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說】動物倫理課:吃肉的人就不配談愛動物 動保的道德底線應放哪一水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非人說】動物倫理課:吃肉的人就不配談愛動物 動保的道德底線應放哪一水平?

04.03.2021
曾琬淋
網上圖片
Nenets live in -40C (-40F) in tents, or "Yurts", in the Arctic tundra outside the city of Naryan-Mar in the Russian Nenets Autonomous Region.  
Their main livelihood is  reindeers -- they sell the meat to sausage factories and the antlers to China for use as traditional medicine including aphrodisiac.

(編按:近年社會普遍更重視動物保護政策,城市人們對動保的意識有增無減,然而在不少的道德議題上仍然未達共識,翻閱書藉《何以愛物——動物倫理二十講》,作者嘗試解構二十個社會對動保的迷思和爭論點,從此二十講開展動物道德理論的對話,此為書中其中一講:「我可不可以在關心動物的同時,亦吃肉和使用來自動物的產品和服務?」。)

X

不穿皮草,不看海豚表演,對大部分人來說都不會很困難,而且亦有省錢這一好處。但肉食文化尤其「深入民心」,很多想幫助動物的人也過不了吃肉這一關。我不會用花言巧語哄騙大家,從吃肉轉為吃素的確是大工程,在心理上和操作上都需要一點適應期。除了生於素食家庭的「天生素食者」外,很多人都是當了多年的吃肉者和動物使用(剝削)者後,才漸漸關注到動物的待遇,開始意識到並會反思自己與動物的關係。因為肉吃多了,所以開始注意到盤中肉的來源。動物使用者漸漸有了關心動物的情感,是十分正常。但這情感來了之後,不代表我們自然便能輕易改變多年來的生活習慣。所以,有些人在面對這種兩難時,會選擇控制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改變自己的行為。我們會告訴自己:反正我幫不上忙,別管了,大家都這樣吃肉,沒事沒事。

西班牙辣肉腸──即Chorizo,將煙紅椒粉、蒜頭等醃製過的新鮮手切豬肉,連同肥膏釀進豬小腸衣,再經煙燻及風乾。($200/4條)

但變得麻木是不是唯一出路呢?吃肉者是不是便沒有資格去幫助動物呢?我們都怕被稱為偽君子,所以很多人以為,如果我做不到徹底不傷害任何動物,那我便稱不上愛護動物,反正我都稱不上愛護動物,便無謂去嘗試幫助任何動物。這其實是無建設性的完美主義。我反而想送給仍在吃肉的讀者們兩個好消息。

一、你可以在關心動物的同時,亦適度地吃肉和使用來自動物的產品和服務,不一定要壯烈犧牲往日的「享受」。

二、幫助動物的方式有上百種,每個人都有能力,包括吃肉者和衣櫃裡仍有皮草的人。

page-2-image-8

我深知以上兩點聲明很容易惹來批評,因為在理想世界裡,關心動物的人是不可能為了暫時的享受而永遠奪去一隻動物的生命。但我們不是住在理想世界裡,在這地球上,我深明許多人並不心懷惡意,他們想關心動物,哪怕只能以微小的方式。他們也因為各種原因和壓力,未必能付出更多。如果動物保護運動不願降低門檻,從第一天便把這些人拒諸門外,那實屬不智。

在現今背景下,只要動物的感知能力有被認真考慮到,而牠經人類飼養時得到了適當的尊重和愛護,被屠宰時的痛苦被減至最少,那麼使用該動物作為資源甚至食物,也不算大罪過。「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也有所吃,有所不吃。而判斷為與不為、吃與不吃的準則,我的回答是視乎動物被取用時,人類有沒有顧及到動物是有感知的資源。
parent2

如果我跟大家說:「你們要不就從現在開始停止吃肉,不然就不是真心關心動物」,這也太令人沮喪了。事實上,我們不必把自己和他人推入這個困難的境地。如果大家無法完全停止吃肉,可以盡量選擇購買標明採用自然放養方式的動物產品。如果所處的地方很難找到這種產品,那麼至少試試減少每餐的吃肉量,或者增加吃素的頻率。就算我們只是偶爾才吃一兩頓素食,或只是日常三餐減少吃肉的份量,這樣已經很好。如果你決定每週一天吃素,另外六天「如常」,也非常好。

