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約翰百德專欄:熱血,暴力,還有聰明的示威者

2904
16.08.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2019年8月5日,示威者在金鐘逃避催淚彈
2019年8月5日,示威者在金鐘逃避催淚彈

「憤怒群眾滿街頭

(那麼多人、那麼多人)

訴說他們早已受夠

政治的殺傷力

播下進步種籽

(那麼多人、那麼多人)

革命從沒勝過

只是另一種型式的槍械……」

-The Moody Blues樂隊1972年作品《迷失於失落世界》(Lost in a Lost World)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被其他香港人、或與我年紀相近的人、或母親、老師或其他批評他們的人稱為「孩子」。我鞭策自己要更正這種說法,因為它既欠準確也帶輕蔑。他們不是孩子,而是滿腔熱血的示威者;他們的示威更一點都不兒戲。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們經常看到這個模式,部分示威者會在和平遊行後留下,又或衝往警署或其他示威地點,他們都會與警察對峙,然後被後者由視線水平發射橡膠子彈或催淚彈等驅散。進攻的爆炸聲通常會在稍息後再次響起,加上是警方各種射彈的巨響。示威者那邊所拿着的卻是弱不禁風的自製盾牌,一般以木材、兒童學泳浮板或在街上拆下的路牌,急就章地加上把手而成。示威者以盾牌和打開的雨傘排成方陣。各種子彈「砰」、「砰」、「砰」地響起,擊中這道在警察與勇武示威者之間薄弱的防線,場面令人惡心。

示威者也有以自己的射彈反擊,例如是投擲石頭、木棍、水樽,也會很快追趕催淚彈彈筒,然後以紅色交通圓錐筒把其蓋上弄熄。(諷刺的是,這些街上撿來的圓錐筒通常都是由警察「提供」。)又或者,如果警察就在附近,示威者會迅速拾起尚在冒煙的彈筒擲回警察防線;有時候,拿着網球拍發射可以令射程更遠。嘈吵的聲音震耳欲聾。示威者會敲響任何可以拿到手中的果西:鋼鐵路牌和路旁鐵欄的回音特別強勁。在這些對峙的聲音之間,還有人會大聲唸唸有詞地喊出「香港加油!」或「釋放香港!」等口號,也有辱罵警方的說話。

類似事情也在在警方防線那邊出現:他們以警棍敲打較小的圓形手持盾牌,長盾牌則直接在地上敲打發出聲響。在較大型的對峙中,警察通常與示威者年齡相若──只是「孩子」。處理規模較小事件的警察,通常較年長、較嚴厲。空氣中瀰漫着暴力,由兩方佈防的主角、颼颼作聲的射彈,以及男性化而通常孔武有力的衝擊下不斷升溫。這是威力很大的組合,特別是當警察手上持有可以傷人的武器時。

2019年7月28日,警察從西營盤中聯辦把示威者驅至上環港鐵站與港澳碼頭附近緊迫的一處(見連結的影片)。催淚彈與橡膠子彈不斷在狹窄的內街重複發射,周圍盡是民居,居民被困於交鋒之間,這種做法惹人爭議。在同一星期內,上環街頭已是第二次成為戰場。後來到了晚上11時,警察從三路包圍示威者,然後向聚集在中遠大廈旁空地的羣眾施放催淚彈。示威者很快便選擇向皇后大道西或威靈頓街這兩條路線撤離。那夜告終時,警方總共拘捕了四十四名示威者──這個數字可以高出很多;這是很多示威者早已知道的事情。

上環那夜的示威,改變了示威者在其後行動中採取的策略。他們把示威行動最初的兩句口號「加油」和”be water”(像水一樣)付諸實行。又或者好像我某夜聽到的「快點、快點,像水一樣,加油!」。在所有接下來的示威中,我們看到示威者迅速從路障撤離,由一個地點移往另一地點,在全香港各處漂流,避免自己被捕。然而,勇武示威者的暴力仍有出現。

暴力示威是死胡同,這是唯一讓政府可肆無忌憚地繼續無視示威者五大訴求的動作;暴力示威讓警察可以放任地繼續採取暴力與過分激進的警務行動,並以含糊其辭的嚴重罪行檢控被扣留的示威者。

香港示威者都是聰明人,但最聰明的示威者會採取絕不暴力的公民抗命方法。只有這樣做,政府和警察才不會有更多道德彈藥,可用來把自己的行動和不溝通的做法合理化。然後, 市民大眾──別忘了二百萬 + 1──便可以向政府施壓和勸服內地主事人,找出結束這場政治危機的方案。 

影片連結:

www.facebook.com/battenjohn/videos/

10156603992322371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p1000825-e15661883101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