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一生推!展出松本大洋、井上雄彥等漫畫珍藏 「紙本分格」開設實體店:相信漫畫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漫畫一生推!展出松本大洋、井上雄彥等漫畫珍藏 「紙本分格」開設實體店:相信漫畫

zbfg2
採訪:黃靜美智子、袁源隆

在《SLAM DUNK》的最後一場湘北對山王的全國大賽中,受傷後仍堅持上場的櫻木握着晴子的肩膀,對她說了一句經典台詞:「非常喜歡,這次絕不說謊。」相信這份熱愛,同樣是專頁「紙本分格」兩位版主對漫畫的愛。

X

二人用業餘時間經營專頁六年,分享所有與漫畫有關的主題,從分鏡中的效果音描繪,到宏大題旨的探討,動畫化、原稿展等欣賞,引起熱烈討論。三年前,他們開始參與漫畫設計,為松本大洋設計特集海報,與本地漫畫家合作出版作品。最近,他們更開設實體店,店內每個大大小小的角落都盡見他們對漫畫的熱情與愛,既有推介新書,也展出部份絕版珍藏,只供店內閱讀。從開專頁走到開實體店,「只是想介紹我們喜歡的漫畫,相信我們喜歡的作品也會有人喜歡。」

「紙本分格」開設實體店,店內掛上不少海報,也有絕版漫畫及畫冊,都是ET(左)和Karman 的珍藏。
「紙本分格」開設實體店,店內掛上不少海報,也有絕版漫畫及畫冊,都是ET(左)和Karman 的珍藏。

漫畫迷的育成

Karman和ET同樣自小熱愛漫畫,到漫畫店租看實體漫畫書,上堂和同學輪流交換看完一本又一本。談到入坑作,ET拿起一本略舊的漫畫書《消防員的故事》,那是她小時候到阿婆家吃飯時,在舅父房間的漫畫角落裏發現的作品,「是剛開始看漫畫的時代,好鍾意呢個moment,好開心。這是我最鍾意的故事,以我現在的年紀看,都是普通熱血故事,但當時覺得點解漫畫都學到嘢,好犀利!好認真講簡單滅火理論,火場遇到的閃燃,我覺得好勁,同媽咪講我喺漫畫學到嘢。」

至於Karman則說《新世紀福音戰士》對個人最有影響,那時他正值和碇真嗣相若的年紀,「好投入去理解真嗣所想的,又覺得他好似自己。作品講細路如何成長為大人,或者爭取父親的認同感。如果用好自私狹窄的世界去想,他想做的是給父親看到:你需要我其實是需要我去駕駛EVA,不是需要本身我這個人。父母的看法就是當時會思考的東西。」當時他趁電視台播放EVA動畫,更用錄影機錄起每一集,不斷重看錄影帶。

而二人結識,也是因為漫畫,或者說,因為井上雄彥。

Karman的年代正是NBA與《SLAM DUNK》同時狂熱的日子,加上自己打籃球,所以開始對井上雄彥十分着迷。2010年,他到仙台看井上雄彥另一套作品《浪客行》的展覽,「他類似將《浪客行》的結局,武藏臨死前的一日,畫了出來,加上井上跟據展覽空間再放不同比例的作品,就像觀眾走進漫畫裏。其實是講武藏到頭來最執著的是什麼,最要放下是什麼。」最後武藏走過沙灘,Karman也隨之踏過展覽內鋪出的沙路,步出場館後,他就與朋友相擁而泣,「那是我唯一看到喊的展覽。」

後來他帶着這份感動回港,決定在工作室內也辦一個活動,介紹《浪客行》給更多人認識,而ET則是其中一位到場參觀的觀眾。她也是因《SLAM DUNK》而愛上井上雄彥,更儲下錢來買DVD、畫冊。二人從此一拍即合。Karman和ET的正職同樣是設計師,分別經營井上雄彥和松本大洋有關的專頁,後來成立了「紙本分格」,不再專注於一個漫畫家,話題更廣闊,ET坦言:「我們本身做設計,就想告訴人如何去欣賞實體書,例如釘裝、封面、字體,印刷。人們懂得欣賞,便會明白漫畫書的價值。」