其實,每當有七個人決定每週有一天吃素,那麼這七個人加起來的影響,便已經等於一個素食者。而每當有四個人決定每週兩天吃素,他們的影響更是要比一個素食者大!沒錯,一些動物仍然會因為你每次吃肉的決定而受到傷害,但同時你每次減少吃肉的決定也拯救了一些本來不會被拯救的動物。所以,這樣做的你並不是偽君子,那些質疑你而自己卻不行動的人才是。

dsc01234

有時候形勢所迫,在某些情況下大家可能覺得自己「必須」跟其他人一起吃肉或動物製品。我的建議是,沒關係。筆者也是一個彈性素食者,可以的話我盡量吃蔬食,但有時也吃肉。彈性素食者對動物和環境的幫助當然比不上純素食者,可是兩個彈性素食者或者「半素食者」所帶來的改變,要比一個純素食者大,因為這兩人會各自影響自己的社交圈子內的親朋好友,而一個純素食者頂多只是一個影響點。所以,我從不在純素食者面前覺得慚愧,因為我等於了零點七個他!

“The Future Sausage”一書記錄了不同昆蟲及素食香腸設計配方,可於其官方網頁訂購。
“The Future Sausage”一書記錄了不同昆蟲及素食香腸設計配方,可於其官方網頁訂購。

而且,我雖然只是零點七個素食者,但我所寫的這本書可能會在讀者心中播下種子,讓一部分讀者有天成為純素食者或者零點九、零點四、零點七個素食者。若然我當初因為自己無法成為不折不扣的純素食者而自卑沮喪,完全放棄為動物出一分力,這本書也不會面世。所以,其實素食與肉食之間,還有很多各人可以舒適站立的位置,大家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發揮作用。

身邊常有朋友與我反映,想試試吃素但發現很難持續,尤其是外出用饍時,素食的選擇始終比較少。我則會回應道:能選擇吃素或想吃素的時候,才吃素便可,不須做到百分之百。每一頓的素食,你都已經拯救了一些動物。就算大家真有成為純素食者的心,也要知道大部分純素食者都不是一步登天,某天睡醒便不再沾染腥葷,這是極罕見的。所以,不要因為自己偶爾大魚大肉了一頓,便因自責而徹底放棄。跟朋友出去吃飯,偶爾吃了一頓很多肉的火鍋後,何不在接下來的一星期裡吃幾頓素食?肉吃多了,之後便少吃點肉,沒什麼大不了。

電影《Carnage: Swallowing the Past》以偽紀錄片的形式探討素食和肉食的議題。
電影《Carnage: Swallowing the Past》以偽紀錄片的形式探討素食和肉食的議題。

同樣地,如果有朋友找你去看動物表演,而你難以拒絕,也不用太難過。雖說每個人的行為都有影響力,但是去那一次半次也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反而,我們可以試著利用機會,引導朋友去思考一下動物表演的道德問題,又或者自己也可以趁機好好思考一下!另外,如果有人送象牙、皮草等野生動物製品給你,也不用板起臉。你可以謝過他們的心意,有機會的話便溫和地告訴他們這些物品背後的故事。如果當時實在無法拒絕或表達立場,不妨之後捐款予應對這些問題的動物保護組織,嘗試「補救」。你接收的皮草可能毀了兩、三頭貂的一生,但你可以在之後用資源或行動去拯救兩、三十隻,甚至兩、三百隻貂免於厄運,以作補償。

面對關心動物和剝削動物的兩難,我們可以採用以上種種的折衷方法去自處。其實,在很多情況下我們仍有作出選擇的餘地,不一定要違背良心或者變得麻木不仁。無論用什麼方法也好,不要選擇扼殺自己對其他生靈的同情心。

9789620447747_cover_3d-2

書本資料:

《何以愛物——動物倫理二十講 封面》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作者:曾琬淋

定價:98元

曾琬淋
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