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紀事】醫管局員工陣線羅卓堯:罷工以後,路更漫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疫情紀事】醫管局員工陣線羅卓堯:罷工以後,路更漫長

二月三日,香港首次出現醫護人員發動罷工行動。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在發動罷工前一個多星期,工會會址樓下出現長長人龍,因為不少醫護人員都趕往工會登記成為會員,該會會員的人數,亦由二千人升至二萬二千五百人,簽署參與罷工則達九千人。

12

這次罷工,工會列出十一項訴求,首要要求政府實施全面封關阻截疫情,期間,工會與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展開公開對話,當時副主席羅卓堯多次向高拔陞提問:「你是否站在醫護這一邊,會否向政府施壓要求全面封關?我只需要你答yes or no。」而對方則多次以「認同減少過關人流,但不懂處理關口問題」作回應,最後工會宣布談判破裂,罷工持續。

醫護罷工的兩難抉擇

事後,罷工的醫護人員被特首林鄭月娥形容為「以極端手法達至目的」,坊間亦有人抨擊他們「怕死」或者批評他們「沒有當年對抗沙士的犧牲精神」。羅卓堯向傳媒表示:「病毒不等人,不封關,萬一社區爆發,再做(罷工)就無用,到時我們就要趕回醫院救人。」他這樣說,等於承認罷工很可能會因應疫情擴散而自行結束,失去了「殺傷力」。「如果我們不說的話,會面對道德批判,事實上,我們確實不會放棄病人。」他坦言做了被秋後算帳的心理準備,「搞得罷工,已經豁出去,若被解僱,我會再找工作。」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

二月八日,罷工第五天,參與罷工人數漸減,超過七千名會員再就是否延長罷工進行投票,結果有四千人表示不延長罷工,工會隨即宣布暫時擱置罷工。那一刻,羅卓堯感到失望,因為十一項訴求完全落空,「到中段,已知政府對全面封關寸步不讓,但亦希望爭取一些實質的醫療改善措施,但HA同樣不答應任何訴求。」當時曾預期有其他行業人員加入罷工施壓,例如港鐵或港龍加入,但最終沒有出現。

罷工之後 繼續爭取醫護保障

這次罷工,羅卓堯說他有深刻的體會,「你會知道,無論是資方或者政府,他們都不會回應任何訴求,即使後來作出擠牙膏式回應,亦不會承認那是在回應公眾的訴求。」他舉例,工會曾投訴醫管局沒有公開院內保護裝備的數量,醫管局沒有正面回應,但現時局方已改為每星期在內聯網公布最新保護裝備數字。

羅卓堯本身有社運經驗,雨傘運動時,曾任學聯常委會主席,主力在旺角佔領區跟佔領者溝通、策劃行動。傘後退下火線,選擇到公立醫院任職護士。「做一份幫人的職業,不是到私院服務香港十分一的有錢人。」他想不到,一份意在幫人的職業,結果因為形勢危急而不得不發起工業行動。

11

他說,罷工擱置後,工會仍在跟進醫護人員在執勤時面對防護物資不足的問題,如早前瑪嘉烈醫院限制醫護使用 N95 口罩,工會向外披露,局方雖然只承認進行實名登記,但工會預料事情公開後會令情況得到改善。

至於罷工期間,醫管局曾向員工發出電郵作出施壓,他表示,暫時未收到有會員遭秋後算帳,「估計如果有,可能是疫情完結或選舉之後。」根據《基本法》第廿七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他說,該會曾向律師查詢,假若會員因罷工遭解僱,可循法律途徑追究;同時,職工盟亦設眾籌基金支援可能因這次罷工而受到打壓的員工。

他表示,工會亦在研究發起倡議,將新型冠狀病毒列入《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職業病類別。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4-20200409074113-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