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流動的性別】可愛風、無性別風只是個名詞 可愛閨密自白:我就是我
1413
Gaga(左)與Barry(右)是理工大學紡織及服裝系的同學,出街的時候,最愛夾dress code。
Gaga(左)與Barry(右)是理工大學紡織及服裝系的同學,出街的時候,最愛夾dress code。

方浩嶠(Gaga)與馮晉達(Barry)無時無刻也散發着「我最靚,我最正」的氣場。前者染了半白半黑的髮色,後者則穿了一身粉色配搭與一雙珠片高跟鞋。攝影師第一次看見他倆也禁不住說:「嘩,好正呀!」

衣服要稱身,打扮要合乎性格,再大膽的打扮,在這對閨密身上毫無違和感。Gaga打趣地形容二人是時裝設計系出身的「騎呢怪」。即使被誤認為女生,也只豁達地說一句:「我就是這樣啊!」

2016年,日本開始掀起一股無性別(ジェンダーレス Genderless)時裝熱潮,又名可愛男生風(可愛い 男子)。顧名思義,可愛不再是女生專利。只要在Instagram搜尋以上兩個單字,會出現海量的年輕男生美肌自拍。這羣潮人集中在東京原宿,他們會穿粉紅色衫、留長髮、化全妝、戴有色隱形眼鏡、穿厚底鞋等等。

無性別打扮在香港似乎十劃都未有一撇,但Gaga與Barry還是不自覺地挑戰這種風格,在甜美可愛之外,加了一點倔強與傲氣。

Shopping逛齊男女裝

訪問當日相約在Barry的宿舍中,二人夾好色系,一黃一紫。
訪問當日相約在Barry的宿舍中,二人夾好色系,一黃一紫。
Barry的桌面放滿設計草圖,他最近忙於準備畢業作品,主題圍繞男士酷兒。
Barry的桌面放滿設計草圖,他最近忙於準備畢業作品,主題圍繞男士酷兒。

Gaga與Barry是理工大學紡織及服裝學系的同學。平日不愛穿名牌,也沒有閨密套裝,卻最愛買別人看不上眼的服飾。他們的性別認同都是男生,但在打扮上,卻認為毋須為性別定界線。「一件衫本身就沒有性別之分,為何要介意?」Barry如是說。

訪問當日相約在Barry的宿舍中,二人夾好色系,一黃一紫,兩種閃耀的對比顏色跟房間內的粉系佈置形成絕配。「為了出街影一張靚相,我們經常夾dress code。」藉此機會還可互相比較「血拼」後的成果,但Gaga笑言最討厭別人選大地色。「原來每個人對大地色的定義都不同。泥黃色、棕色、綠色,有人甚至會穿藍色。藍色已經是天空色,怎會是大地?」因此玩顏色,要集中選一至兩種。Barry習慣全身穿同一種色,假若難度太高,對比色也有好效果。

盡情挑戰任何物料

搭配是學問,購物也是。Barry表示平日逛街像店長巡視業務一樣,男女裝也要認真逛,但男裝部確實較少適合他的衣服,即使有也是不太特別的款式。「我很久沒買男裝的褲,尺碼太大,我也穿不下。若然要買衫,春夏季比較多我喜歡的粉色系T恤,但款式也要小心選擇,不然會跟街上的人撞衫。」Gaga也只會在男裝部買淨色的T恤作基本配襯。「我較少逛男裝,因為男裝的款式太男性化,物料很硬,而且多數是長身設計,穿不下也跟我不太配。」如果Barry的心頭好是糖果粉系顏色,哪一類衣服,才與Gaga最匹配?

