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愛》相愛很難,但願酣夢不用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幻愛》相愛很難,但願酣夢不用醒

23.01.2020
登徒

電影放映了半小時,小學教師阿樂(劉俊謙飾),在輕鐵月台上發現清純戀人欣欣(蔡思韵飾),原來是自己思覺失調病發後的幻覺,酣夢乍醒,傷心欲絕,《幻愛》的片名字幕才曳然浮出。

dscf6463

《幻愛》是導演周冠威自首作《一個複雜故事》(2013)後第二部劇情長片,故事以2006年獲獎短片《樓上傳來的歌聲》為藍本,片名字幕出現前的半小時,情節人物均與《樓上》雷同,帶出阿樂因在街上幫助另一病發者而「認識」欣欣,交往相戀期間,受盡欣欣父親歧視,也揭示了康復者與正常人戀愛之難,這段寫來流暢深入,甜蜜溫馨,最妙是阿樂對戀愛疑幻疑真,要靠錄音機錄下對話,驗證自己是否在幻覺中。

《幻愛》由上述的《樓上》的基礎起始,引入欣欣的真實版:臨牀心理學研究生葉嵐(同由蔡思韵飾),遂發展出阿樂葉嵐欣欣微妙的三角,阿樂在真實與虛幻之間徘徊,葉嵐對研究對像阿樂發展出逾越專業操守的感情,戀情病情糾纏,葉嵐的私德和心障也在此慢慢揭露,構成另一個複雜故事。

換言之,一面是思覺失調患者阿樂對愛戀的甜夢,一面是輔導者葉嵐能醫不自醫的噩夢,兩人也慢慢墮入愛河,阿樂的單純,對愛情的憧憬和恐懼,也對比了葉嵐視感情為手段,自身又受童年陰霾羈絆的苦痛。

dscf5925

周冠威勝在有條不紊,處理欣欣和葉嵐分野清晰毫不含糊,寫實背景細節紮實。阿樂的精神復康者的支援組織,將病患者還原為常人;葉嵐的研究生和教授導師,學界專業規範也是有根有據,完全擺脫了港片中對精神病患者和臨牀心理學家,往往穿鑿附會的弊病。

但周冠威志不在此,在港片鮮有的精神病題材裏,一反「正常」與「非正常」的陳套,全力寫心理桎梏,層層深入,觸及相戀之難。阿樂在葉嵐身上,看破了真實的複雜,人心的黑暗,理想情人的希望幻滅,而城市人都有點精神病,在都市這大牢籠中超脫不得。同時創作人藉阿樂的思覺失調,直探城市人的孤獨、寂寞和掙扎,情感真摯,細膩動人。

我特別喜歡周冠威以屯門為基點,將輕鐵單卡車廂作象徵,在黑夜裏踽踽而行的戀人,與獨來獨往的車廂,互為襯托,美麗、孤寂。周冠威花了不少時間捕捉輕鐵相遇又分離的時刻,月台上的失落和等待,兜兜轉轉彎彎曲曲,一如情路,鐵路化為現代人際關係寄託,也令人想起侯孝賢的《珈琲時光》。

初為電影掌鏡的司徒一雷,以淺景深和遠攝鏡,將城市光源融化為矇矓光點,熟悉的異境,如幻如夢,一如英文片名Beyond the Dream,溫暖的色調和悲慘的現實交錯,恍如阿樂失調了的情感世界。

值得一提是,司徒一雷多以中近鏡甚至大特寫為主,兩位新人面對貼近的攝影機卻毫無懼色,複雜心理、情緒跌宕,他倆都應付裕如,確是一大驚喜。演阿樂的劉俊謙特別沉穩有度,某些角度神態甚至酷肖張國榮;蔡思韵雖是港女演員,一直在台灣發展(近作是《返校》),今趟一人分飾兩角,清麗自信,也令人眼前一亮。

dscf4763

那場阿樂病發的「三角戀」成了今年港片中最震撼的場面,嚴密剪接、演繹節奏都交出成績。葉嵐和欣欣互為對峙,阿樂無法抽離,又難以抉擇,痛苦孤絕得撕心裂肺。欲愛難愛,欲斷難斷,阿樂跟慾望的誘惑和阻隔,也寫盡了對真愛的渴望和絕望。

一面是純愛的幻想:欣欣,一面是殘酷的現實:葉嵐,孰真孰假,哪一端才是夢?難怪結局一場行人隧道戲,將欣欣和葉嵐合二為一,真實和幻象刻意模糊起來,像浪漫甜蜜高潮,骨子裏是創作人最悲苦的反諷註腳。

真愛存在嗎?抑或只存在於幻想裏?人間的愛戀,往往都帶着計算和條件,期望和要求,會褪色變質凋謝,甚或是自欺欺人,對身邊人的認識,難免帶着一廂情願的幻想色彩;單純、無條件的愛,或許只存在幻想中!《幻愛》最具觸覺處是,現代人的愛情,大都是幻愛一場。

看着阿樂和葉嵐在隧道中甜蜜擁抱,只覺相愛很難,但願酣夢不用醒。

 

作者簡介

登徒,資深影評人,自由撰稿人。曾任《經濟日報》電影版編輯,香港電台電影節目主持,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副會長,現為該會會員及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榮譽會員。

登徒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1/dscf646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