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ADVERTISEMENT

我們現在何去何從……?

2019年香港發生示威浪潮期間,報章、社交媒體、電視的報導、文章、分析、照片和錄像多不勝數。每一種角度都有人討論,參與這些全面報導的計有本地和國際新聞機構,也有自由工作者和評論員。聖誕與農曆新年期間示威稍息,首批書冊、相冊和文集也相繼出版。示威期間也有不少低成本雜誌、貼紙、海報和通訊出版。然後,因應2019年新冠病毒而在1月後實施的限制,讓作家、攝影師和出版人有更多時間籌備新一輪以示威為主題的書冊,現在已有不少現身書店。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然而,示威的故事尚未完結。香港示威的另一章現正展開。上星期是香港的重要時刻,就讓我在此重溫。全國人大在只有一票反對下(會不會是不小心碰到投「反對」的按鍵?),通過了人大常委準備頒佈國家安全法,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加入《基本法》, 做法頗具爭議。同時,在立法會上,有關不尊重國歌會成為犯法行為的法例再多走一步,越來越接近通過。然後,美國政府宣佈反對香港國安法立法,認為我城的自治已經受損,並宣佈香港可能失去貿易上的優惠待遇。為了回應這個星期發生的事,示威者再次在街上聚集,但更大規模的警力利用現時新冠肺炎的防疫規定,很快便對聚眾作出拘捕和驅散。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公眾人物的反應顯示了不同政治陣營的兩極化取態,而相關評大都自私自利。例如,黃之鋒呼籲美國和其他國家向香港施加更多經濟制裁,便只是加強了「攬炒」自殘的恐怖手段。諷刺的是,假如香港真的因為這些報復式制裁而受創, 再落得局外人地位,便真的只能夠成為「另一個中國城市」,而世界其他地方對香港的任何特別感情和關心都會消失。一般市民在那種情況下會變成怎樣?與此同時,梁振英因為滙豐銀行未有公開支持國安法立法而呼籲存戶杯葛,則是玩弄愛國主義的做法(一位滙豐高層稍後已公開支持立法)。梁振英擔任特首時,較大力推動「大陸化」,在他領導下的政府推動了在學校和晚間電視播放國歌,還有在所有政府建築物和學校升起國旗,旁邊才是高度較低的香港區旗;還有各紀律部隊與內地更緊密聯繫,以及嘗試在學校引入國民教育。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內地顯然對隨示威出現的暴力忍無可忍,也恐防更多人支持香港獨立,甚至有可能會傳往內地。這就是我們現在身處的境況。我們明白市民和商界都對實施國安法大表關注,因為現時已知細節不多,我們也不清楚這套法例會「硬」還是會「軟」。最重要的,是保持香港的法治和核心價值,包括集會、言論和流動的自由。即將立案的法律含糊不清,是對上述核心價值的考驗,因為魔鬼就在細節中,包括這些法例如何詮釋,還有由誰來任法官(不論他們是官僚和/或司法人員)。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建制陣營自1997年以來便一直控制著政府的立法和行政機關,他們應該對現時由內地施加、引人國家安全立法的方案感到羞恥。多屆政府和建制派政治人物均沒有成功推動足夠討論,然後熟練巧妙地把選擇提交立法會,讓市民得以適當地辯論和考慮。硬闖而非建立共識,是2003年和2004年時所採用的策略,事情自那時起便一直猶豫不決,情況是令人絕望的。自1997年以來,香港的行政領導都都處於弱勢,政府普遍被視為(而很多情況下也確實如此)無能、充斥精英主義,而且偏袒香港的宗族、業界和商界利益。香港的「小人物」,即普羅大眾,在決策上大都被拒諸門外。民主派陣營儘管反對聲音不絕,但從來沒有以替待政府的身份推動有啟發性的另類政策議程。簡單而言,這一切都有需要改變。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2020年5月27日,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後地面、港鐵大型石屎通風口附近,就國歌法立法示威的年輕示威者被拘留,排成一線。(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建議一位在海外居住的香港朋友收聽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的歌曲《Where Do We Go Now But Nowhere?》(除了無處可去,我們現在何去何從?),它的歌詞捕捉了我們身處的亂局,包括:

「…在鴨塘周圍,我們冷冷地垂頭喪氣
沮喪地、哀痛地,我們再走一圈
再多一次也是厄運,沒有希望
繞著走、繞著走,無處可逃……」 *

這首生動鮮明的情歌也提及「Serenity Prayer」,是美國神學家Reinhold Nierbuhr的作品,他言簡意賅地寫出了採取匿名戒酒會等自救計劃的實際行動。禱文這樣寫道:「天父,請給我們勇氣,改變必須改變的事物,讓我們安然接受改變不了的,也給我們認識彼此的識見。」

 

# 見本文附圖及以下短片:www.facebook.com/battenjohn/videos/10157506851197371/

* www.nickcave.com/lyric/where-do-we-go-now-but-nowher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p1339517-20200608050524-e15915927364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