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走到盡頭】後記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走好最後一程

【當生命走到盡頭】後記

香港防癌會義工 S y l v i a 在 1 9 9 7 年被證實患上第四期淋巴癌。完成三個月化療後,她第一句話就是問醫生,可以上班了嗎?「死亡這件事不關我事,我還未老,怎麼會死?」

工作半年後癌症復發了。骨髓移植手術有三、四成機會成功,如果不做,就是等死。第一次被死亡逼視,她能做的,只是將保險箱鑰匙和存摺交給丈夫。

走出死亡幽谷的Sylvia說,「當你學會面對死亡,即學會面對生命。」
走出死亡幽谷的Sylvia說,「當你學會面對死亡,即學會面對生命。」

手術後連吞口水都痛楚萬分。一杯水放五六粒冰塊,一個晚上要用五杯冰水。聞到食物、見到食物就嘔吐,連見到電視屏幕上的飲食節目和食品廣告都吐。「身體差到很無助。望 天空,被死亡的恐懼掐住脖子,有什麼可以保佑我嗎?」這時她想起了自己的信仰。

在家隔離了半年後,又問醫生,可以上班了嗎?醫生卻告知病情再度復發,第二次骨髓移植手術又來了。「白白受了這麼多苦,罵醫生,罵天主……」

吃藥多過吃飯的日子,「不想給家人知道有多痛。」她祈禱,心中竟有難以形容的平安。出院後她辭了工作,從此當義工關懷癌症病人。「探訪時最心酸是看到病人臥    時身邊沒有家人,昏迷後,全家人都圍住他。」

現在她將每一刻都當做最後一刻與親朋相處。時時反思有無關係要修補,寬恕自己,寬恕別人。

「當你學會面對死亡,即學會面對生命。」

攝影:又一山人
攝影:又一山人

文章選自《明周》2371期封面故事《當生命走到盡頭 如何善終》。

本專題獲「第十九屆人權新聞獎」之「中文特寫優異獎」;入圍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 「2015年度卓越新聞獎」之「卓越專題特寫獎」。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走好最後一程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cover-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