Karman花了幾年時間,終於收集了全套《SLAM DUNK》紀念發行一億冊的日本全頁廣告剪報。
Karman花了幾年時間,終於收集了全套《SLAM DUNK》紀念發行一億冊的日本全頁廣告剪報。

支持實體漫畫書

Karman認為,捧着漫畫書追看,還是與網上看漫畫很大分別,「至今看得最投入的還是實體漫畫書。上網睇個mon,唔只一個tab,好分心。但睇漫畫書,書就是你唯一的空間,拉近放大,定睛一格就hold住,這種和書的溝通,是網上無法取代的。」像ET,自言無法長時間看手機或電腦熒幕,卻往往能花上半天很集中地翻揭漫畫,逐格細看。

在漫畫網上,讀者能很快追看到作品最新一話,可以緊貼劇情,譬如近期網上討論熱度最高的,必屬即將迎接最終話的《進擊的巨人》,Karman笑言也怕劇透,「現在比起以前已經好好。動畫第二日已經有正版中字,我們以前怎會幻想到。我們剛好經歷到所有科技的變化,由56K到WI-FI,雖然都是年紀問題。」但當年井上雄彥出《REAL》,後來出過幾話便停,至今Karman都沒有上網看,等出書才一次過看,「選擇性最大的是他有沒有中文版的單行本。而且,老套嘢囉,你要俾錢㗎嘛。」付費閱讀,尊重原作者,ET提到台灣電子書發展成熟,上網試讀一、兩話,覺得好看再付錢解鎖續看,「你唔俾錢,人哋就生存唔到。」

有趣的是,除了買書定價外,他們這次開店,不是按傳統租漫畫店般每本計錢,也不是漫畫Cafe按小時計,而是自由定價,負責「管數」則是四葉與紙箱人阿楞,Karman:「我們較難實行收費,所以你上來看完,覺得幾錢就幾錢。」被問到開漫畫店是否漫畫迷的夢想?ET大笑起來,說從來沒想過,Karman則笑說跟小時候的想像有出入——「以前細個睇,嗰條友看鋪都係坐喺度睇書嘅啫。我到現在都未試過呢樣嘢。」

日本漫畫家松本大洋為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短文《かないくん》製作繪本,ET佷喜歡松本大洋的畫風,也很欣賞這繪本的印刷工藝。
日本漫畫家松本大洋為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短文《かないくん》製作繪本,ET佷喜歡松本大洋的畫風,也很欣賞這繪本的印刷工藝。

推門而進,會看到雪白的牆上貼滿不同動漫海報,如《AKIRA》、《乒乓》、《惡童當街》,其中《松本大洋特集》海報,正正是出自ET的手筆。因為ET鍾情松本大洋的作品,在專頁孜孜不倦地寫介紹賞析,遂受到台灣大塊文化合作邀請,為《松本大洋特集》設計海報。他們更印製香港獨有的《乒乓》絲印特大海報,有次去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她就拿着這張海報找作者簽名。

新書店的豬肉枱上,有不少港台漫畫集,其中包括他們自家出版的作品,「紙本分格漫畫計劃」的初回就找來本地創作人麥少峯合作,推出《灰飛不滅》漫畫合集,也是漫畫家的首部作品。又因為一次在機場偶遇柳廣成,ET上前膽粗粗搭話,聊漫畫,談印藝,促成後來的設計印刷合作,如《Cube Escape: Paradox》。最近也宣布「MANGAAKS」Vol.1找來漫畫家利志達創作超短篇漫畫,甚至舉行展覽與簽名會,Karman表示:「好多事情都是一步接一步地發生。這個年頭愈來愈少人買書,那就思考如何提高書的價值,呈現書的獨特性,譬如裁切位,要實際印製出來才看得到效果。現在網上出了『條漫』,就是為熒幕觀看的方便,但這和書可以是分開的。只是找合適的媒體去做,沒有牴觸的。」

