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Out! 街口有樂!】隱蔽吸毒者 擺脫絕望枷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Voice Out! 街口有樂!】隱蔽吸毒者 擺脫絕望枷鎖

12.04.2019

隱蔽,指與社會缺乏連繫,引申在吸毒方面,隱蔽吸毒者是一些躲在自己或朋友家中吸毒的人士。以往青少年多在娛樂場所集體吸毒,隨着社會演變,近年青少年吸毒轉到室內,例如參加私人派對、樓上吧、甚至在家中吸毒,由於免被公眾發現,又減少了被捕的壓力,令吸毒者放下戒心肆意吸食,導致身體機能惡化,最終因求醫而踏出求助的第一步。

曾經活在深淵中,Susan以為前無去路,直至遇上好醫生和社工,才走出困境。
曾經活在深淵中,Susan以為前無去路,直至遇上好醫生和社工,才走出困境。

根據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2018上半年被呈報的整體吸毒人數較前年同期下降,但首次被呈報的吸毒者「毒齡」中位數為五年,較前年的中位數4.3年上升,反映隱蔽吸毒問題持續。在各類型毒品中,以吸食冰毒的人數最多,而吸食冰毒需要使用輔助玻璃器皿,吸毒者傾向在室內吸食,令隱蔽吸毒問題更為嚴重。

在前線工作的社工大孖姑娘表示,隱蔽吸毒者可能有工作,日常生活看似與一般人無異,如果他們不主動求助,其他人難以辨識他們是吸毒者。因此戒毒服務近年從兩方面出發,一是透過網絡和手機應用程式作為接觸隱蔽吸毒者的渠道,二是加強醫療支援,期望隱蔽吸毒者在求醫的過程中,能提升戒毒動機。

黑暗中現曙光

身形嬌小,說話斯文有禮的Susan,很難令人想象曾經吸毒超過十年。Susan十三歲開始接觸毒品,最初跟朋友北上狂歡食搖頭丸。直至十八歲,深圳的士高相繼結業,Susan轉而在家中食K仔,成為隱蔽吸毒者。「十九歲患上尿道炎,至廿一、二歲情況惡化,需要不停去廁所,但排尿有困難而且非常痛楚,不但影響工作,也影響與男朋友的性生活。我看過很多中、西醫,吃過不同的藥,但情況沒有改善,甚至有醫生表明無能為力,叫我不用再覆診。」

除了上下班以外,Susan不想外出,沒有朋友和娛樂,躲在家裏無所事事,毒品成為了生活的全部。「我覺得自己很快會死,索性食到死為止。怎料到原來情況未算最差,還有更差!我連月經也排不到,下半身劇痛,既然死又死唔去,人又做唔到,於是決心戒毒。」

Susan廿四歲戒毒,雖然身體狀況停止惡化,機能卻不會自動復原。隨後五年,她繼續四出求醫,「感覺好無助,明明已經戒毒,但仍然受着折磨,見過很多醫生也沒有成效,到政府醫院排期要等兩年。」直至去年五月,Susan上網搜尋各種治療資訊,偶然看到天朗中心劉浩泉醫師研究治療K仔後遺症的報道,於是立即打電話聯絡。在中心副主任盧姑娘的安排下,Susan一星期後到診所做詳細檢查,然後入住北區醫院精神科,接受五天住院式的身心治療服務。

至此,Susan終於見到曙光,原先連走路亦有困難,經劉醫師針灸一次已行得到。「我自此好勤力治療,北區醫院的醫護人員、劉醫師和盧姑娘就是我的好朋友!」四個月後,Susan的情況已大有改善,其後接受膀胱擴大手術,泌尿狀況接近回復正常,餘下子宮長期充血的問題需持續治療調理。

回望過去,Susan慶幸終於逃離恐怖日子,「最初吸毒是尋開心,結果只是折磨。現在我開始有少量社交生活,間中與朋友外出飲少許酒,不用急着上廁所已經很開心。其實這些不過是生活基本,我原本都擁有,卻因為吸毒而失去,現在特別覺得珍貴。

