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設計周2021】使用炸藥為家具塑形 設計師記錄疫情下的憤怒情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米蘭設計周2021】使用炸藥為家具塑形 設計師記錄疫情下的憤怒情緒

07.10.2021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mi_100

在你的家中,是否有任何家品,會呈現出一種不可預測性?那不一定是不斷變化的物件,也可能像Mircea Anghel名為《Lose Control》的手工家具系列般,以家具記錄製作過程的不可預測性。這主要用鋼鐵為原材料的系列,鋼鐵呈現不規則的扭曲變形,但又沒有斧鑿痕迹,不似是工匠手工製作,始終人的手工,是難以製造出如此均衡但帶自然瑕疵,同時暴力的效果。如系列作品之一的鐵櫃,其鐵門的變形,就像曾經被巨大外力所猛烈撞擊似的。

這系列作品,使用了炸藥塑形。

Mircea Anghel來自羅馬尼亞,居於葡萄牙,過往的工作室都在里斯本如Rua do Olival、Santos等市區,但在疫情一開始,他就舉家搬到Alentejo郊區的Herdade da Barrosinha農村。他的工作室在一座仍在運作的鋸廠之中,工作空間逾1,000平方米。他過往的作品多以概念出發,實驗不同元素的可變性,「通過創作的過程,我探索我對個人困境、環境及社會的不同想法。我沒有思考太多我在做的是藝術還是設計,我的作品是可被收藏的物件,而我喜歡買家可以自己決定,作品是一件藝術品,還是一件家具。」

回到傳統

Mircea Anghel在《Lose Control》中記錄的有他的憤怒,這來自對現實狀況的不滿,以及意識自己對現實失去控制。「有時我們除了自身想法外,什麼也控制不了。而有時,我們其實連自身的想法也控制不了。」他說。

從作品,很容易就感受到當中記錄的能量,但其實Mircea Anghel在新工作室製作這系列時,無比享受在新環境工作。「在這社區中,人們在這裏工作數以十年。很快地,我的工作在這班人之間傳開去,而他們許多是在造船工廠工作的。」

Mircea Anghel一直當自己是一個「木匠」。他在這裏與新認識的人交往,同時也因為環境而開始新的實驗。他過去在《Pico》系列中,開始使用石頭作為素材,對比起木材,石頭的不可控性更高,這是他首次有意識去探索不可控性。而到他搬到新工作室,就更大規模地使用不可控素材,包括金屬,也包括使用酒、鹽、甚至火藥去加工。

改變了的比例

「今個系列主要的材料是金屬,這是我首次使用金屬去創作。我們在葡萄牙的市郊進行一系列初微調整的爆破,最終得出我們無法控制的形狀,而我們就用來製作家具。當中最具挑戰性的是找出爆破的最佳處境:位置、幾何形式、強度、爆炸的類型等。」

在失控的處境中,讓Mircea Anghel可以稍為回復穩定的,是那小村莊帶來的安穩感。

這村莊十九世紀興建時想要自給自足,於是當地製造業所需的各式工場,在這裏也一應俱全。即使隨着產業的變化,這裏的冶鐵、陶瓷等工場都已關閉,鋸廠仍在運作。

工作室那空間的前任管理人,一生都花了在製船業上,而場內甚至有六十年歷史的鋸牀,可以切割非常長的木材。而當地的製船業,也在這裏購買木材,因為一般商業用的木材,長度也不足以用作製船。他在這裏學到的技藝、文化,讓他對自己的創作素材也有更多的理解。《Lose Control》這系列,反映的情緒與想法,更多是來自疫情剛開始的壓抑,而全新的處境,就提供他新的工具與空間去呈現他的思考。「現在我失控的,反而可能是作品的大小。我做的作品有時太過巨型,不適合一般的家居,這也是因為我創作的空間實在太巨大了。」他笑說。

+2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