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青老牌 紅A穩中求變 莫辜負「香港製造」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繼續.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 Still Alive

長青老牌 紅A穩中求變 莫辜負「香港製造」

13.11.2020
梁俊棋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章開始前,請容我分享一段稍為令人尷尬的插曲,話說我跟公司九十後同事說我們將訪問紅A,同事問我:「咩係紅A?」我這八十後不禁驚訝,我又數了幾個老字號的香港製造品牌,同事也一頭霧水,當刻我感覺腳下有一道無形的世代斷層在裂開……

有七十一年歷史、俗稱紅A的星光實業有限公司的第三代傳人梁馨蘭(Jessica)也看見這斷層,她在訪問時大方承認:「將品牌年輕化的挑戰在於如何喚起大家對於這品牌的回憶和感覺,就像你想講一個故事,但如何令大家聽得進那故事是困難所在。紅A的故事,五十後到八十後很容易有共鳴,但我不能期望九十和〇〇後對我們有深刻印象。」與其就此「放棄下一代」,只食老本,Jessica決定帶領公司跨過這斷層,講好紅A這個故事。

星光實業有限公司的第三代傳人兼業務拓展總監梁馨蘭(Jessica)
星光實業有限公司的第三代傳人兼業務拓展總監梁馨蘭(Jessica)

創新不忘本

紅A的大本營位於傳統工業區新蒲崗,多年來的產品也出自這廠房。大廈外牆掛有大大個白邊紅底的圓形招牌,中間一個醒目的”A”字,紅A的A,源自啤牌「煙士」的Ace,取其好意頭。品牌於一九四九年由Jessica的祖父梁知行創立,最初做牙刷起家,其後主力生產家用塑膠產品如六十年代「制水」時居家必備的水桶、日用的水杯、膠凳、買餸車等,八十年代開始擴展到工業容器,如餐飲業常用的膠籃、醫用的藥水樽、運輸物流用的載物膠箱等等,生產過千件不同產品。除了佔最大比重的本地市場外,也遠銷海外。

紅A的產品名副其實是「總有一件喺左近」,但品牌一向低調,新一代未必個個認識。Jessica十一年前回港,擔任公司的業務拓展總監,身為品牌的第三代,她除了堅持公司的本業—生產高品質塑膠產品外,也希望品牌可以再「行前少少」。她和團隊着力令公司產品更多元化,接觸不同年齡層的客戶,包括增設年輕化的副線CreA,以及代理世界各地搜羅回來的廚具和小家電。近兩三年更積極跟不同品牌和設計師crossover,合作單位包括迪士尼、KFC、潮流服裝店Incredible Shop、Pinkoi等等,一洗紅A等於紅藍膠水桶的舊形象。上月,品牌更逆(疫)市於中環開設首間地舖,陳列自家製及代理產品,每個多月便會轉換主題。

品牌最近跟台灣網購平台Pinkoi合作,由本地設計公司STUDIOWMW的Sunny Wong重新設計品牌經典膠杯。
品牌最近跟台灣網購平台Pinkoi合作,由本地設計公司STUDIOWMW的Sunny Wong重新設計品牌經典膠杯。
紅A最近於中環開設首間概念店,售賣自家商品及代理品牌產品,每個多月便會轉換主題。
紅A最近於中環開設首間概念店,售賣自家商品及代理品牌產品,每個多月便會轉換主題。

Jessica指:「透過這些合作可帶出品牌的另一面,有設計師會把舊產品重新設計成新品,有客戶會添加自己的特色和元素,其實好好玩。」合作單位無分大小,Jessica就曾跟年輕同事於手作市集認識到以麵粉袋縫製成tote bag的容姨,並請她為新產品製作飯盒袋,Jessica的年輕同事Cathy稱:「雖然紅A是有歷史的公司,但好多新嘢可以嘗試。」事實上,公司不少同事都是八、九十後的年輕一輩,不時提出大膽的新點子,如兩年前有同事發起網上眾籌,希望可重新推出於七十年代風靡一時但已停產的「太空喼」書包。

