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歷史皇后山軍營】霸佔舊兵房 地盤工種菜煮飯打麻將儼如宿舍 叢林淪垃圾山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六十年歷史皇后山軍營】霸佔舊兵房 地盤工種菜煮飯打麻將儼如宿舍 叢林淪垃圾山

06.01.2022
盧乙彬
梁俊棋、空城記
k220104zinny-035

政府近年把粉嶺皇后山的前英軍用地,改建成公營房屋;在新建的高樓一旁,仍有數座見證啹喀兵歷史的古老兵房,僥倖逃過清拆命運,隱藏於叢林中。

X

不過,本刊發現,附近的地盤工人公然霸佔官地,將這些歷史建築變成「休息室」,在兵房裏煮食、耕種、甚至打麻將,令整片山崗淪為垃圾崗,衞生情況極為惡劣。

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到場視察時,對軍營亂象大感詫異;工人佔用官地之餘,亦有非法開墾土地之嫌。地政總署則指,該處位於北區地政處管轄的政府土地內,但在截稿前,仍未就該處被霸佔作出任何回應。

在本報道刊出後,署方終回應會飭令有關人士於限期前停止佔用政府土地。

地盤工頻繁出入 廢屋現燈光

位於粉嶺的皇后山,前身為駐港英軍軍營用地,主要由尼泊爾啹喀兵(Gurkhas)駐守,內裏的印度廟在二○一○年被評定為三級歷史建築。皇后山一帶未來將成為北部都會區一部分,於去年年尾,公屋皇后山邨和居屋山麗苑已陸續入伙,但建於一九六○年代的皇后山軍營範圍內,仍有不少空置軍事設施。

本刊早前得悉這些空置兵房,出現疑被佔用痕跡。記者在日前下午時分到兵房附近視察,其間不斷有穿上工衣的男子,從毗鄰的公屋地盤走到兵房外,攀越圍欄走入廢棄軍營範圍。

被佔用的兵房為十八至二十一座,位於龍馬路盡頭的迴旋處旁邊的斜坡,毗鄰山麗苑橋山閣。第十九及二十一座軍營正正位於馬路旁,不過因地勢較高,路人在外未能一窺究竟,但能清晰可見室內燈光。

紅色範圍內為被霸佔的四座軍營宿舍。(地政總署地形圖)
紅色範圍內為被霸佔的四座軍營宿舍(圖片:地政總署地形圖)

 

+1

地盤工人:呢度係「宿舍」

在此進出的地盤工人絡繹不絕,記者跟隨相關人士走上山坡,驚見歷史建築已成為地盤工人的休息室。建築物之間只見水管電線亂纏,相信是為室內提供電力和水源;山坡則淪為垃圾山,遍佈飲料和食品包裝等垃圾。

走進建築裏,大廳和每間房都被擺滿不同私人物品,亦有餐桌和數張椅子,恰如一家庭佈局。記者經過其中一房間,內裏竟傳來談話笑聲,原來一班地盤工人正在「竹戰」,開局打麻將。至於第二十一座軍營前方的空地,更被開墾成一小塊農地,種滿蔬菜,涉嫌被用作非法耕種。

記者欲上前攀談,惟工人們不欲多言,有女工聲稱在內「工作」,亦有一位男工人指,此處為其「宿舍」,更指「外人不應該走進來」。

承建商聲稱冇人住 地政總署未回應

身兼皇后山區區議員的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原本並未知悉此事,因應記者查詢,早前曾向山麗苑的承建商有利建築公司求證,對方聲稱該處並沒人居住,只是用作存放雜物,偶爾會有工人在「hea」。羅庭德到場視察時,目睹工人在此耍樂、衞生情況惡劣、軍營內已接駁水電的場面,亦大表驚訝。

羅庭德表示,被佔用的軍營所處地皮屬GIC (Government, Institution or Community)用地,即是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不屬於計劃在二○三○至二○三一年完成的皇后山二期發展範圍內,他直指:「這裡在二○三○年前冇乜規劃。」

地政總署則以書面回覆指:「該處為前皇后山軍營宿舍,位於北區地政處管轄的政府土地內,根據相關計劃大綱草圖,該地預留作發展國際學校。」但對於土地被佔用一事,地政總署在截稿前仍未回覆。

6/1 21:00 更新:

報道刊出後,當局終就官地被佔作出回覆,表示已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第28章)在現場張貼通知,飭令有關人士於限期前停止佔用政府土地。

羅庭德視察環境。
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到場視察,對於舊軍營遭非法佔用情況感到驚訝。

廢墟探索者:兵房被佔至少兩年

Facebook專頁「Empty City空城記」去年發布一系列照片,揭發軍營宿舍被地盤工作者佔用作住宿之用,所佔用的地方淪為垃圾崗,整座宿舍外面以至後面山坡都滿佈垃圾,更有人隨處便溺,直至晚間仍然看到廢棄宿舍內有燈光,即使看到他們拍攝,仍不予理會。

空城記表示,身為廢墟的探索者的他們素來熱衷拍攝城中各處的廢墟,從二○一四年開始,屢次到訪皇后山軍營,自二○一九年末,已經目擊工人佔用上址,意味着非法佔地的情況已至少持續兩年之久。

英軍歷史不被重視 議員感可惜

皇后山軍營曾是香港最大的軍事基地,但卻沒有任何歷史評級,宛如廢墟,羅庭德對於邊境和軍事歷史不被重視感到惋惜,「軍事文化在香港本身就不是一個recognized的文藝發展方向,不在官方論述之內。」

啹喀兵的歷史或許不為人熟知,但卻是香港歷史的重要一環。殖民地時期,英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派遣啹喀兵駐守香港,首批軍隊自一九四八年起駐守本港,參與救災工作,守護香港近五十年,時至九七年才結束服役。至於駐守皇后山軍營的啹喀兵,則在六十年代開始駐守,在一九九六年撤走。

羅庭德亦特別提到附近的皇后山印度廟為香港唯一的蓮花形建築,供尼泊爾啹喀兵供奉印度教破壞之神「濕婆」的印度廟亦只被列作三級歷史建築,亦沒有修築平整的道路讓行人前往該處。
羅庭德亦特別提到附近的皇后山印度廟為香港唯一的蓮花形建築,供尼泊爾啹喀兵供奉印度教破壞之神「濕婆」的印度廟亦只被列作三級歷史建築,亦沒有修築平整的道路讓行人前往該處。

當被評級的歷史建築物尚且會被清拆,沒有評級的歷史建築更是岌岌可危。談到皇后山一帶的發展和保育之爭,空城記坦言,「皇后山軍營的營房和宿舍保育價值不大,目前該區仍有一大部分的軍營範圍處於荒廢狀態,相信好快就會展開第二期發展公屋工程,將會拆卸軍營東北面的範圍,如果到時政府都可以保留幾座軍營建築物,並活化成其他用途就好。」

盧乙彬
梁俊棋、空城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