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Out! 街口有樂!】吸毒人士的守護者:家 給我力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Voice Out! 街口有樂!】吸毒人士的守護者:家 給我力量

15.03.2019

碧琳十二歲開始吸毒,廿年來在沉溺、清醒、逃離、軟弱、悔改之間兜兜轉轉,過程比連續劇更曲折離奇。幸運的是,無論境況如何,家人對碧琳一直不離不棄,不管是狠狠責備,還是默默支持,迷失中碧琳時刻感到一份關懷和依靠,讓她在跌跌撞撞之中勇敢站起來。

大家姐碧琪(右)和細妹碧琳(左)相差十二載,碧琪坦言不能理解妹妹過往的思想行徑,但一直期待某年某日出現奇蹟,讓妹妹迷途知返。
大家姐碧琪(右)和細妹碧琳(左)相差十二載,碧琪坦言不能理解妹妹過往的思想行徑,但一直期待某年某日出現奇蹟,讓妹妹迷途知返。

碧琳是家中幼女,上有兩姐一兄,在家人心目中一直是乖乖女,直至升中時交上壞朋友,輟學、吸毒、離家出走,整個少年時期在渾渾沌沌中度過。「十三至十七歲一直與男朋友同居,他有黑社會背景,又買賣毒品,因此有無限量毒品供應。」

雖然反叛,但碧琳與家人關係良好,大家姐碧琪開設美容院,鼓勵妹妹修讀美容課程,又聘請她在店內工作。「媽媽有提及她染上毒癮,但我見她平日表現正常也就不以為意。直至一次,她在工作期間不斷彎身在地上拾東西,我問她做什麼﹖她說拾火機,但當時地上什麼也沒有!我看她神情呆滯,相信她吸食了毒品產生幻覺。」

碧琪比碧琳大十二年,兩人外貌、身形和個性大相逕庭,大家姐性情剛烈,知道妹妹吸毒後嚴厲責罵,但當碧琳在十七歲發現懷孕時,大家姐不但為她籌備婚禮,還安排她到自己家中安胎、坐月,照顧周到。懷孕期間,碧琳戒煙、戒毒,兒子出生後更決心努力工作,但始終惡習難除,間中夜蒲時仍會吸食K仔和搖頭丸。

碧琳深受家人疼愛,媽媽無限包容,大家姐口硬心軟,二姐曾提供經濟支援,三哥則低調鼓勵,默默支持。
碧琳深受家人疼愛,媽媽無限包容,大家姐口硬心軟,二姐曾提供經濟支援,三哥則低調鼓勵,默默支持。

沉迷毒品 逃避現實

廿四歲那年,碧琳丈夫被控藏毒判監四年,自小青梅竹馬的丈夫鋃鐺入獄,令碧琳情緒崩漬,患上抑鬱症。「我躲在家裏不停哭泣和吸毒,食K仔已達嚴重上癮,需要用尿片,幾乎每分鐘都要上廁所,而每次去廁所也順便吸食。」

碧琳自知「人唔似人」,曾經嘗試戒毒,「我試過將毒品扔進廁所沖走,試過丟入街上的垃圾桶,甚至試過交給媽媽叫她代為丟棄,但每次事後我又會再食。後來媽媽對我說:『不要再丟了,你戒到便戒,否則每次扔掉又要花錢再買。』」家人對吸毒者認知不多,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協助碧琳。大家姐到台灣旅行兩星期,特意邀請妹妹同行,「我想如果她有十多天不碰毒品,回港後有很大機會戒除,但她逗留了一星期已嚷着要走。」碧琳指當時心癮難當,回港後繼續沉迷在毒品中,家人心裏明白卻束手無策。

近兩年的非人生活,令碧琳變得性情怪異,脾氣暴躁,更因為經常責罵兒子而導致他出現情緒問題。「當時他只有五、六歲,會亂擲東西、踢門,做出各種激烈行為。我找社工協助,後來主動提及自己吸毒,社工立刻轉介我到天朗中心。」碧琳在天朗中心認識了很多同路人,在互相鼓勵下加強了戒毒決心,及後到青山醫院戒毒,完成治療後更擔任義工四處分享經歷。

碧琳逃離毒海後,積極儲存正能量,協助天朗中心的社工分享見證。
碧琳逃離毒海後,積極儲存正能量,協助天朗中心的社工分享見證。

人的盡頭 神的開始

戒毒後兩年,碧琳在生日會中一時貪玩,主動叫朋友給她試幾口毒品,從此生活再度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第一次重吸後,心癮再起,就像擺脫不到的魔咒。由於自己之前不斷分享,重吸後覺得沒有面目見人,而且身體機能已損壞,引發更嚴重的膀胱問題,需要再次使用尿片,身心受到極大打擊。」大半年後,無助的碧琳主動聯絡社工,戒毒治療再由零開始。

情緒跌至最低點時,碧琳想過了結生命,一個人走到朋友荒廢的村屋中預備燒炭。點火前,她想到身上藏有毒品,為免死後給記者大做文章,決定先吸食所有毒品,但此時發覺吸冰毒用的喉管不翼而飛。混亂之際,碧琳腦中浮現出聖經金句,她意識到是上帝的安排,向着窗外大叫「哈利路亞」,令人煩擾的蟬聲頃刻靜下來。如是者重複六、七次,她內心變得平靜,打消了尋死念頭,改為致電社工求助。

奇怪的是,碧琳第二天趕到村屋中向朋友交代事件,到達後驚覺枱面上放着冰毒和吸食用具。「我從此信了上帝,決定再次站起來,將個人經歷作見證,與其他人分享。」

連繫家人 彌補創傷

2014年,碧琳獲安排入住青山醫院精神科接受治療,並申請入住巴拿巴自願戒毒宿舍。一年後她回歸社會,並重投美容行業,如今是美容院經理。

過往錯失的,碧琳這幾年盡力彌補。兒子今年十六歲,以往由姨媽和婆婆照顧,碧琪說:「姨甥小時候曾經對媽媽反感,但年紀愈大愈懂事,近年他看到媽媽的轉變,關係逐漸融洽。不過他們錯失了某段成長時間,以至姨甥一直較聽我話,這方面很難避免,亦毋須呷醋,總之他現在生性便足夠。」碧琳現與兒子、母親同住,剛花費三十萬積蓄裝修家居。現時最大的心願是等媽媽退休,將來多帶媽媽旅遊享受人生。

大家姐碧琪感慨時間過去便追不回來,因此經常發起各類型家庭聚會,藉此維繫家人感情。
大家姐碧琪感慨時間過去便追不回來,因此經常發起各類型家庭聚會,藉此維繫家人感情。

對於妹妹的現況,大家姐心感安慰,卻仍未百分百安心:「她以前吸毒時經常失蹤,現在她每天都會找我,偶然有一兩天沒有WhatsApp我便心驚驚。」碧琳馬上說:「早兩年我們去沙灘,家人見我消瘦了立刻追問我是否再食毒品,所以我不能減肥,太瘦家人會擔心。」

大家姐怕碧琳誤交損友,又會審視她社交平台的朋友欄,碧琳對此並無異議,甚至多走一步,直接介紹自己的朋友給大家姐認識,讓她融入自己的朋友圈。「哈,我早就習慣被家姐監視,到我五、六十歲,相信她仍會這樣做!」她笑稱有人check不失為好事,箇中的珍貴,過來人別有一番感受。

「Voice Out! 街口有樂!」專輯 由「禁毒基金」贊助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01_v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