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盧怡安
熱門文章
盧怡安
不在市場,就在廚房
ADVERTISEMENT

我是偷吃大王

10.09.2021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對,我就是指在廚房裏時,因地利之便的那個特權。好整以暇、光明正大地拿把筷子,用試味道的名義,把剛炒好香得冒煙、剛烤好燙得酥脆的,大口吃掉。

包糉子時,偷吃剛滷好的肉,咦?不小心總共吃了三四五六塊。炒米粉時,偷吃炒到一半的香菇蝦米綜合配料。我近年不負責任的食譜上,常常很負責任的註明這些美妙時刻:此時宜偷吃。

因為偷吃的時候,最好吃。

熱氣還冒着時,呲牙裂嘴也不管的,硬要吃,最~香了。這點道理連我家以前的吉娃娃都知道。

小時候媽滷牛腱,超香,濃醬氣味席捲整個廚房客廳書房陽台。所以熄火時,雖然還得再放着讓它入味,但誰要等那麼久啦?拿小刀把最外面割幾口下來吃,是一定要的。哦哦哦哦哦,那一口剛沾到門牙(不能沾到嘴唇,因為太燙了)都還沒咬下去,醬濃味重,口水已經溢到唇外。

我家狗只吃那頓,下一頓再熱過,她聞一下就哼地從鼻孔裏噴氣,表示不吃。(哪招?)

偷吃大王要推薦你的一道菜是,生菜蝦鬆。我近期太愛這道菜了,因為,每個步驟,都好適合偷吃。偷吃的味道,就是不一樣。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先張羅材料:蝦、生菜、豆薯或荸薺、葱、油條。油條我大概不會自己炸,市場買來,或呼叫外送送來。所以當然是,油條買來,先偷咬幾口啊。快趁熱狠狠的咬下去,炸得酥中帶軟的濃香味,口裏跟鼻尖都泛起一團金黃色的香雲。

吃剩的( 喂!) 進烤箱再烤酥一點,有點老油條狀, 就可以放進麻辣鍋裏面(喂!),噢噢,抱歉,是先放着備用。

來把蝦仁跟豆薯切好吧。我喜歡在這道菜裏面加豆薯(編按:即沙葛),勝過荸薺。豆薯溫柔,水分多些,沒有荸薺脆成那樣而且扎實。但我覺得,生菜蝦鬆裏夠爽脆的角色,讓生菜唰滋唰滋去表現,讓油條卡茲咖茲去帥,就夠了。想要一點水潤的口感,連接蝦仁的甘甜帶彈,豆薯是我心中比較理想的人選。

蝦仁炒香,再輪到豆薯一起炒香,鹽和胡椒下得比平常多一些些,等會兒即使包上了生菜,還是會很下飯。當然囉,怎麼知道鹽和胡椒下得夠不夠?快拿一根大湯匙舀了偷吃一大口滿滿的蝦仁丁和豆薯丁。嗯嗯(嘴巴塞滿沒辦法發出別的聲音),蝦仁好多好滿足,豆薯吸飽了蝦仁滲出的鹹香鮮味,好甜!趁餘溫拌上葱花,嗯,再吃一勺好了。

美生菜一葉一葉剝好,用冷開水反覆沖乾淨,泡入冰水。再取出蓋上一只小圓盤,盤外的部分就用剪刀剪掉,留取圓盤大小的圓葉。裁下來脆而爽口的邊邊要幹嘛?當然是直接塞進嘴裏啊。哇,好清脆、好甘甜。

等到各料齊備:蝦仁豆薯、油條碎、生菜葉,都在瓷盤中放得美美的,我準備動勺,看起來無比優雅。當然啊,因為剛剛已經狼一樣的偷吃過了,眼神看起來沒那麼兇餓了。

哇,一口咬下鮮脆的美生菜,裏面是酥滋卡滋的油條、噴汁帶彈的蝦仁丁、吸飽鹹香甘甜的豆薯丁,尾韻是鮮亮的白胡椒香氣。我好喜歡,生菜蝦鬆這道,一路偷吃各項材料過來,再全部搭在一起吃到後,層層不同的滋味口感。

哼哼,叫我大王。

盧怡安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9/2757dsc064751-20210910051442-e163125089036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