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美生活】水泥質樸 回歸純粹本質:粗糙自然的不完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審美生活】水泥質樸 回歸純粹本質:粗糙自然的不完美

cement

煩囂急速的生活節奏,營營役役的工作事務,紛擾多變的社會環境,有時讓人喘不過氣來,渴想在喧鬧中尋找一點寧謐自在,追求內心的平靜。

而純粹質樸的水泥,正正能讓人重拾一份靜心。

輕撫水泥的表面,指尖會沾到微細的粉末,每點細小如塵的氣孔形成粗糙天然的質感。水泥原是平凡普通的建築用料,毫不起眼,然而,這點素淨灰調,不用花巧鋪張,回歸材料最自然原始的本質,一抹淡然恬靜油然而生,如禪的意境,感受歲月靜好。

近代極簡主義盛行,如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清水模建築深受歡迎,樸素清簡。
近代極簡主義盛行,如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清水模建築深受歡迎,樸素清簡。

水泥,普遍用作建築材料,一般會在粗糙的水泥外牆上加以裝飾塗抹。近代極簡主義盛行,尤以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清水模建築深受歡迎,MUDLAB泥社創辦人Ricky坦言最初鍾情水泥,正是在日本旅行時被當時的水泥建築所吸引,「從寺廟,博物館,到民居或獨立屋,很多建築都善用水泥作為主要建築風格。從前大家認為水泥是裝修用料,毫不起眼。」

禪意審美

簡潔的設計美學蔚為風潮,反映人追求樸素簡單的生活品味,Ricky認為:「水泥原本的灰色能表達到一種靜的美學,像日本的禪意。」

禪宗最初起源自印度,傳入中國發展出不同宗派,後來傳到日本,影響日本文化至深。鈴木大拙在《禪與日本文化》一書中,提及禪是去除儀式、教條或種族的表面理解,去領悟佛陀的根本精神,無視於形式,回歸內在的真實。

這點禪的氛圍,也滲透在日本傳統的「侘寂」審美理念,欣賞原始單純性的樸素美學。

粗糙自然的不完美

Ricky表示,自己製作水泥重視保留其原有的質感,不加添表面塗料或防水拋光劑,也不使用快乾泥,以真正的水泥灰,拌和沙與水,仔細地慢慢攪拌。他提到水泥會受天氣濕度影響,也有不同混和及倒模手法,因此每次都要因應實際情況作出調整,亦只能小量製作,「水泥每次能造的不多,一般要等二十四小時才可以完全乾透,即使同一次的製造手法,成品造出來也不會完全一樣,因為泥本來是天然料,不會百分百相同。」

「我們希望大家明白,欣賞水泥,是要喜歡其瑕疵。」所謂完整,並非毫無缺陷,水泥雖然滿佈微細氣孔,看似不完美,卻是它的真正面貌。「這些氣孔,裂痕,或者顏色不均勻,都是自然的美學,不要被遮蓋,要感受原材料的本質,接受其純粹。」Ricky續說。

而生活的本質,興許同樣是一種純粹。「每一件事不要只看表面。不同的表達手法會反映不同的感覺,如水泥看起來像很硬淨冰冷,其實視乎你的表達如何,也可以帶出一些很平靜祥和的感覺。凡事不只看表面,而是花時間認識了解本質。」

+2

慢活的靜

「我覺得,禪是一個時間的停頓。」Ricky坦言:「生活是需要停下來的時刻,讓整個腦袋放空,不去思考繁瑣事,閉目養神。」

過去十幾年,從事平面設計的Ricky都過着繁忙勞碌的生活,每天追趕工作進度,無暇休閒,直至製作水泥,讓他可以放緩生活的步伐,「做手作的過程就是不用煩擾太多,只專注做到目前。而且水泥需要等一段時間才有成品,過程中也可以沉澱自己。」他亦希望分享這份恬靜,因此主要設計水泥線香座、擴香石等小家品,希望讓人在家中好好地靜心休憩。

MUDLAB 泥社設計以日本緣起物為主,如招財貓、達摩、富士山,緣起物當中蘊含祝福含意,把小巧的招財貓捧在掌心裏,感受到一份心意和祝福的重量。「在日本,招財貓和達摩常見都是彩色鮮麗的,但我們用素淨風格去詮譯,是不同想像。」無論線香座、杯墊、擴香石、置物碟、花器、線條造型偏簡約,襯托出水泥的自然感。

泥社主要設計水泥線香座、擴香石等小家品
泥社主要設計水泥線香座、擴香石等小家品

讓審美回歸本質,欣賞水泥最純粹的一面,Ricky也認為做設計,首先由自己的初心出發,「最初設計出原型,一定是自己喜歡的,再和客人分享自己的喜好。沒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但轉個角度,可以讓自己喜歡的事吸引志同道合的人。」

水泥是欲速則不達。「有些人覺得,水泥都只不過幾樣材料混合,很簡單。但做水泥不容易,愈做發現要求愈高。」拌着泥漿,細察泥漿緩緩倒入水泥模具,至邊緣而止,或以搖動平整,或以用竹籤刺穿氣泡,講求細緻平衡。在看似平凡不起眼的水泥中,他重拾清空安寧的心,回到當下的專注,如脫落身心煩惱,如空的洗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7/cement-2021070506253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