想了一會,Gaga覺得自己好像沒有特定的歸類,但他喜歡特別的物料與圖案,例如黑白格、乳膠、漆皮、毛皮、蛇皮紋等等。不論是上身、下身、頭巾、項鏈,還是皮帶,均能在網購中儲齊一套。「但穿這類衣服外出,好像有點太誇張,所以我會配合其他打扮,盡量低調地演繹我的風格。」

190104_genderless-01_web-07
gaga-001

坐在旁邊的Barry立即忍不住爆料:「只有你覺得已經變低調吧。上次你穿長袖蛇皮紋T恤,還是震撼大家啊!」

「是嗎?那一次我已經grade down了,多穿一件白色短袖襯衫!」特立獨行的人,無論他怎樣嘗試低調,還是引人注目。反正別人不會買的衫,Gaga也一定會買,這就是他的時裝之道。

年少時的時裝車禍

老實說,每個人的時裝都有「黑歷史」,時裝達人也是。「中三的時候,開始學襯衫,試過上身穿紅白間條、下身是綠色褲配泥黃色襪,跟聖誕樹一模一樣。」Gaga說現在重看舊照固然是不堪入目,但當時又覺得自己很美,完全是不能理解。Barry也笑稱自己中學時期衣著「前衞」。「有段時期,我很喜歡穿星星圖案飛鼠褲,現在看到那些恐怖的照片都想打自己。」又有一段時期,他倆會為自己訂立許多無聊規條,例如無論怎樣也不穿黑色衣服、不買一件襯衫、出街一定要鮮豔等等,現在當然已打倒昨日的自己。

培養衣著品味之外,Barry入讀大學後也開始學化妝。要數最嚇人的黑歷史,他立即想起迎新營的時候。「當時不懂修眉毛,亂剪成一條三角形的眉,一副黑框眼鏡、加上會化開的眼線,真的很恐怖。後來,朋友改花名取笑我是『濃妝毒X』。」Gaga也認同化妝很困難。最初接觸粉底的時候,常常未能拿捏分量,化得太白會像個京劇演員。唯有不斷練習,現在只要是外出便一定會化妝。「只有病得很嚴重時,才會戴眼鏡口罩,不化妝出門。」

雖然黑歷史十分可怕,但能在Facebook輕易地找到他們的舊照,二人似乎沒想過要消除記憶,或許成長的記憶也是自己的一部分。Gaga解釋:「偶然重看舊照,可以取笑以前的我,順便警惕現在的自己。」

190104_genderless-01_web-04
barry-002

總有尷尬的誤會

前衞的打扮容易引人側目,被人誤會自己是女生也是常態。Gaga說:「我們真的經常被誤會是女生,雖然也會覺得尷尬,但我就是這樣啊。」要數到最尷尬的必定是在男廁被人誤會。「每當我離開男廁時,剛走進去的人會以為自己走錯去女廁,要踏後看看廁所門外的logo。我只會跟他說:進去吧,這裏真的是男廁啊。」

Barry甚至不太理解自己沒留長髮,為何還是被誤認為女生。「試過有一次,我沒刻意打扮,走入男廁時,竟有人跟我說:小姐,這裏是男廁!」

Gaga聽後忍不住大笑:「你應該回應:你有的器官我也有啊。」最後,Barry只好刻意壓低自己的聲線,說了一句:「我知啊,點啊?」便無視了那位廁客。

學習面對尷尬,還得學習面對途人的目光。Barry最初也不習慣,也很怕聽到途人的閒言閒語。「剛入大學時,很怕被人望,所以我會戴耳筒聽歌,目中無人便不怕,但現在看到別人的側目,我會反擊看着對方。」 Gaga則試過有一次在H&M閒逛,有位大叔因為他的髮色,突然很大聲地取笑他是小丑,卻只能無視大叔的無禮。「我都會享受被途人望,但香港真的太多奇怪的目光。如果我感受到對方是不友善的,我會直接問:你望什麼?」

說到底,打扮本來是為了悅己,別人的眼光毫不重要。「有時候上班不會穿得太誇張,但同事依然會覺得我很特別,所以根據自己心情打扮就好了。」Barry認為服飾本來就無性別之分,又何須因為所謂的男裝女裝而局限了自己的可能性?

做最真誠的自己,認識懂得互相欣賞的閨密,哪管香港何時才吹起可愛風、無性別風,Gaga與Barry還是能容光煥發地過每一天。

190104_genderless-01_web-11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