跟不少連鎖時裝品牌合作,「其實很多公司在多年前已開始尋找可持續發展衣料,例如有機棉花、回收再造的纖維,upcycling不是我們發明,我們只是參與這改革罷了!」

不耗水不排污

這套系統名為The Billie System,最大賣點是毋須用水、不會排出廢水,亦不會釋出有毒化學物質。他們先從不同品牌回收大批合適衣物,為確保能生產高質素原料,回收衣物的先決條件是百分之五十的成分屬天然纖維,例如羊毛、絲、棉,牛仔布和皮衣則不適用。而且最好是同色同款的衣物,每次重量達100公斤。Ronna解釋,比起不同款式和成分的衣料,這樣處理較有效率,而連鎖時裝品牌每年都有衣服賣不出,如果一個區域有十多家分店,每間分店隨時有過百多件同款倉底貨,100公斤不難達到。

無論是牀單、舊制服還是成衣,都可以重造成一卷卷的粗紗用來製衣。
無論是牀單、舊制服還是成衣,都可以重造成一卷卷的粗紗用來製衣。

舊衣運到廠房後,先經過臭氧消毒,系統會從空氣中抽取氧氣,加壓轉換成臭氧。消毒後的衣服要以人手裁去鈕扣、拉鏈、鈒骨位;然後機器會根據衣物顏色分類,再把衣物剪成布碎、梳成纖維塊,經過兩次紫外光消毒後,再拉成纖維條,最後拉捲成粗紗,便可以運去珠海的工廠加工,重製成製衣原料。

除了自家製衣廠用剩的布料、時裝品牌的倉底貨,紡織品棄置物還有很多。有航空公司曾將舊制服大批交給他們,亦有酒店把大批白牀單、被套交給他們重製成雪白粗紗,「由於酒店用料要求很高,會為用品定下壽命限期,所以這些牀單質素很高,以往部分會裁成細張,交給廚房做內部用的桌布,不過有時用不完也要扔掉。」

這套系統能處理的紡織品比想像中多,但當然仍未能解決燃眉之急,Ronna坦言:「2017年,每日有370噸紡織廢料運送到香港的堆填區,我們工廠暫時只有三條生產線,每日最多只能處理3噸,即是不足百分之一,最重要的,還是人們改變消費心態,謹慎購物。」

曹惠婷認為要解決紡織廢料過多,先要改變消費者習慣。
曹惠婷認為要解決紡織廢料過多,先要改變消費者習慣。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bkb.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8/tan190815eugene-0017-e15671496723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