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約翰百德專欄:原則處處

79

巴塞爾藝術香港展會(Art Basel)揭幕在即,展前活動也陸續展開,我最近便出席了其中一場新聞界午餐會,由藝術展的主要贊助商UBS瑞銀銀行,在其中環國際金融中心52樓辦公室舉行。任何希望宣傳活動的機構,都常以記者午餐會為公關手法。我不常出席這類活動,因為我希望盡量保持作為藝評人的專業獨立性。或者更準確地說,我相信只要婉拒此類邀請,便可以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兩者之間有種微妙的不同!

老實說,獨立性和堅守一己原則,是我們必須努力的理想。隨着時間過去,我們總會在不知不覺中建立各種關係。我們建立友誼。每段關係都會高度重視忠誠。我們都有偏見。我們可以被說服。原則可以妥協。然後,我們可以簡單地說句「我改變主意了」來作為辯解理由。

中環填海區的鳥瞰圖 ,還有人民解放軍碇泊處的近景特寫。(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環填海區的鳥瞰圖 ,還有人民解放軍碇泊處的近景特寫。(圖片由作者提供)

由感受強烈的原則立場走向不再強硬的取向的情況,可以隨着時間慢慢加劇。在所有人與人的交往之中,我們都面對着既要保持標準又要被其他人明白的個人內心鬥爭,特別是差錯出現之後,無論那個錯誤有多不重要。這種情況可以由一首歌曲概述。這首作品由Nina Simone原唱,後來因為The Animals樂團以藍調搖滾版本演繹而熱賣。樂隊主唱Eric Burdon娓娓唱出:

“…Sometimes I find myself alone regretting / Some little foolish thing / Some simple thing that I’ve done / ‘Cause I’m just a soul whose intentions are good / Oh Lord, please 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 *

(……有時候我發現自己獨自後悔/一些小小的傻事/一些我做過的簡單事情/因為我只是心懷好意的靈魂/上主,請別讓我被誤解……)

午餐會上,大會向傳媒公布了UBS瑞銀將於巴塞爾藝術香港展會展廳展出的藝術作品。今年,瑞銀在收藏中選出了具影響力美國藝術家Ed Ruscha的作品。他的早期作品包括南加州市區景貌的照片,通常都是世俗的建築物和關於一系列相同主題,再輯錄成書,配上平凡的書名,例如:《Twentysix Gasoline Stations》(26個油站)(1963)和《Every Building on the Sunset Strip》(日落大道上每座建築物)(1966)。他的畫作和圖像作品則帶有諷刺味,上面以單字和短句為主題,通常取材於並令人想起商業廣告、荷李活和洛衫磯。我很想看到這位作家的作品填滿一整個房間、一整個畫廊或一整個展廳。

展覽期間,銀行展廳是限制進出的。單憑一張普通的貴賓卡不足以讓你進內參觀。展廳的尊貴獨特性,正是一些參觀者認為吸引之處。擁有展廳的進出權,給人感覺的尊貴程度又再高一些。然而,這個做法卻與我的平等主義根源背道而馳。如果展廳內的藝術品是如此難以接觸,這些藏於尊貴展廳大門背後的偉大藝術作品,又為什麼值得傳媒撰文報道? 這些作品就不能更公開地展出嗎?我向銀行的公關大員提出了這些問題。我承認我沒有窮追猛打,而且也吃了一頓精采午餐。

UBS瑞銀的藝術藏品屬於私人擁有,在該行遍佈全球的辦公室中展示。銀行並沒有任何義務向公眾展出。當然,藏品中不少作品,也有臨時借出予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藝術機構讓公眾欣賞。同樣地,香港的廣大市民也會希望看到Ed Ruscha的作品。可以安排一下嗎?

離開傳媒午餐會時,我瞥見了地面上的中環填海區。居高臨下地看過去,這片土地空無一物,大部分空間撥作公路用途的做法便格外清晰。另外可以看到的,是一塊優質海傍土地,成為了人民解放軍專用的碇泊位,供海軍船隻間中停泊用。文化保育人士和城市規劃師已多番提出合理的反對,以及更佳地善用中環填海區的其他構思,包括保留郵政總局,但卻似乎被置若罔聞……

這裏帶出的問題是:這種做法所展現的,到底是哪種官僚社會責任原則?

*《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1963年由Nina Simone原唱。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27_014-015_opinion-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