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疫後饑荒

22.10.2020
圖片:法新社

全球疫情回升,香港的限聚令亦時而擴大時而縮小,朋友都把握可以相聚的時間吃飯。這天Winnie介紹名為「研究所」的走肉素食餐廳,說它的牛肉豬肉菜式幾可亂真,店主除了推廣素食外,更會定時派飯及飯券予社福機構及區內老人。疫情令香港飲食業跌入谷底,所以特別想趁機支持有心小店。Winnie還半認真半說笑的說:「要提早習慣不吃肉了,世界紛亂,中國又要惜食內循環,全球又面臨糧食危機,首富投資植物肉果然是洞悉先機!」

糧食危機在氣候變化時代一直是科學家的關注焦點,但經過全球大疫症後,情況變得更加嚴峻。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也為此而特別頒發給聯合國轄下的世界糧食計劃署。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盛讚該署是規模最大的人道救援組織,無論是在天災還是人禍中,都能見到他們拯救人命、保障糧食安全,盡力避免飢餓被當成戰爭和衝突中的武器。

這個選擇出人意表,但卻明顯是委員會的安全之選。今年提名的名單有香港人、也有美國總統侵侵。前者得獎會得罪中共,經過劉曉波一役及戰狼的外交警告,說委員會沒有自我審查也難令人信服;後者若只對事不對人,得獎也是順理成章,不過西方世界有一半人對其恨之入骨,如此政治不正確,委員會當然避開。本來的大熱門應該是世衛,但它跟從中國的建議而一度指病毒不會人傳人,延誤通報時機,最後令疫症全球大爆發,實在難辭其咎。

或者委員會真的費煞思量,但世界糧食計劃署得獎始終令人感到牽強。首先,該機構能夠成為最大的人道組織,是因為它從屬聯合國而「有大水喉射住」,任何獨立非牟利團體的資源根本比不上,工作人員大多高薪厚職,做好工作可說是分內事。其二則是世界糧食計劃署的性醜聞不絕,前線人員要求和飢民性交,以換取給予糧食。去年的內部報告已證實該組織「性暴力與性迫害」問題不斷蔓延及加劇。

微薇認為頒發此獎的唯一得着,是令世人關心糧食危機,尤其在疫後更是惡化。世界糧食計劃署今年六月的報告指出,世界飢餓人口過去三十年內已減少四分一,但至今仍有近十億人長期或極度飢餓。其中面臨極度飢餓的人口更在四年間從八千萬急增至1.35億,增幅達七成。而疫情更加劇糧食危機,預計到今年底,嚴重飢餓人數很可能達到2.65億人,較去年增加近一倍。

本月上旬,美國農業部發表最新報告,指出全球在二〇二〇至二一年的黃豆庫存量將比預期少,估計是氣候乾燥影響產量,或會威脅歐洲部分地區及南美洲的農作物供應;同時間中國進口更多的黃豆和小麥,進一步搶高糧價。全世界的經濟都受病毒衝擊,大量人口面臨失業卻同時要面對糧食價格增高,富裕國家的貧窮人口將會首當其衝。

相對而言,香港仍然富裕,但低下階層一直有溫飽問題,糧食危機並非想像中遙遠。而且長遠來看,香港完全依賴食物進口,在廿一世紀可說毫無危機意識。提高自給的能力,新加坡一直在做,香港比別人已經落後太多。疫情期間,本地菜一度甚受歡迎,香港人可以繼續支持本土的農業嗎?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11/MPW2711_B071-078_009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