除了追看日漫,他們也留意本地漫畫,與不少本地漫畫家合作,如麥少峯、柳廣成和江記。
除了追看日漫,他們也留意本地漫畫,與不少本地漫畫家合作,如麥少峯、柳廣成和江記。

神作與經典

二人閱讀口味有點不同,Karman多看大眾流行,ET則偏向小品,如推介曾耀慶新作《說故事遊戲》。談到作品,他曾推介對方看EVA,結果被回敬「嘥時間」,ET解釋,只不過因為自己現在的歲數不再合適看,就像厭惡十幾歲的自己,個個十幾歲都係咁。他也明白,「如果現在看真嗣,你揸咪揸,唔揸咪走囉!說到尾是你看得有沒有投入。」

漫畫迷總是熱中於爭論,哪部是神作,是經典「一生推」,哪部只是吹捧出來,完全不入流。在「紙本分格」的專頁上,他們不時和網民交流對不同作品的見解心得,例如當年有讀者留言,說《排球少年!!》是必看,更形容是「這個時代的《SLAM DUNK》」,此話令Karman尤為觸動,決定一睹作品的精彩,「我想要看看它有幾厲害,不是挑剔,一來《SLAM DUNK》已經存在廿幾年,不可能超越一個前面。因為有前面的出現,有好多東西都會來自它的影響。」他看《排球少年!!》,發現《SLAM DUNK》的影子,例如及川像仙道,牛島就是牧,Karman甚至笑說:「去到日向忽然發燒,咪就係櫻木受傷囉。他寫日向後悔,然後成長,在職業賽上和影山對戰,平起平坐,但沒理由,在熱血漫畫裏,發燒都繼續打啦,櫻木條腰斷咗都打啦!」不過他也愛上這部作品,順帶一提,店內有一面牆用筆淺淺地刻了一些身高量度線,近看之下,原來是《排球少年!!》的角色設定身高。

牆上刻有《排球少年!!》的角色設定身高,十分有趣。
牆上刻有《排球少年!!》的角色設定身高,十分有趣。

Karman坦言,他心目中並不只一部神作,「神作,是有神來之作。有一種無法預測的東西,把它推到一個很高的層次。但有些作品是很用心去經營伏筆,經過深思,是完成度很高的作品。」他從書架上抽出《鋼之鍊金術師》的畫冊,「《鋼鍊》就是無死角的作品。伏線用得很好,做到好易入口又令人好深刻。」翻閱一頁又一頁彩畫,彷彿重溫每幕名場面。他記起曾在專頁上推介《天元突破》時,曾寫道:「時間會告訴你經典和熱潮的分別。」結果引來讀者質疑他們是在「酸」《鬼滅之刃》,只是推自己喜歡的作品,自覺好有品味。他憶述:「其中一個留言回覆:我就是喜歡這個專頁的品味。這很深刻,有人會重視我們推介的作品。我們也相信,我們喜歡的作品也有人喜歡。」

漫畫的感動

和二人做訪問,其實更像一次漫畫迷聚會,似乎圍繞漫畫的話題可以說上一天。要數漫畫金句,他一句櫻木花道的「我只有現在!」她一句矢口八虎的「我要用畫把你們全殺掉。」不能盡錄。

從看漫畫,買特典海報畫冊,到外地看展、在街上野生捕獲漫畫家、為漫畫家設計海報,甚至花上幾年時間收集《SLAM DUNK》紀念發行一億冊的日本全頁廣告剪報,這些都是出於漫畫迷的熱愛,但問到為漫畫做過最瘋狂的事,他們清脆地回答——就是開了「紙本分格」。

他說:「其實我們做的事並不特別,只不過我們做了出來。好多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只是我們寫了出來。」店裏的白牆印着四個字:「相信漫畫」。曾經有人問過Karman,點解你咁大個仲睇漫畫?他說,漫畫是媒體,本身主題有深度,放在漫畫,有得著,便是好處,「都係鍾意,相信囉。欣賞作者在有限空間去做無限嘗試。」她也同意:「講到最尾,都是一格紙,但都可以變到很多東西出來。」

相信漫畫,如此堅定而浪漫。非常喜歡,這次絕不說謊。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