對於一個傳統品牌而言,這些都是從未想像過的發展。Jessica要說服上一代亦非易事:「父母那一輩起初也會覺得『唔好搞咁多嘢啦!』但慢慢他們會明白當中的價值,加以配合。」即使是再新的產品和合作,Jessica強調不會忘本,即是以安全和品質先行,「我們不會做很流行性的東西,十年前有人跟我說只要我們做iPhone case就足以發達。但你問我有否後悔當初無做,我沒有。對於像紅A這樣一個實在的品牌而言,最重要是先把安全和品質這條防線守好……客人買得我們的產品,同時是買一個承諾,而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破壞這承諾。」

紅A多年來生產無數家用、商用和醫用塑膠產品,生活中總會見過或用過其中一二。
紅A多年來生產無數家用、商用和醫用塑膠產品,生活中總會見過或用過其中一二。
紅A的紅色尤其潤澤,又被稱作「紅A紅」。
紅A的紅色尤其潤澤,又被稱作「紅A紅」。

實業精神 不求速食

紅A起家的四十年代,塑膠這新興物料因其價格相對便宜和耐用等原因而大受市場歡迎,香港亦曾有過不少塑膠廠,但只有紅A一間公司由始至終堅持「香港製造」,Jessica常說:「只要一日客人仍需要我們的產品,而我們又維持到生產,我們都會堅持在香港製造。」近十年,不少商界的朋友都問她會否到東南亞或內地設廠,但她很清楚香港有些無可取代的東西,「如煲湯一樣,『火候』很重要。我跟我阿媽煲同一款湯,即使我跟足她的食譜,也總有分別,她熟悉整個做法,但我只是模仿,根本沒有那些技術。正如製作塑膠產品,即使有人教你那些機械怎樣運作,要按哪個掣,但當中的技術並非數據能夠解釋到。」

「火候」是老師傅的經驗和技術,生產過程看似是撳幾個掣,產品便一件接一件乖乖地「啤」(複製)出來,但其實過程中不時遇到突發問題,每件產品離開機械後如何存放、如何令其不變形、如何以人手潤飾收邊等,全都是功夫,不是輕易可以轉移到其他地方,即使複製到系統,也複製不了「火候」。「上一代常提醒我們不要貪心,不要為了追求更大的生意規模而盲目擴充,捨棄對客人的承諾,我們從來都不是可以很快賺一大筆錢的fast business,但這不代表我們是別人眼中那表面化的不思進取,我們正在另一個陣地努力嘗試多元化品牌的產品。」

紅A的廠房年中無休生產塑膠產品,視乎產品大小,每日生產過千件。
紅A的廠房年中無休生產塑膠產品,視乎產品大小,每日生產過千件。
產品出模後,仍須以人手修邊和潤飾。
產品出模後,仍須以人手修邊和潤飾。

近年興講本土、懷舊,香港製造四個大字一出,無論是什麼產品都即時加分,但Jessica很清楚這些只是光環,最重要還是品質、品質,和品質,「近年社會處於很混亂的狀態,但大家要淡定思考如何行出下一步,商家也應重新思考如何拿捏好made in Hong Kong ,別浪費了香港製造這四個字,這當中包含幾十年的努力……經過今次疫情,身邊有商界朋友驚覺不可以再依賴歐美市場去接濟,要把重心放回香港。近年亦有不少年輕人去做農夫,為的是創造屬於自己的東西,我覺得假如我們揸緊這宗旨而行,香港製造,can do!」

 

WHY Made In Hong Kong?

什麼是香港製造?

最重要還是要堅持,大家不要覺得香港現時面對外來的壓力,就因困難而放棄。像紅A賣廿五蚊的產品,其他品牌可能賣五蚊,但你花廿五蚊,隨時可以用到廿五年。香港製造就是有這個本事。

如何繼續香港製造?

產品要更多元化,但同時不要忘本……近十年很多人講本土情懷、懷舊等等,但單靠本土可否讓大家繼續行落去?這些只是一塊踏腳石,但最重要還是做好自己,堅持做好品質,迎難而上,其實香港大部分品牌都做到,只是我們謹記這些,我相信可以令made in Hong Kong更持久繼續。

梁俊棋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繼續.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 Still Alive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1/m201028-sim-a-0004-3-2020111306501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