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ADVERTISEMENT

約翰百德專欄:發起人民的檢討

02.08.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立法會議員許志峯擔任中間人,意圖緩衝警方向示威者推進,攝於2019年7月21日,上環信德中心外。
立法會議員許志峯擔任中間人,意圖緩衝警方向示威者推進,攝於2019年7月21日,上環信德中心外。

過去兩個月來,警察成為了香港政府唯一一個在前線接觸示威者的部門,這些示威者上街遊行,抗議命途多舛,現已擱置的逃犯條例修例,最終引發了連串示威。示威者的不滿現在已升級成為千絲萬縷的其他問題,包括對警察的敵對情況。其中情況最差的,要數林鄭月娥和她的班子,以至整個整府繼續不作行動,未有主動處理現時的政治危機。政府不與示威者或公眾溝通,只是受中聯辦指示。這招以往在雨傘示威時已曾採用,只是一場簡單的等待遊戲:等待示威者疲累、等待參與示威遊行人數漸漸消減、等待公眾對於道路被阻和日常生活受干擾而憤怒起來。然而,在我執筆之時,等待已不再是辦法。

2019年7月22日的事件,令整場風波完全轉向。在臨近傍晚時,「勇武」的蒙面示威者在中聯辦玷污國徽,令人想起1989年天安門毛澤東像被污損。憤怒情緒是一回事,智慧策略又是另一回事。在中聯辦外示威反映立場可以為人接受,但惡意毀壞國家主權的象徵卻只是愚蠢的挑釁,做法毫無半點好處,而未來若再出現任何類似行動,只會是玩火行為。這點「火」可以包括內地國安部隊介入香港。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便是對「一國兩制」基礎最根本、最有百害而無一利的變動。「一國兩制」是香港擁有高度自治、能獨立處理內部事務的憑證。任何內地國安介入都將會是香港的災難:我城的法治將即時中止;遊行與香港多種核心自由,包括集會與言論自由均不復存在。香港政府將降格成為傀儡,香港經濟更將螺旋式下滑。這種介入一旦發生,香港又怎能輕易復原建制、重獲自主和重建其作為穩定國際商業中心與安全成市的聲譽?

佔據香港道路的示威者、政客與政府本身,都應確保未來的示威不再貶低中央政府在香港的辦事處。如有需要,請站在勇武示威者與敏感的內地目標中間。

當天到了晚上9時,元朗的白衣黑社會惡棍無差別地野蠻襲擊無辜的旁觀者,他們本來是鎖定早前在港島遊行完畢回家的市民。元朗的YOHO商場、元朗港鐵站和港鐵車廂內出現前所未有的暴力場面。黑社會暴力在歷史上一直只限於幫會、罪犯和三合會本身的圈子,又或向着任何闖入他們世界的人(例如大耳窿追討欠款),而從未延伸至普羅大眾。因此,元朗發生的暴力可以從不同角度演繹:支持政府;元朗與上水被黑社會控制和依賴內地旅客地區內,利潤豐厚的跨境購物受示威影響的反應。也有人強烈認為惡棍都是受薪行事(部分來自境外對岸),目的是營造恐懼氣氛,包括恐嚇市民不要參與反政府遊行。

警方在示威當中備受攻擊。他們被夾在熱血示威者與無動於中的政府之間。然而,他們現在也成為了強烈不滿的目標。自連串示威展開以來,行使警力的策略與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的做法備受(合理的)質疑。他們衝入沙田新城市廣場追捕示威者,與圍堵警員同僚的人士對峙,是毫無紀律的報復而不是任何合理和平的手法。他們的行動令人不禁提出這個問題:這是濫用警力或是無能?然後,雖然市民在三小時內撥出了二萬四千通要求警方支援的緊急求救電話,警察卻遲遲未有現身對付元朗暴徒,至警方最後到場時,所有肇事人士已作鳥獸散。數天後,儘管有大量閉路電視和智能手機拍下片段可認出元兇,只有幾名「小人物」被拘留,控以「非法集結罪」。市民要求警方揭露與這些黑社會暴徒有何關聯。問得公道,但答案只有在未來透過調查警方在遊行期間的行動才能找出來。然而,政府因為軟弱和/或不願意,所以一直未有展開相關調查。警察的角色不應在示威者的政治憤怒中首當其衝,警方同樣需要得到感性的考慮。

我們正處於政治危機之中。偶一不慎,香港的情況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如果政府不能或不會從根源調查示威背後的不滿,那麼最低限度,讓我們自己展開一場市民自發的檢討,一同討論民主、2020年立法會大選實行普選,並在過去數星期的事件中找出錯誤之處:傳召證入、審視攝錄片段、尋找解決方法。民主派陣營有沒有一位領䄂可以展開這種檢討,又或者任何類似的行動?讓命運主宰結局,又或政府繼續不為所動,只會令危機繼續,直至一切崩壞。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opinion-john-e15651559396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