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盧怡安
熱門文章
盧怡安
不在市場,就在廚房
ADVERTISEMENT

度夏的伴侶

24.06.2022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蟬開始叫的第一聲,一定要這麼大聲嗎?一點前奏、一點預兆也沒有。夏天來了。

你都準備些什麼,陪你度過夏天呢?是一打又一打的冰啤酒,還是一盒又一盒的冰淇淋?

我的話呢,是香草。

不是,不是香草冰淇淋那個香草。是柔柔軟軟,散發着沁涼、深沉、迷幻或是甜美可愛,形形色色不同個性、不同氣味的綠色香草:薄荷、馬鬱蘭、香蜂草和奧勒岡……。對,也是那些在夏天好需要照顧,一不小心就 失水乾掉、軟掉的植物。啊,這些柔弱又討人疼愛的小東西。

%e6%9c%aa%e5%91%bd%e5%90%8d%e8%a8%ad%e8%a8%882

土用丑日未到,但是朋友的IG上,已經好幾位端出了飯台,端出了白瓷小皿,大啖鰻魚飯。一鍋漂亮的烤鰻魚桶還不夠,還有沖入高湯或烏龍茶,做成茶泡飯的版本。

哎呀,那個甜潤帶點黏稠,焦糖感的蒲燒醬汁,沾染在壽司飯上,都還沒吃到鰻魚本人呢,就讓人口水直流。烤到鬆鬆軟軟的鰻魚,綿綿的融化在舌面上,啊,這個滋味,吃過就難忘。也因此那深沉的醬汁看上去雖然黝 黑,只有一點點反光的亮點,卻叫人覺得美,覺得食指大動,覺得看完那照片不趕快來做一碗不行。

啊,但實際上綿軟的鰻魚,濃郁的醬汁,卻很有可能到入口第三筷,就開始顯得膩重,心裏燠熱起來。

可不是需要一點夏天的小天使嗎?紫蘇來了。鮮綠、清新,帶着和酸香梅子總無法分開的氣味連結,一下就把鹹甜濃黏的醬汁,化了開來,像一把夏夜裏的涼扇,在口中拂來了 微風。有了幾縷紫蘇葉的細絲,鰻魚飯好開胃,好清新,會一不小心整鍋吃完。

%e6%9c%aa%e5%91%bd%e5%90%8d%e8%a8%ad%e8%a8%884

奧勒岡是夏天裏完全不同個性的氣味。擠了大把的檸檬、酸桔,調開帶着青綠色輕飄氣味的琴酒,注入在有大圓冰塊的輕透玻璃杯 裏。但今天酸得有些扎人,有些刺耳,明明很冰涼,卻喝起來微微心亂。

我喜歡在這時候呼喚奧勒岡。帶着蓊鬱的森林感,深沉,有一點神秘,木質調氣味勝過草香。手掌心拍開一小疊奧勒岡葉,森林感迸發,再和青綠的酸桔、檸檬、琴酒放在一起,帶一點重量感的氣味,真的讓人安靜下來 了。這一次,才嘗到了靜謐酸香的夏天涼滋味。

%e6%9c%aa%e5%91%bd%e5%90%8d%e8%a8%ad%e8%a8%883

近來在傳統市場,愈來愈容易買得到這些歐式香草了。傳統菜攤,在扁蒲、竹筍和茄子旁邊,也會開着一袋薄荷。原本就專攻西式香草的攤位,選擇多了起來,奇妙沒見過的神香草、氣味野而狂的罕見薄荷、帶着苦香味的羅勒,陸陸續續的被介紹出場,和晚香玉、朝鮮薊擺在一起。

以前總覺得專賣香草的攤主阿伯,背影特別寂寞。家庭主婦圍着他你一言我一語的問個不停,他努力解釋了,但還是得不到只想要來買葱的大家,一點點了解。是錯覺嗎?甚至覺得他快要變得有點憤世嫉俗了。

其實不過才一兩年,買了羅勒要炒家常蛋,或毫不猶豫挑走茴香頭要做沙拉的人,多起來了。攤主話開始軟鬆慢緩下來,他介紹我剛展開產季的赤紫蘇,和比較少見的紅甜菜苗。

我挑了一些香蜂草,取代薄荷,泡成溫柔的香草茶,要來配基隆連珍的梅子糕。香蜂草的涼,比薄荷柔軟,溫雅,融成一些平易近人的舒服調子。傳統的梅子糕,沒有一點茶化 開來,就是乾而已。配上一些香蜂草茶,含開梅子糕,馬上覺得它化開的速度,好爽口,口裏莫名有一種沁涼的感覺。

喜歡香草,太喜歡了,有了它們就能安穩的度過夏天。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