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 續緣的悸動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 續緣的悸動

04.05.2020
永高

《男人之苦-寅次郎返嚟啦》香港放映的第一場優先場,正值特區政府宣布所有娛樂場所傍晚六點後必須關門的一天。是緣份還是巧合,我慶幸買了中午放映的門票,像寅次郎一樣趕上最後一班列車,走進空蕩蕩的戲院欣賞電影。開場前忽爾想到,幸好日本上映時間是二〇一九年,沒有跟肺炎病毒碰個正着,否則那一代曾經為寅次郎每年進出兩遍戲院的日本老影迷,便無法在很多年後再一次感受那份悸動,一份有關續緣的悸動。

讓我們先將時間撥回一九六九年,當時日本正努力走出戰敗的陰霾,主力發展經濟,日本人有了收音機有了電視,大家也不吝嗇光顧戲院。然後大家從來未想過在電視劇中看到的寅次郎,竟然可以登上戲院大屏幕,更看得人有笑有淚:大家為寅次郎的冒失撞板捧腹大笑、為他對家人的無理取鬧氣得火冒三丈、為妹妹阿櫻(倍賞千惠子飾)三番四次遷就阿哥承受委屈而忿忿不平、為寅次郎跟女神的相知相遇感到窩心、也為他們的感情總像煙火一樣璀璨卻短暫感到若有所失。不過無論怎樣,在每次離開戲院時,在導演山田洋次的巧妙安排下,大家總會攜着幸福圓滿的笑容離開戲院,只要一想到寅次郎半臥在榻榻米與家人胡鬧嬉戲,再看看身旁的父母子女親人摰愛,幸福感便油然而生。

這份幸福感實在太令人嚮往,因此當年松竹影畫決定每年逢盂蘭盆節和新年便上映一齣《男人之苦》,讓幸福感與票房收入齊齊延續,寅次郎也因此在路途上遇上愈來愈多的女神:吉永小百合、松坂慶子、田中裕子,當中有一位更在系列中三番四次出現,就是來自奄美大島的酒廊歌手Lily(淺丘琉璃子飾),兩個人漂泊孤獨的心靈在特定時空交疊,儘管沒有說過一句我愛你,但已默認對方是能夠相依相傍的最佳對象;同時,寅次郎也在路途上不知不覺成為兒甥滿男(吉岡秀隆飾)的榜樣,滿男記住他的每一句話、學習他的做人道理,甚至乎當他初戀時情傾師妹及川泉(後藤久美子飾)弄得心亂如麻,也找這位人稱「傻瓜阿寅」的舅舅傳授跟異性相處心得。這些令人心悸動的浪漫故事從六十年代一直走到九十年代,直至渥美清拍罷四十八集後因癌病撒手人寰,令寅次郎跟Lily的故事、滿男與及川泉的故事,一切都在一九九七年戛然而止。

二〇一九年是《男人之苦》系列誕生五十周年,山田洋次以八十八歲高齡,事隔廿二年開拍第五十集《寅次郎返嚟啦》。事實上他在九十年代早已經想以五十集作為系列終結,現在雖然遲了點,但總算還了心願,人生也減少一份遺憾。

《男人之苦》是合家歡電影,當年日本入場的觀眾大多扶老攜幼,如今那些「幼」的都已長大成人,再攜着已屆古稀的父母及自己兒女入場,重新感受那些年柴又一家帶給大家的歡樂。電影開首跟以往系列一樣從夢境開始,不過發夢者從寅次郎轉為兒甥滿男,滿男已經踏入中年,喪偶六年並育有一女,而他所夢見的,正是當年愛得纏綿但終究不能長相廝守的及川泉……從這裏起步,山田洋次再一次為觀眾訴說阿寅一家人走到今天的故事。這時候熟悉音樂再次響起,是渥美清主唱的主題曲:「妹妹呀~哥知道自己不成器~總有一天哥會讓你歡樂~」在無縫的蒙太奇連接下,再由桑田佳佑接力唱出:「我為甚麼如此無出息~今天我又落淚了~」畫面上同時出現二人身影,夕陽斜照下這一剎將成雋永……單是片頭這一曲,相信已令不少影迷老淚縱橫。

《寅次郎返嚟啦》的續緣,是老影迷對愛得無以復加的角色再一次會面:當年美麗又賢良的阿櫻,如今洗盡鉛華成為端莊幽雅的老婆婆、兒子滿男雖然已為人父,但說話依然帶着倔強與稚氣、爸爸諏訪博繼續沉默寡言、朱美繼續胡鬧;《寅次郎返嚟啦》的續緣,也是角色之間的久別重逢:歐美歸來的及川泉從以前的青春可人變成今天的成熟娟秀,但直至跟滿男重遇,當年敢愛敢恨的激蕩少女心漸漸欲蓋彌彰;最後是Lily,如今成為小酒館老闆娘的她,曾多番跟寅次郎愛過錯過,如今不能相戀也再無法再成為知己,只好獨酌一杯再哼半首愛的輓歌,懷緬沉溺昔日美好時光。

歲月悠悠,忽忽若失,生活依然繼續,要說的故事始終會說完。電影最後將過去一眾曾經出現過的女神濃縮成數分鐘的走馬燈片段,如果觀眾有欣賞過往四十九部作品,跟寅次郎一同經歷過這麼多段感情,這段走馬燈帶來的震撼相信比《星光伴我心》最後一幕還要大。一眾女神或嫣然一笑、或嬌嗔滿面,如果「前世五百次回眸,換今生一次擦肩」屬真,那麼寅次郎應該還在三千世界俯瞰着眾生,然後對我們發出幾聲乾笑。

日本老影迷看罷《寅次郎返嚟啦》,相信也跟五十年前一樣帶着幸福圓滿的笑容離場,老懷安慰。但這份圓滿也代表着角色也走向終結嗎?山田洋次讓角色活生生地與時並進,無論幸福與哀傷、孤獨或團圓,大家都要走在那條寅次郎每次開場都會經過的那條葛飾區青翠步道上,一直迎頭向前。正如寅次郎戲中所言:「這世界根本不按正常運作……所謂人生,就是為了說上幾次『生而為人,真的太好了!』而活的。」我在座位上等Roller升起,直至黑幕上登着以白色四方框框着「大師」笠智眾、「章魚廠長」太宰久雄等一眾曾參與演出的已故演員的名字,然後重新戴上口罩,緩緩步出空蕩蕩的戲院,決定為未來締造更多續緣的可能,讓人生不留遺憾。 

作者簡介

永高,傳媒工作者,認為錢鍾書最Mean「文憑是阿當的樹葉,可以遮羞包醜」;韓寒最有道理「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太宰治最一錘定音「虧你啊!好意思談什麼感想!」

永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86/MPW2686_B048-051_000_crop.jpg