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毒路上on the go特約專輯】戒毒重生 找回生命意義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毒路上on the go特約專輯】戒毒重生 找回生命意義

24.12.2021
小時候阿群因家暴問題被判守感化令,期間認識了天朗中心的社工,多年後決心脫離毒海,又再次走到天朗中心求助。

吸毒源於好奇,結果身心受損;戒毒需要經歷痛苦掙扎,卻找回了家人及人生。

X

「自己因為一時好奇而吸毒,結果一試就被毒品綑綁了十多年,吸毒期間傷害了很多朋友及家人,人生失去了很多。我勸籲大家一定要拒絕毒品,不要因為吸毒這個錯誤決定而失去生命中那麼多東西。」這條戒毒之路有多難行,就讓施培群以過來人身份向我們解說。

阿群表示自己因吸食大麻多年,難免會帶來後遺症,例如至今仍會飽受偏頭痛困擾。
阿群表示自己因吸食大麻多年,難免會帶來後遺症,例如至今仍會飽受偏頭痛困擾。

吸食大麻與冰毒 飽受後遺症困擾

施培群少時缺乏家庭關懷,誤交損友,先後接觸多種毒品,其後毒癮日深,吸毒愈來愈頻密,以致嚴重影響日常生活,並要付出一生的健康作為代價。「那時候跟同學吸食大麻,以為只是味道特別的香煙。」阿群起初吸食大麻以為不會有害,之後逐漸上癮,越食越多,更對身體造成無法逆轉的影響:「當時自己不知不覺對大麻上了癮,吸食後出現幻覺,不斷傻笑,更試過和朋友吸食後一同到超市偷竊。健康方面,現在即使已戒除毒癮,都會有偏頭痛的後遺症。」

施培群初次接觸冰毒則是因為親生哥哥。眼見哥哥吸食冰毒,阿群也出於好奇心而去嘗試。他吸食冰毒期間多次產生嚴重幻覺,不但質疑自己的父母不是親生父母,想拿他們的牙刷做DNA驗證,更曾赤祼身體走到陌生人的婚宴鬧事。「我幻想心儀的女生結婚,想去搶新娘,結果警察拿著盾牌把我帶走,最後在醫院住了一星期。」

阿群吸食大麻後曾與朋友到超市偷竊,事後感後悔之餘,也驚覺毒品對自己所造成的影響。
阿群吸食大麻後曾與朋友到超市偷竊,事後感後悔之餘,也驚覺毒品對自己所造成的影響。

露宿街頭 驟然醒覺決心戒毒

父母對當時沉淪毒海的阿群感到絕望,曾與他斷絕關係,給他4萬元讓他「自生自滅」。阿群不消兩個月便把錢花得一乾二淨,淪落到在街頭露宿十多天,也正是這段日子讓他醒覺,決心戒毒。阿群向社工求助後,獲安排入住靈愛蛋家灣中心接受戒毒服務,但毒癮使他的情緒大起大跌,更曾因打傷同工而險被踢出戒毒村。「有一次與同工爭執並揮拳,結果他的頭撞柱受傷,最後縫了7針治理,這件事令我相當後悔,也算是另一個轉捩點。」闖禍之後,阿群開始學習與人相處,遠離毒品,又自律地以靈修反省自身問題。「我一輩子好像只跟從自己的意思,從未試過跟別人的意思去走,覺得今次不如放下自我,嘗試聆聽別人的意見吧。」

小時候阿群因家暴問題被判守感化令,期間認識了天朗中心的社工,多年後決心脫離毒海,又再次走到天朗中心求助。
小時候阿群因家暴問題被判守感化令,期間認識了天朗中心的社工,多年後決心脫離毒海,又再次走到天朗中心求助。

離開戒毒村後與社會重新接軌的瞬間,阿群彷彿與毒品展開另一場戰爭。不少戒毒人士因受不住誘惑而重新吸毒,阿群亦曾經有一刻想過放棄,但最後仍下定決心,憑自己的意志打了一場勝仗。問到現在與過去的自己有何分別,阿群指以前有錢就會買毒品,生命只有「吸毒」兩字,但現在終於體會到何謂真正的生活。「現在我經常做運動,會約朋友去行山、跑步、健身,又會露營及四處品嚐美食,開始領略到真正的生活意義,我會說現在的自己是更好的自己。」他亦在戒毒期間找到了信仰,在教會開拓了新的社交圈子。

阿群養成了做運動的良好習慣,更會與朋友露營及四處品嚐美食,享受以往從未擁有過的精彩生活。
阿群養成了做運動的良好習慣,更會與朋友露營及四處品嚐美食,享受以往從未擁有過的精彩生活。

重獲新生 望以生命影響生命

現於戒毒機構任職朋輩輔導員的阿群,認為這份工作別具意義。「每次接觸正在戒毒的弟兄,就彷彿見到以前的自己,覺得幫助他們的同時也在幫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再次吸毒。」有些戒毒人士會出現復吸情況,阿群認為毒癮確實難戒,但最重要是踏出第一步求助。「『一人得救,全家蒙福。』很多吸毒人士只覺得身體、金錢、生命是自己的,在過程中傷害到身邊的人卻不自知。只要主動跳出『毒井』,就會看到身邊重要的家人和朋友,也會看到世界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嘗試。」

施培群曾沉淪毒海十多年,現已成功戒毒並擔任朋輩輔導員,從求助轉變成輔助的角色,陪伴同路人戒毒。
施培群曾沉淪毒海十多年,現已成功戒毒並擔任朋輩輔導員,從求助轉變成輔助的角色,陪伴同路人戒毒。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