Susan過往的生活只有返工和毒品,幸好家人不離不棄,在她康復期間貼身照顧,成為她重新做人的動力之一。
Susan過往的生活只有返工和毒品,幸好家人不離不棄,在她康復期間貼身照顧,成為她重新做人的動力之一。

開啟心靈之門

Susan向天朗中心求助之初,獲安排與天躍家庭醫學與輔導的陳嵐峯醫生見面,診所不僅提供驗身、治療等服務,更著重心靈輔導。「來這裏求診的吸毒者,受困擾的問題圍繞身、心、社、靈四方面,其中最常見的是身體出現問題。我們收到驗身報告,有客觀具體的數字擺在眼前,令他們覺得有需要見醫生,但我們需要處理更多的並非身體,甚至吸毒問題,而是『人』的問題。這部分比較複雜,不是傳統醫學訓練著重的範疇,如果只當吸毒是一種病,食藥控制可能有幫助,但沒有觸及吸毒者的真正需要。」

十個吸毒者,每個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唯有將每位病人視作獨立個體,花時間用心了解他的生活和思維,才能與他連繫。「能夠得到病人的信任,首先要有知識,至少認識毒品的名稱、單位,才能與對方溝通;其次是要花時間,透過相處建立互信。」

陳醫生有天水圍「俠醫」之稱,多年來與社會服務機構合作無間。「我們做家庭輔導是teamwork,會與社工、中醫、老師、傳道人緊密合作。一個醫生不管幾有心,若不明白病人的背景,沒有社工跟進,根本不能成事,因此需要謙卑地與其他專業人士一同合作。一般病人平日少有機會接觸專業人士,當我們認真與他們溝通,從不同角度關注他們的需要,他們會感受得到,亦會特別珍惜,原本緊鎖的大門得以慢慢開啟。」

陳嵐峯醫生重視與病人溝通,每次見面時間不少於半小時,著重了解病人的背景、生活和想法,提供身心靈援助。
陳嵐峯醫生重視與病人溝通,每次見面時間不少於半小時,著重了解病人的背景、生活和想法,提供身心靈援助。

中醫協助戒毒

天朗中心自十年前開始加入中醫治療,作為協助戒毒者團隊的重要一員,劉浩泉中醫師不但協助吸毒者改善健康問題,更成為與患者與中心之間的橋樑。中醫戒毒,首要是能確切改善吸毒者的身體狀況,中醫的治療方式通常需要持續進行一段時間,在過程中較易建立良好的醫患關係,由此提升患者的戒毒動機。「有時吸毒者未必願意回覆社工,但他們身體一定出現很多問題,因此見醫生覆診有更迫切的需要。」

多年來,劉醫師作出不少針對吸毒者的治療研究,2015年利用針灸及中藥治療改善K仔吸食者的泌尿系統。近年吸食K仔的人數回落,冰毒成主流,劉醫師遂與中大中醫中藥研究院及威爾斯親王醫院精神科開展冰毒中醫藥治療研究。冰毒學名為甲基安非他命,是一種強力興奮劑,能刺激中樞神經活動,劉醫師形容情況像「碌爆卡」,吸食者可能三至五天不睡覺,精神被嚴重透支,隨後變得極度疲倦、情緒低落、脾氣暴躁,甚至出現自殺傾向。「我們根據吸食冰毒的個案辨證論治,發覺療效不俗,於是設計出兩條藥方,針對患者的斷癮症狀,改善亢奮、疲憊和暴躁三方面的問題,療程為時兩星期。」此計劃由禁毒基金贊助,參加者費用全免,藉此鼓勵長期吸食冰毒的人士嘗試戒毒。

天朗中心駐場中醫師劉浩泉與社工及西醫緊密合作,根據社會的毒品盛行趨勢,展開針對性的中醫藥治療研究。
天朗中心駐場中醫師劉浩泉與社工及西醫緊密合作,根據社會的毒品盛行趨勢,展開針對性的中醫藥治療研究。

「Voice Out! 街口有樂!」專輯 由「禁毒基金」贊助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01-ABW_8663_V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