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設計周2021】當疫情導致運輸大亂 歐洲品牌決定回歸本土生產:疫情讓我們再反思製作過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米蘭設計周2021】當疫情導致運輸大亂 歐洲品牌決定回歸本土生產:疫情讓我們再反思製作過程

07.10.2021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local_00

在歐洲,疫情在運輸製作上帶來限制,令許多品牌開始考慮調整生產鏈回到本土。但這種調整,多是出於現實生產的考慮。但其實疫情也啟發不少的設計師及品牌,他們反思過去家具產業的問題,而這進路也讓他們回到本土生產的路上。

來自比利時的設計師Lennart Van Uffelen, 就再次使用來自比利時的櫸木製造層架。這聽起來像是理所當然吧?但其實這些比利時櫸木的命運,原本是複雜得多。

它們來自比利時布魯塞爾市郊的Sonian 森林。這森林面積達五千公頃,植有櫸樹、橡樹等硬木樹林,在二◯一七年時入選聯合國世界遺產。由於要讓森林適應氣候變化,增加生物多樣性,每年森林管理人都會伐下一定數量的樹木,再種植相應的新樹。而這些伐下的木材,就會被用作家具製作、施工、藝術創作等用途。

「其實這些櫸木是不錯的素材。但可能因為IKEA大量使用櫸木吧,許多人都會覺得櫸木是相對廉價的家具素材。」Lennart Van Uffelen說。結果,過去這些櫸木木材,多數都外銷到亞洲地區。而比利時本土的家具業, 材料從何而來呢?「我們就是從中國入口木材啦。」Lennart Van Uffelen笑說。

社區式互助

這就是過去家具製造業浪費荒謬之處。 本土素材一定比較差呢?那不一定,可能只是剛好公司長期合作伙伴正好在某國家,又或對某些國家的素材有特殊喜好而已。Lennart Van Uffelen就與相關非政府機構合作,使用 Sonian森林的木材製作家具,減低全球運輸造成的碳排放。

Lennart Van Uffelen的選擇,剛好讓他避過疫情帶來的影響,反而讓他的事業有更不同的發展。他是Studio Part的成員之一,這是 一個結合工作室與工坊的空間,成員有着不同的專業技術,從而可以相互補足,啓發創作。 「例如這張桌椅,在皮背靠的部分,我們希望做到這樣的穿孔效果,但我們問到不同的家具工坊都說沒有工具可以做到。」結果,他就在Studio Part的另一成員處找到工具,那成員剛好是一位鞋匠。

在疫情前搬到Studio Part,這讓他有更多空間去製作手工的家具。他受到日式的入榫技術啟發,同時結合比利時的木工技巧, 又與比利時本土環保機構The Sonian Wood Cooperative合作,取得比利時本土種植的木材,並在工作室中製作。「我相信疫情是一個 契機,讓我們可以再反思製作的過程與方法。」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