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午餐肉!用創意及廚藝為農作物延壽 搖身一變成香脆午後零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不是午餐肉!用創意及廚藝為農作物延壽 搖身一變成香脆午後零食

疫症稍息,很金黃的五一黃金周長假期裏,一街都是人,連沙灘都擠擁得摩肩接踵。受不了人太多,便跑到山明水秀的南涌去避世,相交幾年的女生慧如從屋內端來了一盤自家製嫣紅脆餅配清茶。那餅乾賣相,像片午餐肉,又像塊紅肉火龍果。

烤焗前的脆餅,如薄片紅肉火龍果。烤焗之後色澤變深,乍看竟似午餐肉。
烤焗前的脆餅,如薄片紅肉火龍果。烤焗之後色澤變深,乍看竟似午餐肉。
餅糰冷藏得如硬磚,以手臂力壓鋒利大刀,才能切成薄片。切得多,或許能練得「老鼠仔」。
餅糰冷藏得如硬磚,以手臂力壓鋒利大刀,才能切成薄片。切得多,或許能練得「老鼠仔」。

古代農家遵從秋收冬藏,慣以醃漬之法延長農作物的壽命。古法今日依然適用,但明白現代人總愛嘗鮮,慧如便嘗試動腦筋,把時令農耕作物製成令人驚喜的小食。某年新年將至,本地蘿蔔變成了應節糕點。春夏之際鄰家艾草當造,她將之製成艾粿子及艾條。今年冬末春至,遍地紅菜頭一時之間賣不完,為免浪費,農民便交予她發揮創意製成小食,試過做粉紅色的Bagel、暗紅的調味醬汁。那片酷似午餐肉的,正是現時限量發售的紅菜頭脆餅。

以為脆餅不過是一片餅乾,應該不難做吧?但原來要做到每片厚薄一致又夠脆口,必須把餅糰冷藏至硬身,用力切成薄片再烤焗,慧如大吐苦水:「切到手都痛」。放涼了的紅菜頭脆片完全沒有土腥味,小巧易入口,封存放在公司零食櫃,正好調劑苦悶的上班時間。除了新推出的紅菜頭口味外,另外尚有少量早前製作的紅糖暖薑脆餅及椰香黃薑脆餅,帶些微薑辣。嚼一片薑餅,正好對抗頭頂那部大冷氣。

共三種口味的脆餅,都是以「多得濟」的農作物製成。慧如總說,新鮮產物最好酷以當下賣得完,味道最佳,農夫亦能賺得好價錢。若是賣不完,才會考慮製成副產品。
共三種口味的脆餅,都是以「多得濟」的農作物製成。慧如總說,新鮮產物最好酷以當下賣得完,味道最佳,農夫亦能賺得好價錢。若是賣不完,才會考慮製成副產品。

脆片是工作時間的輕巧零食,腰果亦然。某年南涌洛神花盛放,慧如就嘗試跳出一貫的曬乾、醃漬之法,把洛神花的味就配脆香腰果,製成入口酸酸甜甜、食用時不黏手的洛神花腰果沙沙,吸引不少女士入手。後來順勢以紫蘇研發另一口味的腰果粒,味道香濃,男士佐酒一流。

腰果粒香脆惹味,粉紅的是洛神花口味,酸酸甜甜好開胃;墨綠的是紫蘇味,最適合佐酒。
腰果粒香脆惹味,粉紅的是洛神花口味,酸酸甜甜好開胃;墨綠的是紫蘇味,最適合佐酒。
媽媽節將至,慧如把一系列零食包裝入樽,組成禮盒發售。(每兩樽,$110起)
媽媽節將至,慧如把一系列零食包裝入樽,組成禮盒發售。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d200430cherry-29-202005061511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