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醫生系列】公院醫生離職潮:從一位高級顧問醫生的退休而想起

6975
30.01.2019
YK Law
a393da40-e97c-4a5c-be20-47676960556b

張德康醫生,是香港醫院管理局(HA) 屬下最大的婦產科部門的前任主管以及COC (Coordinating Committee) 的前任主席,經過34年的服務,於20181229日正式退休。隨着他的離職,這個部門相繼由於辭職和退休共失去了合共6名高級醫生,其中包括兩名產婦母胎醫學專家、一名生殖醫學專家、一名青少年婦科專家和兩名婦科腫瘤專家。這些醫生包括三名大學任命的,是退休離開香港的前學系主任及兩名大學臨床醫生(助理教授),後兩者連續三年獲得了大學醫學院的最佳教師獎,其他則是受僱於醫管局的兩名顧問和一名副顧問醫生,他們的總經驗和服務年數超越一個多世紀。

流失的是醫學專家

在文章必須明確指出,大學臨床醫生的流失與同等級別的醫管局醫生的流失,對提供臨床服務的影響是同樣重要,因為大學臨床醫生除了學術職責外,還須承擔醫管局同等級醫生的臨床職責,雖然是大學聘用,但是他們是被視為該部門的全職臨床醫生之一,並計算在分配人手數目之內 (留待討論香港的大學臨床醫生情況時再探討)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公立醫院失去母胎醫學專家的情況特別多,一名顧問和一名副顧問從其他兩家醫院辭職,一名加入私家醫生行列,另一名則去了英國。當然還有其它損失,但是在一年 (2018)內,如此多經驗豐富的專家的流失,在來年很難被補充 (稍後將詳細討論不同亞專科的婦產科醫生的變化、和不成比例的損失的影響)

公立醫院醫生的辭職浪潮涉及所有專科,這可以從不斷收到的大量私家醫生宣布開業的通告而得悉,但這並不代表所有流失的醫生,因為有些人並沒有加入私人執業的行列。所以無論醫管局或政府有任何關於在醫療體系上投入更多資源的說法,對於醫生的流失,幾乎完全沒有正面的影響。原因是醫管局及政府沒有做過挽留醫生的工作,特別是這班高級醫生是經過多年培訓,具有經驗和成熟技術,他們是公共醫療服務部門的支柱,故此所有醫療服務都不斷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無挽留 招募不足

公立醫院醫生的不斷流失,導致醫療人力危機,是香港人所共知的事實。張德康醫生跟我指出,最糟糕的情況是在2010至2011年,各級公立醫院婦產科醫生的總人數由180-200人下降至80人,原因是大量醫生離開醫管局、加入私家醫生行列,照顧來自中國的非符合資格人士(non-entitled person, NEP)湧入香港生孩子而導致私家醫院的蓬勃。

不過,任何這樣大規模的流動,都不是僅僅與私人執業的收入的吸引力有關,而且還有醫生被迫離開的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婦產科部門在此期間突然大幅增加50%甚至100%的工作量,迫使前線醫生無法忍受。雖然在2013年禁止非符合資格人士進入香港分娩之後,人力短缺情況已經穩定了,並且人手逐漸恢復,但這仍然不足以避免高的流失率。在2017年,醫管局有5.7%的醫生離職,另外醫管局於今年宣布,有意招聘420名醫生,以解決目前還欠300個人手的問題

公立醫院醫生短缺是如何產生的呢?它源於長期招募不足和沒有做過多少挽留工作。由於高流失率沒有限於任何特定年資的,因此任何時候官方提供的數據無法反映未來六個月甚至三個月的情況。經驗豐富的婦產科醫生的流失尤為重要。舉例來說,在九龍的一間主要公立醫院,2017年的人手流失包括一名轉到私人執業的副顧問醫生,兩名新認可的專科醫生(香港醫專的院士)轉到衛生署轄下的母嬰健康院工作。最後,一名受訓醫生轉投到放射科部門(lateral transfer,橫向轉移)。在2018年至8月期間,另一位副顧問醫生已經辭職進行私人執業。

真實的數字 真實的困境

雖然有5名新醫生加入接受培訓,但沒有人能夠確定其中有多少人能夠持續來完成他們的訓練,並且有多少人將會在訓練之後離開。在2018年第四季度,在九龍的另一家大醫院,原本應有24名婦產科醫生的部門,只剩下22人,其中兩名女專科醫生已經離開、到私人執業及轉到另一家醫院工作。另外在一批剛投入訓練的醫生中,有兩人因為工作壓力大,感到焦慮和抑鬱,並且需要取病假休息,所以轉到家計會,該婦產科部門服務需由3名兼職專家提供支持,他們都是退休的顧問醫生。另外在新界西的主要醫院,應有34名婦產科醫生的部門只剩下30人,缺少了3名駐院醫生及一名副顧問醫生,該部門能維持服務是靠5名兼職、或重新僱用的退休專科醫生來支援。

這些現象帶來了兩個問題,首先是由於人手不足、醫生累積的假期不能獲得批准, 另外即使以數名全新在婦產科培訓的醫生,取代離開了具有經驗的醫生、以致人數達到平衡 ,但是服務水平可能無法維持。

公立醫院醫生離職的各種原因,在以下系列文章將探討。

注意:目前公立醫院醫生的抗議可能是下一波辭職的一個序幕。

 

愚翁 – 正如他的名字所描述的那樣,作者是一個退休醫生,他永遠在問問題,挑戰當局,並且通常會使自己成為別人的煩惱,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完全政治上不正確的人。

The Old Fool As described by his namesake, the author is a retired person who is forever asking questions, challenging authorities, and generally making a nuisance of himself, in other words, a thoroughly politically incorrect person.

YK Law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難為記者 香港藝術節 時裝周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