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Out! 街口有樂!】吸毒者的重生 沿途有你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Voice Out! 街口有樂!】吸毒者的重生 沿途有你

22.02.2019

Addict源於拉丁文addictus,意指沉溺、屈服,具有奴隸的含意。Drug addict就是毒品的奴隸,阿盈十四歲初嘗毒品,沉溺二十年,想過回頭,想過重生,但自身意志太薄弱,直至遇上天朗中心的社工技安,一把再一把將她從谷底拉上來,兩年前戒除毒癮,去年更與兒子團聚開始新生活。阿盈現時幾乎每星期到中心擔任義工,技安入學校推廣禁毒信息,她就以過來人身份分享經歷。「過去十年技安一直扶持着我,這種不求回報,無私的付出,遠遠超越份人工。現在我有時間有能力便盡量去做,以後的日子,我要來報恩!」

近十年間,阿盈(右)在技安(左)的陪伴下經歷無數風浪,如今阿盈帶着兒子重新出發,技安繼續緊守崗位,守護着她和家人。
近十年間,阿盈(右)在技安(左)的陪伴下經歷無數風浪,如今阿盈帶着兒子重新出發,技安繼續緊守崗位,守護着她和家人。

阿盈在單親家庭成長,自小無心向學,十四歲時與朋友離家出走,流連街頭遇上陌生人搭訕,首次踏足毒品私竇。「當時對毒品的害處認識不多,只知道食冰可以減肥!有人問我要不要試,我根本沒有想後果,想做就去做。」私竇經常有不同人出入,有些會主動派毒品給阿盈試食。阿盈每日的生活只有吸毒和睡覺,有次在街上被警察截獲,爸爸替她保釋後,她隨即又出去玩,後來終因搶劫被判入宿舍而短暫脫毒。

生活如墮谷底

離開宿舍後,阿盈很快又再吸毒,縱使一直維持吸毒習慣,阿盈卻不知自己已上癮,「我以為控制得住,只在去玩時才食,但我最瘋狂時,一星期七日都北上的士高玩樂。」

近十年內地的士高式微,阿盈轉而在家食K仔,直至一天腸胃抽筋,才意識到身體已響起警號。「明知吸毒對健康有影響,想停,但沒有動力去停,遇上感情問題時食得更多,到後期出現尿頻、失禁等症狀,但我已不能自拔。」

毒品令阿盈的生活一片混亂,年輕時誕下兩子,長子隨祖母生活,次子入住兒童院舍。後來認識的男朋友既是吸毒者,還有暴力傾向,二人先後誕下兩子,但在出生時被發現有毒癮而被社會福利署帶走,輾轉入住保良局。男友負起刑責入村戒毒,阿盈孑然一身,卻仍未覺醒。她以「谷底」來形容戒毒前的生活,身邊的朋友逐漸離她而去,只有技安成為她最後的支柱,「我有事會打電話給技安,無論我情況有多壞,我身邊都有她。」

遇上人生導航員

阿盈由朋友介紹認識技安,初期她聲稱想入住戒毒宿舍,因此尋求社工協助,但見面後技安認為她決心不大,「每次找她都衍敷了事,然後又無影無蹤。」雖然關係未算親密,但技安一直與阿盈保持聯絡,也會陪她到明心樓覆診,有次醫生對技安說:『你暫時不要花太多時間在阿盈身上,她學習較慢,相信短時間內難有變化。』技安為此訂下十年目標,期間不刻意緊迫,避免給阿盈帶來壓力。

技安最初為阿盈訂下十年目標,結果在第八年阿盈成功戒毒,而且她近兩年個性變得更成熟穩定,技安笑言有老懷安慰的感覺。
技安最初為阿盈訂下十年目標,結果在第八年阿盈成功戒毒,而且她近兩年個性變得更成熟穩定,技安笑言有老懷安慰的感覺。

四、五年前,阿盈的幻聽幻覺變得非常嚴重,有次一把聲音不停叫她打電話給技安,技安接電話後發覺阿盈胡言亂語,立即趕到阿盈家中送她入院,結果她被綁着打了八支針始平伏下來。

爢爛的生活像漩渦一樣纏繞着阿盈,入院、盜竊、被捕不斷重複發生,直至某次技安往懲教所探望她時着她認真考慮兒子的將來,阿盈終於選擇入住香港戒毒會宿舍。入住宿舍期間,阿盈除了戒毒,還要學習生活技能,管理情緒,重新認識和接納自己。「住了十個月左右,我開始覺得有學習成果,又可以打電話給兒子。每次跟兒子通電話都帶來衝擊,我就是孩子唯一可依靠的人,因此想去改變。」

在旁的技安笑說:「我當時有探阿盈,發覺她終於有變化,肯用腦思考,懂得控制情緒,變得成熟,而且很重視小朋友。」其時適逢技安患病,需要入院做腦部手術,阿盈當下想到:「萬一技安看不到我改好怎麼辦﹖當時我認識她已八年,每次送我入院是她,探病是她,即使我再潦倒、落泊,沒有人理睬,技安總是在我身邊。我覺得是時候轉變,哈哈……可能就是這種想法,稍微刺激到我腦部活動。」

技安原名黃志慧,曾經專責邊青問題,十年前加入天朗中心跟進吸毒個案,她所見的吸毒者無一不想戒毒,只是動機和意志力不足,假以時日都能戒除陋習。
技安原名黃志慧,曾經專責邊青問題,十年前加入天朗中心跟進吸毒個案,她所見的吸毒者無一不想戒毒,只是動機和意志力不足,假以時日都能戒除陋習。

建立第二人生

離開戒毒會後,阿盈被安排入住中途宿舍,期間獲介紹在時裝店任職售貨員,生活漸漸變得正常有規律,亦開始修補與兒子的關係。「初時必定要付出努力,我有好幾年沒有接觸兒子,他們根本視我為陌生人,細仔初見我時會大哭,後來我定時探望,看着他們一日一日轉變,慢慢發覺他們會想念我,見面時會有喜悅。」

最近一年多,阿盈搬回天水圍舊居,還接了現年十三歲的次子一同生活。技安指阿盈兩母子個性相似,做事衝動不顧後果,因而多次發生家庭糾紛,但問題再多,也不及母子團聚帶來的動力,「我有五、六年時間完全放下他不管,他對我有恨也是人之常情。雖然我們時常有衝突,但正努力學習和適應,每個人都有情緒,他發脾氣時我盡量忍,相反,有時到我有情緒,他也會體諒我。」

遇上特別節日,阿盈更會申請接兩個幼子外出或回家短聚,四母子團聚的希望不再渺茫,「以前覺得自己能力有限,事事要依靠男人,現在心態改變,一個女人也可以做到很多事,只要目標堅定,不斷努力就有機會做到。」

為了入學校宣傳而印製的筆記簿和年曆卡,由於包裝需時,技安找來阿盈幫手,與其他義工合力包裝二千五百份紀念品。
為了入學校宣傳而印製的筆記簿和年曆卡,由於包裝需時,技安找來阿盈幫手,與其他義工合力包裝二千五百份紀念品。

「Voice Out! 街口有樂!」專輯
由「禁毒基金」贊助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01-5L2A2365_v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