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畢明專欄:是關於馴獸

1521
12.09.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人生是關於什麼?

其中一樣,相信是恐懼。它像一個黑色的盒子,你將自己放進去,又或者,它把你放入去,裏面沒有籠子、沒有鎖,但住了一個心魔。心魔不停發放千噸怯,揉進你的皮膚,搓入你的決心,淹死你的勇氣,令你寸步難行。

哲學家阿里士多德說:「一個能夠真正克服恐懼的人,便能真正自由。」

有時想,那些玩極限運動(Extreme Sports)的人,是否都征服了恐懼。然後我看了《Free Solo》,嚇了一跳,上了一課。

原來不。至少這紀錄片中的主角Alex Honnold,世上第一個及唯一一個徒手攀岩家,能不攜帶繩索、保護帶或者其他任何裝備,成功單人徒手攀上El Capitan(酋長岩)頂端的人,不是征服了恐懼。

El Capitan,被譽為世上最難單人徒手攀登之岩壁,他赤手單人做到了。紀錄片獲得英國電影學院獎和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你當然可以欣賞和讚嘆攝影的優美無垠,風景的壯觀懾人,由National Geographic製作,視覺上的大自然恢宏雄闊,美不勝收可以預期,但對於人性及心理的勘探發現,完全叫我失去預算。

Alex是個英雄嗎?為什麼他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他身體結構不同?不。他腦部結構不同?原來是。

很多年前,運動名錶品牌Tag Heuer的廣告口號是”Success is a mind game”,創意企劃成功得不得了,說是體育運動,不止是體能上的比賽,更重要是腦袋中的競技:意志、心態,腦袋決定成敗。

為了找出Alex為什麼獨特,是否有什麼地方天生異稟,片中的他去了驗腦。原來Alex是「恐懼盲」。世上有色盲、文盲,不認得顏色、不懂文字,Alex的腦部,竟然不識恐懼。我們會因為不同的危險,產生的恐懼、刺激的情緒,他幾乎是沒有的。他唔識驚。

很難被刺激。如果味覺的辣,像情緒上的「驚」,他要餐牌上的五隻辣椒那種程度,才會有少少感覺、受到少少刺激、僅得點點反應。他有感受缺憾。

他的缺憾,令他不必克服恐懼,因為根本沒有。他不像正常人,會受到環境或情感左右,影響表現,他麻木,像機器,他的缺憾成就了他。也解釋了為什麼他愛free solo,單人徒手攀石。從小,他便需要很大的刺激,才可感到少許興奮,單人徒手攀石,可給他嘗到丁點的心跳加速,是他的毒品。

味覺障礙,需要重口味,就是極限運動。也因為情感障礙,他人際關係疏離淡薄,對人對事欠感覺,便不會經營交往,free solo適合他自絕於天下、自得其險,陡峭中前行,那一刻,他才活得最豐盛,他的生命除了徒手攀登一無所有。

片中一幕,Alex和友人一起攀登另一險石,通常徒手攀爬之前,攀岩家都會事先攜帶繩索、保護帶等「預攀」一次,並做好筆記,記錄地勢、風向、手位、腳步;筆記也有點像個人日記,記下心情。但Alex的筆記,竟全無感受、不帶情感的。友人問,你的攀登之路上,不會讚嘆美景震撼,享受風的透明,或想起家中小狗嗎?他說:沒有。祇記步法手位。無情無緒。

想其他的人,有情的人,便攀不上El Capitan了。年中不少free solo玩家墮岩身亡,分心便輸了。

從未認真戀愛(冇feel嘛)的Alex,終遇上生命中的她,終於有點感覺,也終於第一次攀石意外墜地,足踝嚴重受傷。不讓別人進入自己生命之前,他從未受傷。為此考慮過要分手,但他知道自己確比以前快樂,便選擇了有感覺有愛,縱使攀登有了風險,繼續戀愛。

如果殘缺令人不凡,無感令人登峰,你要這種成就嗎?恐懼不存在的人生,是殘缺的人生。

人生是關於馴服野獸,其中一隻叫恐懼。野獸必須存在,不存在是cheating,能駕馭才是超凡。

隔周刊出

ming_2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ming-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