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盧怡安
熱門文章
盧怡安
不在市場,就在廚房
ADVERTISEMENT

和筍殼拔河

13.08.2021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等一下~~~~」我用「刀下留人」的尾音,朝着菜市場阿姨喊。因為她正滿心專注,耳朵完全不理人的,朝我剛挑好的七支綠竹筍下刀。「殼不要去掉!」我喊了好幾聲她還是沒在聽,我情急之下捏住她拿刀的手腕,
和正要被削去的筍殼拔河。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夏季的綠竹筍真是太鮮美了,細皮嫩肉的,看那刀口下筍屁股,正汨汨的滲出晶亮的汁液呢,都能想得到等等入口那脆裏噴汁的口感了。但是,等一下,這綠竹筍就是要一口氣買七、八支,而且每一支,都得留着它那棕綠色夾雜着白色的筍殼啊。

就像海產攤帶殼燙好的鮮蝦一樣,剝開殼的瞬間,甜鮮的汁液還會噴得你兩手都是;帶殼燙好的綠竹筍太華麗了,和剝蝦一樣,明明心裏喊着「燙、燙、燙、燙」,卻總是喜歡擠在那剛離鍋還燙手的時候,就剝來切來塞進嘴巴裏。嗯~唔~這甜味怎麼回事?太豐厚了又太爽口了吧?

一定要帶殼燙煮啊。在筍殼的包覆下,僅僅是鹽水燙過的微鹹,就使得筍子一支支甘美滴汁,得要邊咬邊吮,以免鮮筍汁從嘴角滑出來。剝開還冒着煙的筍殼,此刻湧散着芳美的筍香,我貪心地大吸幾口,鼻尖與舌尖都充滿清甜的芬芳。

為什麼要買七、八支?和烏殼綠、麻竹筍不一樣,綠竹筍個頭小小,又細嫩如梨,與其說按照其菜市場名「沙拉筍」當沙拉吃,不如說像啃水果一樣的感覺,站在爐台旁邊已經不小心剝了兩支來現吃掉了啊。等等選不出來到底是要燉點筍雞湯來嘗嘗湯裏的鮮甘,還是要炒開享受它唰滋唰滋的鮮脆感。所以就,都吃。八支很剛好的。

帶皮的雞,在鍋裏燉得差不多香之時,就把燙好的幼嫩綠竹筍,每小支切成六份,放進去一起滾一下就起來。喔喔喔~~比剛剛搶先偷吃更醇潤了。雞湯潤澤了嫩筍,用大大的平底瓷湯匙,連湯帶筍地送進口裏,前齒才剛陷入筍的爽脆之中,兩頰唏哩呼嚕的已經被雞與筍汁雙重的甘美給感動了。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一時太滿足了,整鍋都吃掉,想要再嗑一盤炒筍,心有餘而胃不足。但是帶殼燙煮過的筍子,放涼了冰妥,隔天再來享用,不怕它老,也不怎麼怕失去水潤的。

清炒當然就很過癮,但我試過一次就超級喜歡的花蛤炒筍,榮幸地請來花蛤的鹹鮮給綠竹筍做嘉賓後,實在太迷戀把炒蛤湯汁澆淋在筍尖上,再唆嚕嚕的連筍鮮、連蛤鮮的大嚼好幾口。

連三頓一個人的筍宴,清香、醇潤,或鹹甘,一點都不覺得有重複感。但有時候也會隔一兩頓,累積點思念,再一口氣爆吃整桌都筍的饗宴。所以說,讓筍子阿姨刀下留殼,保護好筍的鮮度,實在是很重要。

家附近的攤商阿姨,總是服務太好,好到我有時候哭笑不得。明明已經千叮嚀萬囑咐,啊,我就是喜歡那筍殼。她們要不就忙忘了,要不就總是用「別跟我客氣」的微笑,彎刀一刺,又幫我把筍殼唰啦啦的去掉了。

怎麼樣,我就是那種不領情,喜歡站在鍋旁邊自己扒筍殼的人嘛。鍾情於筍殼包覆下的多汁、甜潤,不好意思了,不用對我那麼好,下次我還是會跟筍殼拔河。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8/02-1-20210813050254-e162883098544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