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落區】藍田陳易舜:只講不做與廢人無分別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大學生落區】藍田陳易舜:只講不做與廢人無分別

1635
19.09.2019
梁浩輝
周耀恩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學五件事包括:拍拖、讀書、住hall、做兼職和「上莊」。很多大學生覺得做齊這五件事才算享受真正的大學生活。但偏偏有一羣大學生,將繽紛的校園生活拋諸腦後,將所有時間投放在地區工作。

自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不少年輕人或者政治素人進入社區服務居民,欲打破長期以來建制派主導地區事務的局面。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四年級生陳易舜也抱着相同信念。他自小在藍田區長大,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帶來改變。

中文大學早前召開大專學界罷課集會,陳易舜亦有出席。
中文大學早前召開大專學界罷課集會,陳易舜亦有出席。

理論容易實踐難

陳易舜家裏有五兄弟姊妹,他排第四。因為與家人年齡相差甚遠,感覺上家人總是對他不理不睬,這倒令他更想了解大人的世界。他笑言:「自小不會和家人談及數碼暴龍等卡通的劇情,反而經常與他們討論政治。」家人給他的自由度很大,參與任何活動也不會加以阻止。他中學時便曾擔任學生會會長,其後入讀中文大學修讀政治學。

由小到大對時事政治的接觸令他不禁反思,到底什麼才是「好的生活、好的制度」。他說:「政治學追求美好的制度,但研究當中也涉及行動面向,只講不做,與廢人沒有分別。社會政治必須介入現實,才能改變制度以至世界。」於是7月他以素人身份,在藍田內的平田區展開社區工作。

 

陳易舜今年7月於平田區展開地區工作
陳易舜今年7月於平田區展開地區工作

陳易舜坦言很喜歡藍田這個自己成長的地方,「藍田區由當年徙置區的居民構成,數個家庭一齊看電視,大家會關心對方,居民之間的連結亦很深,延續至今。」他舉例說:「我光顧一些區內小店時,只要叫一聲照舊,老闆便會將平常我喜歡的餐點送上,這種居民間的情感連結正是我所羨慕的社區。」

但隨着社會「進步」,社區環境竟然每況愈下。陳直言現時藍田區「已不是小時候認識的社區」,「現時區內衞生環境惡劣,經常有蟑螂和老鼠出沒,不少街坊向他訴說自己經常生病,不知是否與衞生問題有關。」

政府今年5月起於各區推行滅鼠行動,陳批評政府只是「洗太平地」,行動不見成效,「唯有靠自己跟進」。他7月起積極跟進區內衞生問題,包括去信食環署要求跟進鼠患,巡視衞生黑點等。

自由自主 追尋美好生活

陳易舜相信遍地開花的連儂牆能加強社區居民的連繫和交流
陳易舜相信遍地開花的連儂牆能加強社區居民的連繫和交流

投入社區工作短短數月,陳易舜已認識眾多街坊,其中遇到一位婆婆令他印象深刻。「有一次我宣傳有關平安紙的講座時,遇到一位患有老人癡呆(腦退化)的婆婆,她無助地跟我說想到藍田街市,但沒有這個地方。我唯有送她回家,卻發現她連家裏地址也忘記了。」幾經波折後他終於帶婆婆回到家,但心卻很難受。

「望着婆婆在街頭無助的樣子,無力感很重,因為我理解孤獨的痛苦,卻無法幫助她,只能和她聊聊天。」他批評,政府無論在社區配套或情感支援上,皆未有足夠措施支援居民,遑論創造美好生活。

追本溯源,陳所說的「美好生活」,正正是他的工作理念。「美好生活是指我們做自己的主人,自由規劃人生,不受任何干涉。」他深信社會撕裂源於居民不懂互相尊重關懷,只要在社區建立身份認同,居民自然懂得包容不同的聲音。大家能自由地追求不同的東西,美好社區生活就由此起。

「而這種社區文化,就是我工作的最終目標。」陳易舜說。

編輯推薦
梁浩輝
周耀恩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eason0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